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7章

作者:歌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沙发上的小白睁开了眼睛,又眨了眨眼睛。不用抬起头,它都能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是毛的。

    毛的!小白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只可惜这声吼叫它只敢憋在心里,一点都不敢叫出声,生怕引起不远处的那个女孩的注意,生怕那个昨天对人问起猫去哪里了的女孩,今天又抱着猫小声地问:“小白,你的主人去哪里了呀?彤彤姐姐她人呢?”

    小白欲哭无泪,思索着自己要不要干脆从窗台上跳下去,然后变成人再爬上来,假装去外面买早餐了。又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点都不想自己在登上娱乐版头条,带领妹和组合其他成员踏入坦荡星途之前,先上一回社会版头条。

    震惊!某高档公寓惊现果奔女子!究竟是人性泯灭还是道德沦丧?

    小白装了一会儿傻,也没等到岚衫透露出离开的意思。岚衫似乎是愣在那里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小白现在猫视角的高度,只能仰视着看到岚衫的背影。

    背影很孤独,尽管被阳光所笼罩,但仍旧透露出一股被人遗弃的落寞来。

    小白想了想,悄悄地踮起猫步,无声无息地绕过了女孩,绕到了女孩的面前。

    然后它看到,一滴眼泪砸落到了木质地板上,在地板上溅落了一个孤独的圆点。

    小白的脚步停了下来。

    岚衫已经捂住了双眼,默默地蹲了下来。她哭的时候没有声音。

    小白愣在了那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一秒不到,也许一人一猫之间的时间凝滞了好长一阵。小白终于调转头去,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房间大门被关上的一瞬间发出了声响,蹲在那里的女孩被那一声响所震颤。她转过头去,愣愣地看着那扇门。

    又不知道多久,那扇门被推开,白之彤匆匆忙忙跑了出来,身上已经不是昨天那一套了,而是换了一件衬衫,纽扣扣错了,但是白之彤已经没有时间去再重新扣一遍。她穿着这一身歪歪扭扭的衣服,一下子扑过去,把还蹲在那里的岚衫给抱住。

    白天里的白之彤,再度恢复了精精神神的样子,还装傻充愣:“妹,你怎么了呀?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吗?我打她去!”

    岚衫只是看着她,像是在凝望失而复得的宝物。

    许久,岚衫摇了摇头。没有和白之彤说话,她只是站了起来,步履摇晃,离开了这个房间,到了对面的那个房间。

    岚衫今天还有一个通告,岚衫今天也不太想再留在这个地方了。岚衫真的担心白之彤,但岚衫也真心想不明白,为什么白之彤不肯说呢?

    那根针,深深地扎入到了岚衫的心脏里,随着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会引起一阵由内而外的抽痛。

    一整个白天,岚衫和白之彤没有再见面。

    四个人现在各自有了各自的助理,因为出道方式的原因,目前四个人的通告基本都是分开跑的,应人歌顶多调节好让她们尽可能留在同一座城市,好方便晚上的集体练习。今天跟着岚衫的只有助理,岚衫的助理是个活泼的小姑娘,不用岚衫说话她自己都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回程路上,小姑娘突然问:“衫衫,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呀?是太累了吗?还是刚出道不习惯呀?”

    小姑娘很关切。

    岚衫突然问:“如果你很喜欢的……姐姐,你以为你们无话不谈,突然发现她有秘密瞒着你,你会怎么想呀?”

    岚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需要倾诉。

    小姑娘眨眨眼睛,悄悄问:“衫衫,你和彤彤姐姐吵架了吗?”

    “啊?”岚衫一怔,她根本就没提白之彤的名字,没想到小姑娘一下子就猜到了另外一个人是谁。

    小姑娘八卦兮兮地嘿嘿笑:“大家都知道嘛,你和彤彤姐姐关系特别好!情如芝兰!”小姑娘跟了岚衫有一阵了,以为岚衫是个不爱八卦的性格,悄悄地开了个小玩笑。

    岚衫双颊微红,她知道芝兰是什么的。她干咳了两声,掩盖自己的尴尬。

    小姑娘又说了:“衫衫,你是不是没有好好和彤彤姐姐交流呀?是不是以前彤彤姐姐都没有事瞒着你,所以你不习惯跟她开口问呀?我觉得你可以问嘛!”

    岚衫愣住。

    小姑娘继续当狗头军师:“她要是不说你就撒娇,相信我!衫衫你只要撒娇,彤彤姐绝对抵挡不住的!”

