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5章 番外

作者:咎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万物回春。

    精致的庭院中, 花团含苞待放,几株快要衰败了的梨花树枝难得逮到机会枯木逢春。在莹润的月光下, 有如嵌在枝丫上的碎金子。

    好一阵春暖花香,浓情绿意。

    香玉从里间推开窗子透气,见一旁的姜淮还在低头绣针线,忙道:“天黑了, 夫人快把手上东西放下,什么时候不能绣呢,待会儿姑爷回来, 又得心疼。”

    姜淮笑道:“如今,你是仗着有姑爷撑腰,和我说话都硬气起来了。”

    话说这样说, 可姜淮并没有太多的嗔怪之意。

    香玉自小随着姜淮长大,为了照护她, 连自个儿的花期都耽搁了。前几年, 姜知行因冤入狱的那阵子,正好逢香玉出嫁。

    但是荣丰伯府的老夫人与付明当时正如狼似虎,香玉放心不下姜淮一人处在府上, 死活不愿外嫁。

    这亲事,也就黄了。

    一来二去, 险些延误成老姑娘。

    幸得后来宋衍说亲,才让香玉重新许得良人。

    如今香玉在姜淮身边当上管家媳妇, 两人还似从前一般亲近。

    面对姜淮半真半假的嗔怨,香玉笑道:“奴婢还不是替姑爷疼您嘛。”

    香玉上前去帮姜淮捏了捏肩, 姜淮终于放下手中绣线,她叹道:“如今,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了。可我心里,还是担心满满。她随王爷远赴西北,虽说京城里已开了春,但边疆那等苦寒之地,定还冷呢。”

    “她针线活儿不好,我给她与王爷一人做顶虎皮帽戴着,多少能御寒。”

    萧乾仙逝以后,便由萧长亭登基为帝,改国号为奉启。

    虽然萧霖与姜家对长亭都有拥立之功,但是比起萧乾,萧长亭与萧霖之间终究远了一层。

    为了避嫌,也为了远离京中的尔虞我诈,萧霖自请去镇守边疆。

    萧长亭一应允了,甚至格外开恩,准许萧霖带其家眷离京。

    只是团哥儿年纪小,怕受不了边疆的苦,所以让他在宫里,陪同几个皇子一般长大。

    不管外人如何道也,姜淮这个做亲姐姐的,总担心满满去了边疆会生病。

    因此三不五时,便与姜夫人一同寄许多吃的、喝的,穿的戴的去。

    香玉道:“王爷不会苦着二小姐的。”

    “道理是这样讲……”姜淮轻声说。

    话音还没落一半,便有人挑起帘子进来了。

    “你们主仆俩,又趁我不在,说什么悄悄话呢?”

    宋衍一身麒麟朝服。

    如今虽入了春,但夜间,还是很有些凉意。随着宋衍的开口,一股白气顺着他的唇舌间冒出来。

    姜淮忙端了杯热茶给他:“当了官的老爷,怎么还冒冒失失地。”

    宋衍笑笑,如千树万树梨花开般的明亮好看:“想着有你,难免急了点。”

    夫人与姑爷说起情话来,一向旁若无人。

    可香玉也不能真把自己当成空气。

    她掩唇一笑,默默退出里屋,识趣儿地将空间留给他们。

    宋衍眼尖儿地瞧见了桌上的针线,遂问道:“又在给淮姻绣东西吗。”

    姜淮颔首:“是啊,总不好送团哥儿帽子,却忘记她爹娘。”

    闻言,宋衍将手指放在茶盖上,静静摩挲了会儿。

    他年轻俊秀,入官场后,虽比几年前多了几分成熟和老练,但是形容仍然貌美。

    他神色不变,只是抓着姜淮的手悄不做声地略微收紧了。

    宋衍嘟囔说:“你还没送过我,你亲手绣的东西呢。”

    这话是酿着醋说的。

    姜淮打眼瞧他,见他眉目中透着股孩子气,不由好笑道:“哪里没有,成婚前,我不是才送了你一条手帕。”

    “那是咱俩的定情信物,不算在内。”宋衍还挺有自己的道理,他摇头说,“我戴的帽子,还是当年师娘送的。”

    姜淮放低声音道:“瞧给你厉害的。莫非我娘绣的,你还不满意了?”

    “我娘的手艺,先皇当年都夸过,岂不比我的好。”

    宋衍自然不是不满意姜夫人的手艺,只是最亲近的枕边人,送完侄子,送完小妹,甚至连妹夫王爷都有。

    独独他缺了一件儿!

    宋衍多少有点被忽略了的不高兴。

    他拉下脸,赌气似的牛饮了一口热茶,险些给他烫得七窍生烟。

    姜淮低声说:“好了,你如今也有三品官身,就这幅小孩儿模样,怎么令手下人服气。”

    “伸腿来。”姜淮道。

    宋衍皱了皱眉,不明所以。

    姜淮便从那绣线下取出一条绣着翠竹的护膝:“这是我前两天赶工出来的,本想着待入秋了再用。”

    她掀起宋衍的官袍,细心地帮宋衍系好护绳,抬头笑道:“前阵子,你不是嚷嚷着膝盖疼嘛。我特意给你留了两指的余地,纵使来年长胖了稍许,也不打紧。”

    宋衍面目温润,捉起姜淮的手,疼惜地在手心上轻轻捂着。

    “身外之物,别因此伤了眼睛。”

    姜淮笑道:“不怨我了?”

