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1章

作者:蓂荚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从那家咖啡厅里出来的时候,白鹭整个人就像是被灌了迷魂汤一样,大脑里反反复复的回想着霍觐东这些日子以来总是回避自己的热情,晚上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赖在那里不走,包括和自己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是会无意识的吃些清淡的,都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提前发现他的反常呢?

    手里的照片都不知道被白鹭翻看了多少遍了,每个照片上霍觐东背部的画面都会比上一个有着明显的进展。这些,看在白鹭的眼里,是一种煎熬和心痛,要知道这种面积不小的纹身如果说没有半年到一年多的时间,是很难完成的,霍觐东却想着要在几个月的时间内纹满这些,他不要命了吗?

    正翻看着,突然白鹭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看了下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便想也没想的接了起来,然后就听到那边温柔的说道,“无厌,晚上吃饭了吗?”

    白鹭听到霍觐东这么说,他这是又不打算回来吃饭了吗?想到这里心一横,便没好气的问道,“你,你想瞒我到什么时候?知不知道那样的纹身对身体的要求有多高?”

    白鹭说的没错,霍觐东选择的那个图样,尤其是颜色,过渡得非常完美,这样的水平,一方面是对纹身师的要求很高,另外也要看接受纹身的人身体素质怎么样,很多人即使是用了好的颜料,也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疼痛和发热。

    只有天知道,霍觐东在身体不适的情况下,到底吃了多少的苦。

    电话那边微微停顿了下,好像没有想到白鹭会如此的问。白鹭见那边没有做声,便接着说道,“晚上我做饭,等你回来吃。”

    “……嗯,我回去。”

    电话挂断后,白鹭又在茶几前呆呆的看着那些散落在眼前的照片一会,然后给阿东的水盆和食盆里填满,拍拍阿东的脸颊说道,“爸爸今晚不能带你出去玩了,今天,我得给觐哥好好做饭了。”

    当白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竟然不知不觉间被自己的话给吓到了,是啊,觐哥,这个称呼连他自己都不记得在什么时候以前叫过的,白鹭的走神是被阿东的大脑袋给拱回来的,白鹭抬头看了墙壁上的时钟已经晚上6点多了,刚才跟那个女纹身师在咖啡馆里聊天还用了点时间呢。

    想到这里白鹭便不敢再磨蹭了,他自己身上的那些纹身是基地的雷靖禹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用那种强烈的化学药物给刺激的,他还记得当第二次进基地的时候,雷靖禹根本就不管自己的死活,一次性的在身上纹满了基础画面,然后再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改造自己。

    真的完全不管自己的死活,但那时有一种麻醉的药物,在自己受不了的时候医生会给用上一点的,但以霍觐东的性格,那么要求的完美,他肯定不会用麻醉剂的,因为那样只能让画面失去灵动。

    白鹭在厨房里把要做的食材都准备好,就等着霍觐东回来再下锅炒了。白鹭在客厅了等着霍觐东回来,电视机里播放着一些没营养的节目,但白鹭心思并不在那里所以也没有觉得有多无聊。

    当门把手那里有开锁声的时候,白鹭的视线便不受控制的朝那边看去。

    “无厌。”

    淡淡的一声无厌,在白鹭听起来却是温柔到了心里,他几步走到霍觐东的面前,看着他依旧没有胖起来的脸说道,“你到底要瞒着我到什么时候,是不是要纹满全身才肯罢休?”白鹭伸手把那一沓照片放到霍觐东的眼前。

    “宝贝,你听我说。我之前对你做了太多的错事,除了把你捧在手心上,我心里的那份愧疚不是轻易间就可以抹去的。你能理解我吗?”霍觐东低声的朝白鹭解释着,然后长臂一伸将白鹭整个人都圈在他的怀里,低头在白鹭的头发上吻着,然后说道,“让我也体会一下你当时受的苦,每一次纹身师的金属工具用在我身上的时候,就提醒着自己,我的小奶糖到底在曾经承受过什么,我知道,这些痛苦远比不了你当时的痛,但也能提醒我自己……”

    “觐哥,别再继续纹了好吗?”

