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3章 番外

作者:江烟乘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欺负新来的

    “过来啊,愣着干什么!”狸花猫满脸不耐烦,挠了几下站在尖子狗教室外的小狗。

    这只小狗品种是吉娃娃,个头才有狸花猫一半大,奶白色的毛细细软软在身上扑了一层,它耷拉着耳朵,躲在狸花猫身后,一副害怕的样子。

    “救命!救命啊!”士奇被一只作业本飞倒在地,忙不迭地赶紧站起来,往门口奔去。

    “快让开”士奇大叫一声,一只壮硕的大狗影子瞬间盖在了吉娃娃身上。

    狸花猫早已机敏一躲,站在教室门口,眯着眼对士奇道:“傻狗,走路能看点猫不?老娘差点被你压趴下了。”

    “又不擦黑板,你等着!”狸花猫话音刚落,哈小花就冲出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在士奇身上。

    它轻轻咬了咬士奇的后劲颈皮,得意道:“二货,看你往哪儿跑!给我回去擦黑板去!”

    士奇嗷嗷叫着,立刻底下眼,小声道:“好好好,我去。”

    “态度一点也不诚恳!”哈小花又朝它吼几下,士奇吓得翻了白眼,忙道:

    “我我我我错了!我马上去!”

    “那你倒是去啊!”哈小花盯着它催促道。

    “我想去……可是……”士奇看着身上压着的哈小花,“你能……”

    “没有可是!”哈小花又朝它吼几声,“快去!”

    士奇急得眼泪流出来:“我想去,可我做不到啊,你压……”

    “你丫?!”哈小花听到这两字,一口咬伤士奇的狗鼻子,连带把它的狗嘴吞进嘴里。

    “嗷!嗷嗷!”

    士奇疼得大叫,哈小花过了好一会儿才放开他:“《尖子狗生守则》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七例,学生不得说脏话,要文明用语,你知不知道!”

    士奇含着眼泪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萨摩耶和柴犬在一旁静静站着,萨摩耶微笑着偷偷对柴犬道:“阿柴,士奇哥哥和小花姐姐刚才算不算接吻了啊?”

    柴犬眯眯眼笑着:“唔,小花姐姐都要把士奇哥哥吞下去了……肯定算吧。”

    阿拉斯加扒在门口,满脸焦急看着士奇,对身旁的橘猫道:“橘哥,哈兄好像又被咱们班长欺负了,我们兄弟上去帮一把吧!”

    说着阿拉斯加便要上前行动,橘猫立马伸出猫爪拦住它。

    “橘哥……兄弟有难,为什么你……”阿拉斯加站住,不解。

    橘猫斜看它一眼,打一声哈欠:“不想挨打,就别过去。”

    “啊?”阿拉斯加低着狗头跟随橘猫回到座位上,十分不解:“橘哥,我这么壮实,哈小花肯定打不过我啊!”

    橘猫躺在课桌上,眯着眼道:“你以为,打你的只是一只二哈吗?”

    狸花猫看这两只二哈吵了半天,谁也不动,感觉有点无聊,便转过头道:“阿吉,我们进去……”

    转过头,它这才发现,吉娃娃居然不见了!

    狸花猫心里一惊,尾巴也恐惧地炸开花,忙冲进教室一顿狂叫狂找:“阿吉!阿吉!你在哪?!”

    田园犬看到狸花猫这么着急,连忙上去问情况:“阿狸,你怎么了?”

    “我弟,阿吉不见了!”狸花猫急得眼泪都要出来。

    “阿吉……是班上新来的那只吉娃娃?”田园犬问。

    “是啊呜呜呜……”狸花猫怎么找也找不到吉娃娃,终于急得哭出来。

    “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田园犬马上跑到讲台上大声鼓动班里所有同学去找新来的吉娃娃,可班里的猫猫狗狗不为所动。

    “小布!拉布!你俩别腻歪了!快去找同学!”田园犬焦急喊道。

    它又跑到橘猫面前,想说动它去找狗,可惜橘猫一个眼神,它就乖乖闭嘴了。

    除了橘猫,所有猫狗都出动去找吉娃娃,哈小花这才放过士奇,不再压着它,也加入找狗大队。

    士奇躺在地上,喘着受了一万点惊吓的大气,忽然觉得后背有一阵不寻常的蠕动。

    吉娃娃艰难地从士奇背底下钻出脑袋,狠狠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四周一望,狸花猫不在身边,只有身上压着它的一只大傻狗在与它对视。

    “它奶奶的!你个脑残走路也不看着点,压死小爷了!”吉娃娃说罢,啊呜一口就朝士奇的背咬去。

    “嗷呜”士奇疼得立马从它身上弹开,发出一阵嚎叫。

    这阵嚎叫引起了其他猫狗的注意,很快哈小花便喊道:“大家快过来!吉娃娃找到啦!”