    宋衍耸了耸鼻子,多少有点惭愧。

    他从怀里取出一封家书:“这是淮姻寄来的,我特地去驿站拿,这才耽搁了今日回家的时辰。”

    “快看看。”

    听说是小妹有了消息,姜淮的神情立即活泛起来。

    宋衍于是一句句给她念出了声。

    他音色清润

    娘亲与姐姐,见信安。

    我在这里一切都好,就是又长胖了。

    这还是托你们的福,每每我下决心想瘦下来,总能收到你们寄来的好玩意儿。

    真怕日后,我随王爷赴京时,被你们说成‘胖球’。要真这样,我可会生气哦。

    西北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苦,如今有王爷镇守边关,突厥不敢轻易来犯,王爷时常还会带着我去市集上玩。

    这边的山真好看,羊肉也好吃。

    去寄信的时候,我特地买了好几箱羊肉一同寄了过来。

    总不能就我一个人胖吧。

    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团哥儿了。

    他如今虽大了点,但到底母子同心,望姐姐与姐夫在京中,替我时常去探望一二。

    还有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你们,我又有孕了!

    大夫说,这次我的胎相很稳,我近来较爱吃辣的,希望是个女孩儿,王爷与我都想要个丫头呢。

    也盼着姐姐能尽早有好消息传过来。

    团哥儿也得有人陪呀。

    我的预产期是今年除夕,那时候,刚好我就回京了,希望阿衍姐夫也能给点力!

    我在这边一切都好,不用过多挂念我们。

    寒食节替爹上香的时候,姐姐记得帮我多叩几个头。

    爱你们的满满敬上。

    姜淮姻语气活泼,调皮的小妹形象仿佛跃然于纸上。

    尤其是当宋衍念到“阿衍姐夫给点力”时,姜淮的脸,当场便像大红灯笼一样。

    她绞着手帕:“这促狭的丫头,她若回来,非得好好收拾她不可。”

    “也没说错。”宋衍笑道,“淮姻是妹妹,反倒赶在姐姐前头。这都是第二个孩子了,咱们确实在这上面,差了王爷与淮姻一截。”

    姜淮本就是二婚。

    去年,萧乾在驾崩前,终于下了旨意为姜家以及死去的姜知行平反,让太子的师父得以平冤昭雪。

    姜淮与淮姻等一干姜家人,方才有了真正扬眉吐气的资本。

    也是在那时,姜淮最终点头,愿意嫁给宋衍。

    算起来,其实两人成亲时间不久,倒是宋衍,经年的心愿得以成真,有些着急了。

    姜淮轻推了宋衍一把:“有满满做前锋,你也随着她胡闹。”

    宋衍直接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不是胡闹,我确实,想要个咱们俩的孩子。”

    “要是女孩儿,眉目一定要像你,温柔可人。”

    宋衍将姜淮抱在腿上坐着。他侧着头,瞧着明灭不定的烛火,仿佛看见了自己那光明锦绣的未来,“要是男孩儿,也得像你。这样,日后说起亲,一定不成问题。”

    姜淮弯着眼,失笑道:“难道,名满京城的宋美男,模样很差吗?”

    未成亲前,宋衍可是被不少人内定成了自家女婿。

    连首辅王振,对他青睐有加的原因之一,也是留了私心,想把嫡孙女嫁给他。

    如今,一树梨花压海棠。

    自打这朵海棠花被姜淮收进囊中后,不少闺秀都哭红了眼睛。

    宋衍靠在她软绵绵的身上:“我只是想要个,像你的孩子。”

    “以前在姜府上读书,每每瞧见你,我念书的声音总不知觉格外大些,”念及以往,宋衍道,“我能三元及第,可是有淮的功劳在。”

    “我想金榜题名了,好去娶你。”

    这是成亲后,宋衍首次与她谈及过去。

    过去在姜淮心里,总归多少留下了阴影。

    父亲的溘然长逝,荣丰伯府的见风使舵,小弟和母亲的发配岭南,都是不光彩的往事。

    哪怕姜家得得以平反,哪怕她和妹妹,都阖家幸福。

    但是一想到过去,姜淮仍会觉得,现在,反倒是一场不真实的梦。

    她放在宋衍肩头的手,不禁握紧了。

    姜淮轻声说:“那我们,便要个孩子吧。”

    宋衍眼前一亮。

    他抱起姜淮,将她轻柔地放在榻上,细密的吻随后紧接而来。

    天儿逐渐暖和了,姜淮穿得不多。

    宋衍很快将她剥地,周身只剩下一个大红色肚兜。

    姜淮脸颊微红。

    别看宋衍平时温润如玉,在床笫间时,却极像一头出了笼的猛虎。

    姜淮没有体会过将军是什么样子,但她觉得,宋衍的勇猛,多半与萧霖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宋衍便这么闷不做声地折腾了她一宿。

