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8章

作者:歌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等了好久之后,岚衫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时钟滴滴答答,时针已经指向了12。新的一天降临在了这个城市,岚衫想把那些不愉快都留到昨天,从今天起,重新迎接坦诚与快乐。

    白之彤的坐立不安被岚衫看在了眼中,那样的神情弄得岚衫其实觉得有几分的好笑。好笑之余,岚衫忽然记起了,两个人从认识开始,一开始都是自己被白之彤拉着在跑,然而最近这些日子,却变成了自己在拉着白之彤。想到这里,岚衫其实是有点小小自豪的。她给自己打气,这一次,也要努力把那一步迈出去呀。

    岚衫想,这是她好不容易抓到的幸福。

    岚衫这么想着,就从猫爬架旁走到了沙发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小公寓里的沙发本来就是容纳两个人的尺寸,两个人之间只有一拳的距离。岚衫刻意留了这样的距离,白之彤也没有敢立刻把这个距离拉近。

    岚衫说:“彤彤姐姐,我知道你有事情不想告诉我。原本我是在想,虽然不知道你在不放心什么,但是我会等到你放心的那一天的。”

    白之彤张了张口,心想自己没有不放心啊,却又知道自己这样的辩解有多么苍白。她叹了口气,没有给自己解释,只等着岚衫继续说下去。

    然后岚衫就说:“可是我不是很甘心。”

    白之彤整个人都颓了下去,随手抓了一只抱枕窝在怀里,想象自己抱着的是岚衫。明明岚衫就在身边,她却没有那个勇气去把人抓过来揉进怀里。白之彤委屈,白之彤又觉得自己纯属活该。

    岚衫说到这里,却没有再说下去了。她只是在柔和的灯光下理了理自己的长发,然后眼角余光看着明明很高挑却把自己委屈地缩成球的白之彤。

    莫名其妙地,岚衫觉得,白之彤的动作好像她的猫。

    白之彤今晚也极其地疲倦,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很久。满身困倦的白之彤抱着抱枕却不敢让自己昏睡过去,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在岚衫面前来个大变活人。白之彤想了好久,至少今天的一整个白天她都在想要不要坦白的这件事,但无论答案是坦白还是不坦白,直接在岚衫面前上演变成猫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白之彤纠结了一整天都没有答案,又纠结了一个晚上。包括现在,她都有种自己的两边肩膀上各站着一个小号的自己,都在拽着自己的耳朵,一个喊:“快说呀!”一个喊:“不要说!想想你的姐姐!”

    幻想中的两个小号的自己都在用超大分贝喊,白之彤头昏脑涨,感觉耳朵都要废掉了。

    突然地,身边的岚衫起身。

    那一瞬间白之彤以为岚衫要走,赶紧丢掉手里的抱枕就要追。却见岚衫只是进了洗手间,很快地拿了一根绞过温水的毛巾出来。

    “我给你擦擦汗。”岚衫说。

    白之彤眨了眨眼睛,似乎同样的场景在昨天也发生过。昨天的自己在做什么呢?白之彤已经想不清了。

    岚衫却是温柔地引导着白之彤坐回沙发,帮她把汗擦掉。就连白之彤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额头上冒出了多少的冷汗,如果不及时擦掉的话,是会着凉感冒的。

    岚衫在这样的动作里注入了她的极尽温柔,似乎一点都没有被白之彤的不坦白而影响。

    在最后的汗液被擦尽的时候,岚衫的手腕突然又一次地被抓住了。

    手里的毛巾被抽走、丢开,覆盖在面前的白之彤眸色闪烁着,一瞬间似乎露出了近似于琥珀的颜色。岚衫怔愣的片刻功夫里,白之彤的吻就已经劈头盖脸的落下。不同于以往的打闹或者亲昵,这一次的亲吻霸道而决绝,像是白之彤在其中包含了什么样的决心。

    岚衫没有从这个吻里弄懂那个决心。

    在这场唇齿交叠里,两个人谁都没有闭上眼睛。在岚衫的瞳孔里,倒映着白之彤在琥珀色和墨黑之间流转的瞳。

    在终于被放开之后,两个人仍旧四目相对。

    白之彤的瞳定格在了琥珀色,那一抹琥珀色另岚衫觉得无比的熟悉。

    ……是小白。

    “接下来我要说的……”白之彤终于开口,“可能会颠覆你以往的所有认知。我一直不敢跟你说,因为那并不是我一个人的秘密。但是……你说得对,我应该相信你的。”

    白之彤说:“我是猫,我就是小白那只猫。”

    预想中的荒谬猜想居然成了现实,岚衫在那一刻觉得自己的声音似乎都被封锁。她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是猫?