    吉娃娃一看所有猫狗都朝它奔来,又瞬间耷拉下耳朵,眼泪汪汪:“是这只二哈哥哥把我压住了,给大家添麻烦了……”

    “你这个二货!都说多少遍了,不准欺负新来的!”哈小花听罢吉娃娃的话,不由分说,又奔过去追咬士奇。

    “不是我啊!”士奇吓得忙撒开爪子跑下楼去……

    (二)先斩后奏

    “妈?你真不生气啊?”韩零轻轻拍着老妈的背,哄着她,慢慢坐在她身旁。

    客厅里,李芳泽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两本鲜红的结婚证,一言不发。

    韩零给杨今朝使个眼色,低声道:“倒水倒水。”

    杨今朝忙动身,找茶杯,给李芳泽泡茶。

    “唉。”李芳泽叹声气,眼里仿佛有些泪水,“你说你怎么不和我商量商量。”

    “这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嘛……”韩零小声道。

    “能一样吗?”李芳泽看着女儿,“你俩前段时间不是说完了吗?那小张小陈小黄还都排着队等见你呢……”

    杨今朝低着头,把泡好的茶放在李芳泽面前。

    “杨今朝。”李芳泽抬头,叫住他。

    “阿、阿姨。”杨今朝被她这一叫,吓得定住了。

    “你上学时候拖我们班平均分,现在长大了又拐我女儿,我是不是欠你的啊!”李芳泽越说越气,却欲哭无泪。

    韩零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忙安慰她道:“妈,错了错了,不是他拐我,是我拐他,不信你问他。”

    她看向杨今朝,拼命给他使眼色。

    杨今朝忙点头。

    李芳泽叹了好几声气,这才渐渐平静,她靠在沙发上睁着眼想了一会儿,突然问:“婚礼什么时候办?”

    “啊?”韩零愣了一下,她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那个……”

    李泽芳看着杨今朝。

    杨今朝目光诚恳:“随时。”

    李芳泽哼了一声,又转头对韩零冷冷道:“看,我说中了吧。”

    “什么?”韩零不明白,“你说中什么了?”

    “你俩这么着急结婚,韩零,”李芳泽用一双透着X光射线的眼盯着她,“怀了吧?”

    韩零瞬间石化。

    “妈你胡说什么呢!”韩零气红了脸,“我是那么没有分寸的人吗!”

    “我不信,”李芳泽转过头看着杨今朝,问,“你说。孩子的事,你们怎么打算?”

    杨今朝望着李芳泽,努力理解着她的话,想了很久,才皱着眉郑重道:“我们商量过,两年以后,计划要。”

    韩零听到他的话差点晕过去:“你傻啊那是我随便说说的……等等,我妈问的不是这个啊!”

    “行了,韩零,”李芳泽脸上稍微露出些欣慰的神色,对她道,“杨今朝不是说今天中午要给我和你爸露一手吗?你下楼买菜去。”

    “啊?”韩零茫然地看着李芳泽,“这才不到十一点啊……”

    老妈不容置疑地对她道:“下去买菜,我有话对杨今朝说。”

    “哦。”韩零明白过来,起身,看着杨今朝,露出同情的表情。

    在李芳泽家吃过饭,一直待到晚上,李芳泽困了,才放两人离开。凉爽的夜风里,两人静静走在街上,韩零忽然问杨今朝:“我妈今天都跟你说什么了?”

    杨今朝想了想,摇头道:“没说什么。”

    “她肯定说了,你跟我讲讲呗。”韩零摇着杨今朝的胳膊。

    杨今朝笑而不答。

    “她肯定没说我好话。”韩零见杨今朝不答,终于放弃追问,叹声气道。

    “不,”杨今朝看着前方道,“她说你很好,我要是不好好对你,她跟我没完。”

    “真的……”韩零停住脚步,呆呆地看着他,“我妈真这么说……”

    “嗯。”杨今朝也停住步,看着她。

    韩零心里流过一股暖流,她不自觉笑了笑,又问:“那还有呢……”

    “还有,”杨今朝想了一阵,脸上浮起一抹不寻常的笑,“她还说,两年以后要孩子,太迟了。”

    “啊?”韩零脸有点红,“那什么时候可以啊……”

    杨今朝拉起她的手,快步向家的方向走去,“一般是在晚上,白天也行。”

    韩零想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喂!杨今朝,你也学坏了!”

