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75 部分

作者:三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抱住自家妹妹霍雯一样地抱住……

    第102章 山海不可平的番外

    暮成雪与霍静一道坐在驶向霍静家乡的高铁上。

    就算是暮成雪已经坐定了在自己的边上,霍静还是有些不确定般的好奇。

    本来说好今晚才走的人,怎么忽然一下子就要走的这么突然。

    “昨晚不是说你朋友不见了吗?那你那位朋友找到了吗?”

    昨天是暮成雪最难熬过的一天,可深夜的最后几个小时,仍旧是有更令人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在所有去拍摄的人员都回来以后,白衣不白和莫相思却告诉暮成雪,应有闲一个人单独走掉了。

    走掉了,这是什么话?他的行李证件都还在酒店,他一个人独自走掉了,是什么情况?

    暮成雪自然要详细问明缘由,在拍摄的过程中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白衣摇着头,“一如常态,就是他一直都在担心你。”

    “是的,听说你并未跟我在一起后,他更是没吃饭就走了,应该是回来找你了。但是没多久又回来继续拍摄工作了,我们都以为是他见着你了,你劝他回来的。”莫相思肯定了白衣的话,并对整件事加以叙述。

    “什么!他回来找过我?”暮成雪感到诧异,自白天分别后,她根本就没有再与应有闲打过照面。

    “他没去找你吗?那他那出去的一个小时是干嘛去了?一个人跑去吃饭了?”莫相思也是直感吃惊。

    于是在确认应有闲是真的一晚上都不见人影,并且打不通电话的情况下。一大早暮成雪就坐不住了,虽然没个头绪,但是她仍旧跑出盲目地在找人。

    有一个朋友已经“出事”了,她不想另一个朋友也出事了。

    还是在与她一起同行的时候出事。

    暮成雪因为霍静的疑问,脑海浮现出了她根本不想再去回忆的情景。她跑回酒店,在十二楼里那惊愕错楞,又令人尴尬的一幕。

    一对一看就知道有“问题”的男女,从同一间酒店房间里出来。

    这对“问题”男女,就是应有闲与葛菲菲。

    如果这是看戏,看电视剧,看别人的热闹,暮成雪可以联想出十几种不同的戏码与桥段。但这是发生在她朋友与仇敌身上的闹剧,那暮成雪只能是选择极力避开,视而不见了。

    暮成雪没有准备好去聊这个话题,对面霍静的关心,她只能打着马虎,“嗯,找着了。我在酒店里碰见他了。没什么好担心的,我想尽快去见霍雯。”

    其实暮成雪内心的小心思是,在见到霍雯后,真求霍雯的同意后,她想让山海君齐悦来见霍雯最后一面。

    她考虑了很久,这阴阳两隔前的最后一面,到底有没有必要,让这对有情人去经历这段生死永别。

    生人作死别,恨恨那可论。念与世间辞,千万不复全。

    这样的生死大事,暮成雪拿不定主意,也不敢瞎做什么决定。她想把这个能抉择的权利,交还到当事人的手上。

    她已经确认了山海君的意见。就不知道青岩思不起内心真正是个想法。

    暮成雪望着窗外那不断飞逝而过的田园风景,怔怔发呆。

    如果可以,为什么这样的车速不能再快一些?再快一些,快到可以超越生死,扭转乾坤。那样人世间的事,才有可能了无遗憾啊。

    温和的日光灯打在干净的脸庞上,因为暮成雪的到来,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手里的手机赶紧给塞到了枕头底下去了。

    这是暮成雪第一次见到霍雯,她纯净而干净的气息,让暮成雪扪心自问,哪像是染病的模样。

    “你怎么想不过来看我的……”思不起微微笑着说。

    “因为我想来了呀,就是这么简单。”暮成雪坐在床边与思不起说着话。

    “是啊,我们心有灵犀啊。我也在想你,你就来了。”

    在思不起明亮的眼中,暮成雪看见了满怀的柔情。

    “我记得你刚玩的时候,你连日轮山城都爬不上去。你总是会死在半山腰,要我切成离经心法复活把你拉上去……”

    “那是你误会了,我是为了让你练习复活技能的熟练度,才故意这样的……”

    “那你不会算荻花宫内的九宫格,这总没得洗脱吧。”

    “不,我那是看出了剑道心数学不好,每次都是给他锻炼的机会……”

    思不起看着暮成雪这一脸打死不会承认,又十分认真的赖皮样子,只好妥协了,“是,我们的劝君罢剑暮成雪,是完美无瑕的。”

    暮成雪盯着这样的思不起看,嘴角想抿出个畅快的笑容,但是她做不到。只能强硬地把嘴唇抿地很死,然后露出了一个不算难看的笑容。

    暮成雪说,“不,我是上辈子欠下的因果报应,这生在剑三里,遇见一群各式各样的奇葩男女,还要带着我玩的笨蛋吧。最可怕的是,我还认了,余生只能是多多指教了……”

    思不起因为暮成雪的这句话直接给笑眯了眼。

    人生百年,沧海一粟。

    生者生时,生者因不知所以在哭,旁人皆在笑。亡者将泯,亡者因皆知所以在笑,旁人皆在哭。

    暮成雪看思不起这样的开心,见她笑完了,问了最想问的一个问题,“山海想来见你,你想见他一面吗?”

    这对他们两个人来说,很关键。

    思不起很自然地点了点头,“嗯,我想见他……但我现在累了,想先睡一会。你不会介意吧……”

    暮成雪帮思不起把毛毯拉好,摇着头轻声说道,“怎么会介意呢?你是青岩万花谷内,最明艳夺人的花姐呀。我对你有求必应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忤逆你呢?你想多了,睡吧……你醒后,我会把山海君叫来的……”

    山海君到来后,暮成雪就辞别了他们。

    一个人走在了去火车站的路上,耳边传来街边少女表演唱歌的歌曲前奏。

    暮成雪因为这段前奏而停驻了脚步,天上云卷云舒,人间人来人往,都是匆匆忙忙。悠悠的风里,少女唱的是,“在夏季纷纷落下的金鱼烟火下,我的眼中,映出的是你温柔的容颜。”

    歌声被微风与人流稀释成轻烟拂过,又散去。暮成雪想抓也抓不着。

    这一天一夜里,应有闲没有来过一个电话,此时暮成雪鼓起勇气想主动拨通应有闲的电话。

    她也想不留什么遗憾。

    只可惜,这一通永远传递不到的电话。

    妙色王求法偈里说,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

    爱与生命,向来都是人们最想要的,因求不得最苦。

    又因,这两物最喜瞬息万变,转瞬即逝,而常令人担忧持恐。

    所以若想得长久,万般皆放下。

    既然可以拿起,就该一样能放下。

    官方正式通告:

    “将有暮成雪等七位选手,因分别涉及假赛或是代打,最终被官方查出并将处以不同程度的禁赛惩罚……

    因双方可能存在金钱交易,暮成雪将失去0x年赛季名剑大会的参赛资格。”

    两年后,薛沫微站在自己的城市,与人群一起观看着电视广告屏幕上,剑网三的宣传动画。

    历届名剑大会中精彩的打斗,一直传承的剑侠柔情。

    点燃了观看者中玩家们的热情。

    一时间,欢呼声与掌声起此彼伏。

    还有人在人群里高呼着“不忘初心!”

    画面中的人物角色,薛沫微有些认识,有些不认识。

    但这一切好似都于薛沫微无关了,她认为她这辈子再也不会与剑网三有任何交集了。

    她甚至是换了一个电话号码,来切断这份联系。

    直到有一封电子邮件,找到了薛沫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