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9章 番外完结

作者:凹凸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婚礼前的前一夜,林家上上下下一片混乱,鸡飞狗跳。

    林江依哭笑不得的看着乱作一团的父母,默默的缩回了房间里。

    林夫人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上了楼,一步一说,“明天我们连女婿来接亲的时候,不许拦着,都给我直接放行,明白吗?”

    “妈,闹婚虽然不成体统,但毕竟是锦上添花的事,怎么可以省略呢?”林逸跃跃欲试的扭了扭脖子,他可很不喜欢这个准妹夫啊。

    林夫人瞥了他一眼,“你打得过他吗?”

    林逸语塞,掩嘴轻咳一声,“这您就不需要过问了,反正明天我会看着办,毕竟是我们林家唯一的妹妹,怎么可以任凭他连城霖轻轻松松就带走了?”

    “你得注意一点,万一惹急了连女婿他转身不要你妹妹可怎么办?”林夫人压低着声音,“好不容易把她嫁出去了,如果对方再反悔,谁还要?”

    林逸嘴角抽了抽,苦笑道,“妈,咱们江依虽然劣迹斑斑,但好歹长得人模人样,应该不至于会没人要?”

    “那你说说她都赖在家里二十几年了,有带过男朋友回来吗?”

    林逸忽视这个问题。

    林夫人捏了捏下巴,“你与其在家里堵门不让连城霖进来,还不如去帮你二弟破了霍家的大门把你弟妹给接回来。”

    林逸权衡一番利弊,“跟着林琛那小子保不准会被霍家给赶出来,到时候指不定会丢人丢到什么地方,我还是留在家里守门好一点。”

    林夫人自上而下的审视他一番,“你好歹也是他们的兄长,都说长兄为父,你倒是乐得逍遥。”

    “如果我们都去霍家了,连城霖来了看不见人,指不定以后会亏待咱们江依,我得替她好好的撑腰撑腰。”

    林夫人敲了敲身前的门,斜视一眼说的大义凛然的儿子,道,“你最好别闹得太厉害了,你是打不过连女婿的。”

    “……”

    林江依听着门外的动静,打开了门。

    林夫人莞尔,“今晚早点休息。”

    “妈,我怎么瞧着大哥眼里有杀气?”

    “胡说八道什么?明天可是你的大喜日子,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林江依慎重的看了一眼自家大哥,越看越觉得他明天肯定会大干一票。

    林逸嘴角轻扬,“江依你放心,你大哥不会让别人轻而易举就把你带走的,你可是我们林家上上下下的心肝宝贝啊。”

    “大哥,你别笑,你笑的时候脸上写满了阴谋诡计。”

    林逸双手斜搭在口袋里,显然是胸有成竹。

    林江依不放心的拿出手机,谨慎再谨慎的和自己的准新郎通了一个电话。

    连家倒是平静了不少,偌大的客厅里,坐满了人,却是无人吭声的安静。

    连城霖走至窗前,按下接听,“怎么了?”

    “我觉得我大哥肯定会借此机会阻止你接亲的。”林江依坐立难安。

    “不用担心,我会顾全大局尽量不动手。”

    林江依忍俊不禁道,“我倒是不怕你动手,我怕他动手。”

    “嗯,我会想好万全之策,毕竟是咱们的大喜日子,他也会顾全大局的。”

    林江依深吸一口气,“我怎么这么紧张啊?”

    “别紧张,凡事有我。”连城霖挂断电话,回头看着身后的一群兵蛋子。

    “队长,怎么了?”一人问。

    “明天陆地进发肯定会受到阻拦,我们请求空中支援。”连城霖对着另一人道。

    “我研究了一番地图,如果从上面进入,最好的位置是在林家的右后方,这里有一个平台,适合降落。”

    “嗯。”连城霖放下地图,“如果明天遇到什么不可抗力因素,直接上。”

    屋内所有人齐刷刷的看过去,为什么觉得自家队长不像是去接亲的?更像是抢亲的?

    连城霖巡视一圈众人,“别误了吉时。”

    “是,队长。”

    翌日,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

    “嘭。”礼花绽放在苍穹之上,将整个天空照耀的如同白昼。

    霍林宁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自己的头发,深呼吸,再次深呼吸。

    连北瑾瞧着她一张小脸憋得通红,打趣道,“我看着你快要缺氧了。”

    霍林宁急喘两口气,一会儿坐着,一会儿又是站着,总之就是闲不下来,“我有点担心。”

    连北瑾不明就里道,“担心什么?”