    白鹭说完,把脸埋在了霍觐东的怀里,而霍觐东听到刚才的话时,顿时整个人一僵,他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幻听了,“你说什么?”霍觐东问着,又稍稍把白鹭推开了些,低头看着他的脸,像是在确认什么。

    “别再继续纹了……”

    “不是这句,在这个之前的。”霍觐东的声音里透着些许的期待和激动,过了半秒钟见白鹭不做声,然后像是在提醒他似的,用手在白鹭的肩膀上用力捏了下,“啊,你干嘛?”白鹭为了掩饰着尴尬还用手按摩着被霍觐东捏痛的地方。

    “快说啊,刚才你叫我什么?”霍觐东面带笑意的问着他。

    “觐,觐哥……”

    白鹭这一声觐哥,叫的霍觐东心里别提多舒服了,他本想着在白鹭过生日的时候把身上的画面给他看,但现在好像不能了,他的小奶糖已经发现了,而且还在阻止着。

    听着白鹭害羞的叫着自己的名字,霍觐东情难自禁的低头吻住了白鹭的唇,手臂上的力度随着吻的加深而变得更紧,正在霍觐东觉得身上燥热难耐的时候,白鹭却用手推着他,说道,“觐哥,先,先吃饭,我饿了,我在厨房做了适合你吃的饭菜,然后,晚餐后,让我看看你的背……”白鹭说着便要往厨房里走,霍觐东却在脱下外套之后,说要和他一起到厨房里忙乎。

    虽然,霍觐东经常都是帮忙帮不明白,但他只要在白鹭的身后就觉得莫名的心情好。

    晚餐都是以清淡为主的,白鹭看着餐桌对面的霍觐东,之前心里的那些疙瘩都解开了,原来这个男人在这几个月躲着自己是因为想和自己一样,他怕自己有那种自卑的心理。

    没错,白鹭其实挺怕在外人面前露出那种过分妖艳的文身的,夏季都不能穿短袖的上衣,当然,这些苦只有霍觐东知道。

    晚餐后,白鹭就迫不及待的要看霍觐东背上的纹身,当霍觐东把上衣脱下来的那一刻,白鹭彻底惊艳了,原来听起来老土的龙凤呈祥,真正出现在某人的身上时,竟然能如此的好看。

    从锁骨上方一直向后延伸至臀部上方,纹的都是惊艳无比的画面,和自己的银灰色的不同,霍觐东的这个是彩色的,尤其是凤凰的羽毛,真的太完美了,白鹭也在心里赞叹着那个女纹身师的手艺。

    一般的龙凤都是以左右的形象设置的,而霍觐东背上的,是龙在下方,而凤在空中,龙在看凤的眼神时是那种温柔的,宠溺的,白鹭能在龙与凤的眼睛里,看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情,这些,看的白鹭眼里和心里都热热的,他不受控制的用手去触碰龙的眼睛。

    龙的头仰望着空中的凤,眼里的温情让白鹭久久不能回神。

    “龙的眼睛怎么这么好看。”白鹭说着还用手贪婪的抚摸着,丝毫没有注意到霍觐东在前面强力的忍受着什么。

    “因为,我把我们的故事跟那个纹身师说了,她说只有知道了主人的故事才会纹的更传神。”

    “还疼吗?”白鹭看着这些纹身虽然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但还是有些地方需要再完善一下的,便关心的问道。

    “不疼的。”

    “怎么会?”白鹭不相信霍觐东的话。

    “真的不疼的,那个女师傅说过,如果需要纹绘的神兽或者画面上的人或物和主人没有缘分的,那会痛到受不了的,相反,如果画面的神兽和自己有缘分的话,即使是多大面积的纹身,也不会让主人痛到难受的。”霍觐东说着,转过头,用手一把抓住在背上肆意揉摸的小奶糖的手,然后把他整个人都给扯到了自己的怀里。

    “喜欢吗?”霍觐东眼含深情的看着白鹭,大手在他的脸上摩挲着,他的小奶糖已经恢复的和15岁那年有些相似了,果然,还是黑色的头发和眼睛适合他。

    “喜欢……你不后悔吗?这样的纹身在中国的接受程度不是很好的。”白鹭坐在霍觐东的腿上,双臂环着霍觐东的脖子说道。

    “不后悔,我不想让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和我不同的,或者觉得自卑的地方,你是我的小奶糖,我一辈子的挚爱。”

    “觐哥,剩余的部分,就不要再纹下去了,好吗?”

    “……唔……”

    白鹭不知道他的这句觐哥让霍觐东承受了多大的“痛苦”,霍觐东情难自禁的把白鹭压在自己的身下,当白鹭考虑到霍觐东身上的尚未痊愈的部分时,而霍觐东却不听话的把他的反抗给强压了下去……

    这一次,他不要再忍了,他要把所有的热情都给自己今生最最爱的那个人。

    因为,只有霍觐东自己知道,他的无厌到底有多珍贵。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