    她作势要打他,却被他一把抓住手,往怀里一带:“还有更坏的呢,想不想回家试试?”

    “你……”韩零低着头,心跳得极快,有点说不出话来。

    (三)工作

    “什么?为什么?”祁婕打着电话露出不理解的表情,“杨今朝,你办公司做什么?不是好好的做系统,公司……没必要吧?”

    杨今朝道:“我有用,急用。”

    “急用?”祁婕更不解,“现在又不是你大学那阵,没钱,办个培训班当个网红什么的,你现在不缺钱吧?”

    “不是我要办公司赚钱,”杨今朝耐心解释道,“我是要挂名。”

    “挂名?”祁婕问,“你想干嘛?”

    “……”

    “杨今朝,话可要说清楚,否则万一出了问题,麻烦。”祁婕道。

    “其实……”杨今朝低声开口道,“是我岳母……”

    “岳母?”

    “她嫌我没正式工作……所以我想办公司挂名。”杨今朝道。

    电话那头没了声,过了好一阵,才爆出祁婕的一连串大笑:“哈哈哈哈,好好好,我理解了,早说嘛,我这就给你办!”

    “麻烦了,祁姐。”杨今朝道。

    “不麻烦不麻烦。”祁婕边笑边道:“你放心!我给你弄的身份,保准你丈母娘满意!哈哈哈哈哈!”

    “谢谢你了,祁姐。”杨今朝再次道谢,而后等她笑完,他挂断电话。

    他松了口气,心情也舒畅许多,这件在他心头盘桓多日的事,终于有了着落。

    四年后,杨飞晓大学毕业。

    “喂,小舅,”杨飞晓正在宿舍收拾行李,他已经买好了回珠海的票,“这大学终于上完了,你等着啊,我收拾好就去机场。”

    “回珠海?”

    “是啊,我没给你说吗?我早就想好了,大学一毕业,我就回去跟你一起做系统啊。”杨飞晓想了想,这才记起来,“哦,我好想没和你说……舅妈生了没?看你这大半年忙的,我也就没打扰你。”

    “还没,下个月。”杨今朝道,“你上回不是说,你被推荐去美国读研了吗?”

    “不去了。”杨飞晓道,“反正上不上也无所谓,做系统才是大事嘛。”

    “那你回来找份工作吧。”杨今朝道,“没工作一定不行。”

    “啊?”杨飞晓问,“没工作怎么不行?我做系统的时候顺便做几套软件卖卖不就行了吗?工作……那多耽误正事啊。”

    “杨飞晓,”杨今朝郑重其事对他道,“如果你没有正式工作,我是不会让你回来接手系统的。”

    “为什么啊?”杨飞晓大声问一句,走到宿舍的阳台上,“不是,小舅,你不也没工作吗,不也好好的……”

    “我现在有了……我说的,以后你就明白了。”杨今朝道,“要么,和你司珏哥一样,读完博,回来当教授,这样一举两得。”

    “……小舅,”杨飞晓道,“你能告诉我原因吗?凡是得讲个道理不是吗?”

    听完他的话,杨今朝叹声气:“飞晓,你以后还是打算结婚的吧?”

    “是啊。”

    “如果是这样……”杨今朝从社会、历史、心理、生理等各个角度,向他系统地阐述了一遍结婚和稳定工作之间的必然关系。

    杨飞晓听着听着,面色越来越沉重,最后听完,他终于沉默。

    “你想清楚,你舅妈叫我了,我先挂了。”杨今朝说罢,挂断了电话。

    “哥们,还不回去?你不刚还说快来不及了吗?”杨飞晓的舍友看他站在阳台上沉思不动,过来问道。

    “不去了,”杨飞晓严肃道:“我先研究一下读研的事。”

    “你不是不读了吗?”舍友问。

    “算了,研还是要读的,这可是件大事。”杨飞晓郑重其事地拍拍舍友肩膀。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