    “我怕林琛会知难而退。”霍林宁一想到昨晚上家里布置好的重重难关,就有一种对方会中途放弃接亲的即视感。

    连北瑾按住她隐隐不安的身体,“你放心,林琛再不靠谱也不会在这种事上闹脾气。”

    “可是他的性子咱们都懂,这家伙虽然看着挺通情达理的,但你我都心知肚明他有多么犟,死犟死犟的。”霍林宁扶额叹息。

    连北瑾急忙捂住她的嘴,“今天可不能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霍林宁翘着嘴,“要不我去让我哥把那些东西都撤了?”

    “这已经来不及了,你没有听到礼花的声音吗?林家的接亲队已经出发过来了。”连北瑾握住她的手,“你好好的坐着,让化妆师替你上妆。”

    霍林宁刚坐下又站了起来,“我去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别别别,说好了一切按规矩来,你这样通风报信可是破坏了规矩。”

    霍林宁一脸严肃,“嫂子你是哪头的?”

    “我可是你们霍家的媳妇儿,你说我是哪头的?”

    霍林宁语塞,“你果然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

    “赶紧坐好了。”连北瑾笑着将她拽了回来。

    霍林宁一副任君处置的认命模样。

    “叩叩叩。”窗台处传来声音。

    霍林宁本是不以为意的看了一眼,倏地神色一凛,忙不迭的跑过去推开了窗户。

    林琛从窗户里爬了进来。

    霍林宁诧异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觉得我从大门是进不来的,所以我换了一个办法。”林琛拍了拍身上的灰土,“他们肯定想不到。”

    霍林宁笑了笑,“你这样是不合规矩的。”

    “规矩是死的,咱们人是活的,只要我今天把你接走了,就没有破坏规矩。”林琛握上她的手,“还没有打扮好?”

    霍林宁低头面颊一红,“正准备上妆。”

    连北瑾啧啧嘴,“得了得了,别再含情脉脉了,赶紧坐好了。”

    林琛坐在一旁忍不住的傻笑着,像个七八岁的小童得到了一块糖果,正乐呵乐呵的傻傻发笑。

    连北瑾像看待傻子一样看着他,“你能不能严肃点,你这样子就像是猪八戒看见了花姑娘,就差流口水了。”

    林琛这才注意到还有旁人,压低着声音,“你不在你家里呆着,跑来这里做什么?”

    “我送走了林宁就回去。”连北瑾摇了摇头,“今天真是丰富多彩的一天,我说你们两兄妹就不能分开举行婚礼?非得挤在同一天,弄的大家都晕头转向,万一等下入洞房的时候进错了门怎么办?”

    “你就不用担心这事了,我没有近视眼、远视眼、青花眼、白内障。”林琛肯定道。

    “嘭。”礼花再次冲破苍穹,阳光穿透云层,温暖的洒下来。

    连北瑾看见了礼花的方向,正是自家,看来大哥是准备出发了。

    林琛站在她身后,嘴角高扬,“你大哥想要进入我家怕是得费一番功夫啊。”

    连北瑾瞥向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大哥可是准备好了刀山火海等他自己跳进去。”

    连北瑾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轰隆隆的闹腾声,她惊愕的抬头看向天空,一架直升机由远及近。

    林琛不敢置信的趴在窗口处往外探着身体,“他竟然来这招?”

    连北瑾掩嘴笑道,“看来你们林家已经来不及改变战术了。”

    直升机放下了软梯,一道道黑影子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滑了下来,随后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林宅。

    林家再次一片混乱。

    林逸领着所有人疾步跑上二楼,却已经为时已晚。

    二楼的闺房门口,原本还堵着自己的一群人,现在已经全军覆没被对方俘虏了。

    连城霖从里面推开了房门,牵着自己的新娘风风光光的下了楼。

    林逸咬了咬牙,无力回天的摇了摇头,得,便宜这家伙了。

    林江依小鸟依人的跟着她的新郎,对着父母三叩首。

    林夫人笑着笑着红了眼,“以后要好好的相夫教子明白吗?”

    “妈,我知道了。”林江依双手捧着茶,“您喝茶。”

    “好好好,我喝我喝。”

    “爸,您喝茶。”林江依双手捧着茶杯递到了林父面前。

    林父却是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拿了起来,“以后受了委屈别藏着掖着,我们林家不是没有人。”

    “爸,我知道了。”林江依站起身。

    阳光很是灿烂,仿佛一口气把最近几日的阴霾天气全部吹散。

    玫瑰花铺满的红地毯上,洁白的婚纱逶迤落地,天空中彩旗飘飘,时不时会有一两个气球被风吹着飞上了天空。

    新娘休息室内,林江依对着镜子不停的练习着等一下要说的话,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的掩面偷笑着。

    “你一个劲的傻笑什么?”连北瑾吃着苹果进入了休息厅。

    林江依拽着她的手,独自又蹦又跳,“小小,我觉得我像是做了一场梦,我真的嫁给你大哥了。”

    “是啊,我也觉得我肯定是在你的梦里而非现实。”连北瑾按住她好像得了多动症的身体,让她保持镇定的坐回椅子上。

    林江依按了按心口的位置,“你说等一下我会不会出什么差错?”