    岚衫没办法控制脸颊的红晕了。

    小姑娘心里头喊着好萌好萌!面子上十分艰难地维持着淡定,把人给送回了宿舍。公司给租的公寓安保足够好,但她作为助理还是有义务把人送到楼下位置。助理看着岚衫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间之后,这才离开。离开前,她在心底里默默想,希望衫衫和彤彤姐今晚能好好讲开呀。

    岚衫上楼之后,发现白之彤的房间大门是打开着的。钟晴和殷冯半梦也在,今天白天四个人都各自有事,练习就又被安排在了晚上回到宿舍之后。

    钟晴看到岚衫的身影之后,一蹦一跳地特别殷勤地替岚衫把大门给拉开,然后让她进来,嘴里头念叨着:“哎呀衫妹今天真辛苦,居然才回来。咱们明天好像都要出发去隔壁市,今晚能不能申请少练一会儿呀。”

    白之彤没有回钟晴的话,而是偷偷瞄了一眼岚衫。见岚衫好像没有早晨那股失魂落魄了,白之彤心底里松了一口气,面子上却还是有点僵硬:“走吧。”

    殷冯半梦早就在隔音室里等着了,自己已经开始了练习。钟晴又蹦到殷冯半梦那边去,大声喊着:“你偷跑!”

    殷冯半梦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但也许是相处的日子久了,同样是不说话,岚衫意外地已经能从殷冯半梦的面无表情里读出情绪了。在练习室里压腿的女孩那一个眼神里似乎是写着“有功夫说话不如抓紧练习”这样的意思。

    钟晴就乖乖地帮殷冯半梦推后背了。

    做拉伸时的练习组合早就固定下了,钟晴和殷冯半梦一组互相帮忙,白之彤和岚衫一组互相帮忙。这件事情四个人之间根本没有过任何口头约定,是不知不觉定下的。

    结果今天晚上,岚衫和白之彤之间的气氛怪怪的。

    练习的效果就没有那么好,但白之彤和岚衫没有向另外两个人解释的意思,殷冯半梦也就不会去问。唯独钟晴,往那边那对闹别扭的人看了好几眼,每次想开口八卦,都会被白之彤及时地安排上下一个任务,最终什么都没问出口。

    于是这一天的练习在古怪的气氛里结束。殷冯半梦这一天走得飞快,临走的时候还瞪了想留下来八卦的钟晴一眼。大概是钟晴的求生欲终于战胜了她的八卦心,居然跟着殷冯半梦离开了。把岚衫和白之彤留在身后,当白之彤的房门被关上的那一刻,钟晴压低了声音,没忍住去跟看起来似乎是知道什么的殷冯半梦八卦:“她们两个,这是怎么了?”

    “小情侣闹别扭吧。”殷冯半梦想了想,说。

    殷冯半梦说的时候声音无波无澜,但这句话落到钟晴的耳朵中,却无异于一枚重磅□□。钟晴直接愣在了原地,嘴巴一张一合,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目色茫然,指了指白之彤的房间,又指了指白之彤对面岚衫的房间。

    殷冯半梦挑眉:“你一直往她们两个身边凑,我就猜到你没有看出来。”

    “……”钟晴忽然想起来自己之前做过的无数件事,仿佛一个充满了插足野心的心机小三,差点崩溃了,“我不知道啊!”

    紧接着,钟晴就赶紧把殷冯半梦拽进了自己的房间,确保门已经关死了,不会再被人听见了,钟晴才说:“你不是胡乱猜的吧?”

    “……”殷冯半梦懒得给自己辩解,不说话。

    钟晴想了想:“不管你是不是猜的,这种事情你不要告诉乱告诉别人啊,对她们两个不好的。”

    殷冯半梦心想,要不是因为你是组合成员还傻不愣登的,我才不会说。

    钟晴十分担心地说:“她俩以后的路会很难走呀,好可怜的。”

    殷冯半梦忍不了了,把这个傻大个推开,丢下一句“你不用想那么多,好好保守这个秘密,万一哪天撞见了不要惊讶”转身走人。

    留下一个钟晴,颓在沙发上,发现自己完全做不到不替那两个人操心呀。

    一墙之隔,岚衫正坐在猫爬架旁边,拨弄着猫爬架上挂着的毛绒老鼠。小老鼠做得精致,尾巴已经被拽掉了,毛毛也秃了一块,一看就没少被抓啃。只是玩毛绒老鼠的猫咪并不在这里,岚衫叹了口气。

    白之彤正襟危坐,像个做错了事被发现的孩子,等待着老师的审判。

    自家妹怎么还不说话呀,她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她会骂我吗。昨天……我应该没有被发现吧?白之彤自己心里其实是没谱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