    第二日,姜淮起得比平时晚些。

    香玉笑着伺候她换上衣裳:“夫人很少贪觉呢。”

    姜淮虚虚瞪她一眼:“小妮子的胆子越发大了。”

    “都是夫人和姑爷宠的嘛。”香玉道。

    宋衍已经去上朝了。

    谢晋之被判斩首之后,户部侍郎的位置便空了出来,正好由宋衍顶上。

    姜淮说:“收拾一下,等会儿陪我去城南的寺庙拜拜。”

    “城南……”

    城南的庙求子最灵,香玉捂着嘴点头:“是。”

    香玉雇了辆马车,主仆俩一同上马车去城南拜佛。

    风吹起帘子时,姜淮无意中偏头看了眼窗外。

    这一眼,她便愣住了。

    有个形容朴素的年轻人正灰头土脸地,被医馆大夫拿着笤帚从医馆里头赶出来。

    因为是场闹剧,甚至还引起了不少人的围观。

    “付公子,你可行行好,另请高明吧!你这花柳病,我真治不了。”大夫的肩上扛着把大笤帚,话语虽是恳求的,可他字里行间都透着讥讽。

    “当年因着你荣丰伯府谋害亲媳妇的事儿,险些连累死我们东家。你是有多大脸,才又来求我们开药。”

    “贵府那狠心的老夫人不是已经去了吗。你来这儿开药,是打量着再去害谁?你的病啊,已经药石罔效。有这点钱,去买件好寿衣穿,再去逛几次青楼,最后快活几次得了。何必来这儿恶心我们。”

    周围的群众本对这年轻人还存着几分同情。

    听到大夫说起“荣丰伯府谋害媳妇案”时,瞬间转成了活该,最后又不一而同地被大夫给逗笑了。

    嘲笑声缓缓地飘进了付明耳朵里。

    他不堪受辱,捂着双耳,脸色一片铁青。

    姜淮则默默放下帘子,没再看外头那年轻人一眼。

    她想着,淮姻将西北的羊肉形容地天上有地下无,正好搭阿衍那一手绝佳的厨艺。

    待休憩日的时候,一定要央他做给自己吃。

    三个月后,寒食节。

    姜知行被正式平反以后,姜淮与姜夫人便拿他生前的衣冠冢,做了个墓地。

    姜知行的头上挂着太师之名,萧长亭特准他搬入了有头有脸的陵园,甚至连被抄的姜府也还给了他们。

    姜淮与宋衍搀着姜夫人来给姜知行上香。

    当年的姜知行名满天下,可谓是满朝遍布他的桃李。之后,一场无妄之灾,彻底清算了姜家的人。

    如今,姜家两女先后出嫁。

    姜淮姻坐准了并肩王的王妃之位,宋衍也平步青云。姜知行的陵前,又热闹起来。

    姜淮来的时候,墓地前,已经放了好几束野菊花。

    宋衍与姜淮在姜知行面前一一叩首,姜淮顺便把淮姻的问候,也一同带了过来。

    “满满说,她很抱歉不能亲自给爹上香,但我想,爹定不会怪她的。来年春节,女儿再带着满满,带着茂哥儿和团哥儿来看爹。”

    姜淮擦掉眼角的泪,宋衍从旁扶起她。

    姜夫人也哭了,只是一想到儿女如今都有了美满生活,她又拼命地遮去脸上的哀容。

    “好孩子,你爹他有你们这样孝顺,早便安心了。”姜夫人拉起宋衍与姜淮的手,含泪点头。

    姜淮依偎在宋衍怀里。忽然,她轻轻推开他,捂着胸口,用巾帕掩嘴,向旁边轻呕了起来。

    “怎么了,是香火冲得慌吗?”宋衍焦急问。

    姜夫人却仿佛懂了,她以求证的目光看向姜淮与香玉。

    姜淮俏脸微红,只掩唇不答。

    香玉笑道:“姑爷啊,咱们夫人是有喜了。”

    宋衍的目光,转瞬从担忧变成欣喜。

    他不忌讳地抱起姜淮,姜淮连拍了他几下肩,宋衍才小心翼翼放下她。

    “真的吗?”

    宋衍看向姜淮,不放心又问了一遍。

    姜淮点头,在他耳边说:“真的。”

    宋衍道:“咱们再回府请大夫来看看,算好你临盆的时间,我要向皇上提前告假。生孩子的时候,我一定得陪在你身边才行。”

    姜淮嗔笑着说:“稳重点,别让娘看笑话。”

    宋衍这才想起岳母兼师娘大人正在身边,忙人五人六地作了个揖。

    姜夫人却又是感动地红了眼眶。

    她真没想到,今生还能再回到京城,亲眼见到两个女儿开花结果的这一天。

    到时候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

    得多乐哉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