    “你能出什么差错?”

    “我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有些紧张。”

    “说的好像我不是第一次结婚似的。”

    林江依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吸着氧,“我有些控制不住我自己。”

    连北瑾坐在她对面,“我看你就是饿的心慌。”说着她将苹果塞进了她手里。

    林江依皱了皱眉,“我是有点饿了,可是还不至于饿的心慌。”

    连北瑾把巧克力包装袋撕开,“吃一点,别到时候一口气没喘上来晕过去了。”

    林江依嚼着嘴里苦涩的巧克力,囫囵吞枣般咽了下去,不确定道,“林宁那边怎么样了?”

    “她倒是比你轻松一点,毕竟你二哥就像只猴子一样在她面前蹦来蹦去,她想要紧张也会被他逗得紧张不起来。”

    林江依双手紧握,“要不你也逗逗我?”

    连北瑾摸了摸肚子,“要不要我现场给你表演一个生孩子?”

    “别别别,大姐你现在可不能这么吓唬我。”林江依阻止着她。

    连北瑾一巴掌拍在她的手背上,“那你还让我逗乐你?我这样子一跳孩子不得直接跳出来?”

    林江依觉得她言之有理,继续埋头吃着巧克力。

    连北瑾本是打算再掏出一点什么东西给她解解馋,却是刚一动,脚一抽筋,她一把扶住对方的手。

    林江依不明她这是要干什么,抬了抬头,这一抬头直接被吓得一身冷汗。

    连北瑾安抚着自己硬的跟石头一样的肚子,哭笑不得道,“我怕是一语成谶了。”

    林江依手里的巧克力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急忙扶住她,“你别在这个紧要关头跟我闹这么一出啊。”

    “可能是孩子也看不过去了,他也想出来热闹热闹。”连北瑾疼的倒抽一口冷气,“把霍二哥叫、叫进来。”

    林江依扶着她躺在了沙发上,“你别乱动,我这就去叫。”

    连城霖正准备进入休息厅,突然迎面而来一道小身影,他下意识的抱住她,“怎么了?”

    林江依气喘吁吁道,“小小要生了。”

    连城霖眉头一皱,“我去叫霍南晔,你留在这里守着她。”

    林江依望着离开的背影,阳光落在她的眉间,她看着周围喜庆的红艳,笑了笑。

    今天,果真是丰富多彩的一天。

    连北瑾上车前,仍不忘死死的拽住林江依的手。

    林江依问着,“等婚礼结束我就去医院。”

    连北瑾点头,“我还没有来得及说,祝你们新婚大喜。”

    林江依抱住她,“好,我听到了。”

    车子,驶离了庄园。

    林江依扭头看向旁边有些莫名紧张的男人,握上他微凉的手。

    连城霖低头,两两四目相接,他的目光消去了往日的犀利严峻,多了几分柔情缱绻。

    他道,“你想说什么?”

    “我们结婚了。”林江依突然依偎在他怀里,两只手环绕过他的腰,拼了命的想要抱紧抱紧再抱紧一点。

    连城霖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微闭双眼,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嗯,我们结婚了。”

    “一辈子很长,谢谢你愿意和我携手共进。”

    你说你懂得生之微末,我便做了这壮大与你看;

    你说再热闹也终须离散,我便做了这辈子与你看;

    你说冷暖自知,我便做了这冬花与夏雪与你看;

    你说应愁高处不胜寒,我便拱手江山讨你欢。

    以后,沧海桑田是你,浮生若梦是你,安之若素是你……

    ------题外话------

    到此本文完结,谢谢大家的不离不弃,爱你们爱你们。

    最后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新文,小蛮的新文《重生零零:军妻太猖狂》求支持:

    【赌石、鉴宝、金手指,女主开挂,无所不能,一对一爽文】

    顾一晨上辈子是呼风唤雨无人不晓的鉴宝大师,却一朝落得死无全尸的下场。

    眼一闭一睁,王者卷土重来,势必搅得这一摊池水翻天覆地!

    阎晟霖:传闻京城里人人忌惮三分的将军人物,却栽在一个小丫头手里再无翻身之路。

    精彩片段:

    阎晟霖:“大哥,我媳妇儿想要我做军中老大,所以以后见面你记得叫我大哥。”

    阎晟霖:“爸,我媳妇儿想要我一呼百应成为军部顶尖儿上的男人,所以我准备篡位了,以后见面你记得叫我长官!”

    顾一晨:我只说过让你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