    白之彤似乎在岚衫的神色中看到了不可置信,她把自己的眼睛闭上,终于决定了给岚衫看最直接的证据。

    一道光闪过,岚衫只觉得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徒然一轻,白之彤的衣服轻飘飘地落下。在衣服堆里,埋着一只毛绒绒的,熟悉的,猫。

    那只猫浑身僵硬,没有抓紧时间把自己从衣服里解救出来,而是任由衣服把自己给盖住,似乎以为这样把时间拖上一拖,审判就会晚一点到来了。

    还是岚衫像是被解了穴道一样反应过来,三两下把埋在衣服底下的小白给挖了出来。小白被高高抱进了熟悉的怀里,琥珀色的猫眼再度和岚衫的眼睛对上。

    “所以,彤彤姐姐,你最近身体不好,是因为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变回猫吗?”岚衫再开口的时候,第一句竟然是问了这样的问题。

    她关心的,还是白之彤的身体。

    这样的一个问题突然让僵硬的猫一下子软了下来,被抱在岚衫手上的猫被拉成了一条长长的猫条,然后这个猫条后腿一蹬,果冻一样缠绕到了岚衫的胳膊上,毛绒绒的猫脸蹭了蹭岚衫的手心。它张口就“喵”,喵了好长一串之后也没得到回应,然后对上岚衫的一脸茫然,它才突然意识到人猫之间的语言障碍。

    猫咪一个着急,立刻就又变回了人的形态。然后才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浑身赤果,赶紧把衣服拎过来套在身上。

    用最快的速度把衣服穿回去,等白之彤再去看岚衫的时候,发现自家妹一脸绯红,已经把脸扭过去了,正冲着沙发面,像是面壁思过。

    白之彤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小声问:“妹你……还在关心我,是没有害怕的吧?我来到人间的时间并不久,我以前都只是听传说,我……”

    当这个话题被打开之后,白之彤急于为自己的隐瞒辩解,反而话变得多了起来。她竹筒倒豆子一样把自己的来历全部都讲了,讲了自己是如何诞生在山上,以前如何在妖的地盘上隐藏,与人间隔绝。

    岚衫只是静静听着,听白之彤讲这个世界的灵气断绝。

    “灵气断绝之后,妖们也就相继因为没有灵气补充而死去。大妖们是先死的,因为大妖需要消耗的灵气反而比我们这些小妖多。等到剩下的大妖们反应过来不对的时候,他们决定要带领妖族离开这里。约定好要离开的那一天,那时候我不懂事,没有听姐姐的话,而是出去玩了。姐姐不顾族里的阻拦,执意要来找我。”

    “……等到姐姐找到我的时候,大妖们已经带着大家都离开了。所以,天地之间,只剩下了我和姐姐两只妖。”白之彤讲到这里,声音低压了下来,“是我连累了姐姐,害得姐姐留在这个人间,只能等着大限的到来。原本,姐姐是可以离开的。”

    “是我害得姐姐,留在这里和我一起等死……”

    白之彤的声音几近呢喃。而在这时候,她感觉到了温暖的怀抱。怀抱属于岚衫。

    岚衫抚着她的后背:“但姐姐没有怪你呀,姐姐是爱你的。”

    “……是她先下山的,在感觉到我们的寿命只剩下十几年之后,姐姐说这个寿命和人类的一生差不多长,不如我们离开已经空了的妖族领地,来人间度过自己生命的末尾。”白之彤回抱住岚衫,“是姐姐先来人间赚钱的,等我下山的时候,她已经很有钱了,已经有了一家公司,可以让我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她爱我呀,她是个特别好的姐姐,她好到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她才好,我犯了那么大的错,我觉得不管我再做什么都不能弥补那个错,更不能回报她的好。”

    “我就很幼稚地想,我也想要一个妹妹,然后对她也那么好。”白之彤轻笑,笑声打在岚衫的耳边,轻轻将那个耳根吹红。

    岚衫这才明白了她俩的那个相遇。

    “妹,我不敢告诉你,只是因为我太担心我的姐姐了,我害怕人类伤害她,我也想保护她。……我只是这么想而已,不是不相信你呀。如果只有我是滞留在人间的妖,我愿意用我的命赌你对我的爱的呀。”白之彤闭上眼睛。

    她已经太累了,她毕竟只是一只虚弱的猫妖,已经没有了呼风唤雨的能力,只留下自己孱弱的身躯,残存在天地之间,汲取着所剩无几的温暖。

    怀中的身体一点一点在缩小,很快就只剩下猫咪的大小。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但当岚衫抱起那只猫的时候,嘴角竟然弯起了微笑。

    岚衫心想,原来是这样呀,她的爱人,竟然就是她的猫。她最爱的两样东西竟然成了一体的。她好幸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