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3章 番三

作者:古木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帝后大婚之后, 自然恩爱不疑, 神仙眷侣一样羡煞旁人。且这样一帝一后的皇家,当真是前无古人, 也不见得后有来者。一时传为佳话。

    只是有些人还是不太甘心, 总想着这天家富贵,仅有皇上皇后两人也太少了, 忍不住想要为皇家添加妃子,好为皇家开枝散叶……说到这个,正好有一个现成的理由, 那就是帝后大婚三月,皇后仍未有喜讯传出。

    虽然感觉三月时日尚短,可毕竟是皇家, 不能以民间标准衡量, 皇上的子嗣问题可是国家大事啊,非同小可。皇后不能尽快为皇上孕育子嗣, 自然需要其他妃子嘛。

    于是,时不时就有人胆子肥了, 隐晦向皇上提起选纳良女扩充后宫一事。

    皇上大婚之后脾气好了不少, 下面的人胆子才这么大。他们就是瞅着这样, 才频频提出纳妃之事。再来就是因为陛下容貌之俊美, 真乃世间少见,有幸见过的闺阁少女, 无一不惊为天人, 芳心暗许。

    当然了, 任他们如何暗地里折腾,皇上那是心如磐石,岿然不动。

    只要不闹到明面上来,就一切好说,若是真闹到了皇上面前……比方说某次宫宴皇上于偏殿稍歇,有女恣意勾引,皇上直接冷脸,命宫中侍总管扭送回家,陈明“罪状”,斥责其父教女无方,罚一年俸禄。原想着英雄不过美人关的某官员,以为自己女儿貌若天仙,万万没想到皇上一点儿不动心,而且这样不讲情面,大肆公开,一时这家成为京城笑柄。该女羞愤难当,差点儿悬梁自尽,当然最后被匆匆远嫁外地,恐怕此生也没脸回来了。

    原本还有这种心思的人家,见此纷纷消停了。

    江婺听说此这件事情后,一笑而过。

    她知道以无殃的身份地位,这种事情是避免不了的,实在没有她说话的余地。假如无殃心志足够坚定,任多少人勾引都是自取其辱;反之,若是无殃当真要纳妃,难道她还能阻止吗?

    好在,无殃没有让她失望。她心里也偷偷乐着,觉得自己“调。教”出来的丈夫,果然没让她失望。

    古代日子无聊,宫中尤甚。

    有时候江婺忍不住想,怪不得无殃要她陪着了,一个人在深宫生活,得有多寂寞啊。好在两人相依相伴,也不难过,皇上不忙的时候,还会带她微服出宫散心。说起来,过得还是很滋润的。

    平日里,她就在宫里随意走走看看。宫里殿宇多,她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熟悉,每到一处,都觉得神奇。当然,她最喜欢的还是西宫。这里让她觉得亲切,时常在这里看书。

    皇上见她喜欢,命人在西宫园子增植了许多奇花异卉,什么时令的都有,已经能想象四季风景不败、美如仙境的风景了。

    近来开春,天气渐暖,也正是春困时候。江婺整个人都有些懒洋洋的,偏偏吃得好睡得好,有时候看看花儿看看书什么的,看着看着她都能睡着了。

    今天午膳后刚翻了两页书,她就觉得眼皮沉甸甸的撑不住了。

    石桃道:“娘娘若是困了,还是上榻歇息吧。”

    江婺掩唇打了个哈欠,摇摇头,“吃完早膳已睡了一个多时辰,这会儿再睡,晚上该睡不着了。”

    江婺站起来,捶了捶腰,觉得有些酸似的。一旁侍女们见了,忙要过来帮她捶,江婺摇摇头,“没事儿,不用忙。”

    侍女们只好退下,心里不免自觉毫无用武之地。她们在宫里多久,都没见过这样和气随意的主子,从不要人近身伺候的,她们就是想献殷勤,也没地儿献去,唉。

    江婺站起来伸展了手脚,慢吞吞地又捏了捏自己的腰,脸上露出几分苦恼,总感觉……她胖了点儿?可是,无殃每天晚上抱着她睡,也没有反应啊。

    想到夜晚里的那些亲密事儿,江婺不禁悄悄红了脸庞。

    摇摇头挥走心中旖旎,江婺再皱眉地捏了捏腰间多出来的一点肉,只当最近天气好胃口好闹的,天天吃了睡睡了吃,才长胖了。心底里暗暗决定,从明天起要摆脱春困,每天按时运动才行,嗯……就每天在御花园逛两个小时吧……

    说起来都怪宫中生活□□逸了,要是有个长辈,每天早起去请请安,她也不至于这么懒惰啊。如今只有皇上跟她,皇上每天早朝起得早,都让她多睡一会儿。皇上年轻气盛,龙精虎猛,江婺晚上确实比较累……久而久之,早上就养成晚起的习惯了。

    皇上不在意,宫里自然没有他人敢说闲话。

    虽然说她管着后宫,但是后宫只有她一个人,有什么好管的?宫女们这些又有女官管着,她晚起也不影响什么的。

    只是宫女们见皇后这些天越发惫懒,也有些担心。

    有机灵的宫女见娘娘没精打采,已经去取了点心茶果来,特意拿的是掺了陈皮做的的糕点,橙片儿和茉莉花泡的茶,这两样都是酸味的。

    原想着这才午膳后不到一个时辰,娘娘不至于饿得这么快,拿来酸的只是让娘娘提提神,没曾想她吃了一块眼神欣喜,又拿了一块儿。

    宫女忙道:“娘娘,这个酸,您要是饿了,奴婢再取别的来。”

    “这个就挺好。”江婺觉得味道不错,一碟子点心都吃了下去宫女们看得有些傻眼。

    见她吃完,忙不迭倒了茶奉上,又小心观察着。见娘娘喝了这酸溜溜的茶水,仍是没有觉得什么,反而笑开了眉眼,“今天这茶也可口。”

    宫女们在宫中做事,对妇人之事多少知道一些的,此时看娘娘饮食有些异常,不禁面面相觑,内心都隐隐有些猜测,在想着要不要去请太医过来把脉。

    只是看着娘娘懵懵懂懂,恍然未觉的样子,又有点犹豫。毕竟这位娘娘随性惯了,一向不喜欢被看地太娇弱的。

    正犹豫着,这边江婺也是吃得撑了,有点难受。她暗暗忏悔了一下自己,刚刚说了要减肥,怎么又吃起来了,看得人家宫女都看呆了,她这段时间果然是太能吃了吗……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站起来,想散步一圈消食。

    哪想到刚站起来,就觉得一阵眩晕,她忙扶了一下桌角掩饰了下,不想让这些宫女大惊小怪的。

    “娘娘,您去哪儿?”石桃忙过来扶住。

    江婺觉得自己只是有点低血糖,她以前偶尔也会这样,坐久了起来是有点晕的。只是在这里就没有过了,但她也不是很在意,缓了缓,笑着跟宫女们说了一句:“我就在园子里走走……”

    她边说边往外面走,没想到走了两步,晒在太阳之下,一句话还没说完,那种眩晕感一下子以更剧烈的势头涌上来,她浑身力气都被抽空了似的,眼前一黑,就一头栽了下去。

    “娘娘!”

    宫女们大惊失色,好在石桃稳稳扶住了江婺。

    “哎呀,快扶娘娘到床上去躺着……”

    “快去请太医……”

    “还要禀告皇上……”

    然后扶人进去的扶人,请太医的请太医,请皇上的请皇上,西宫顿时忙乱成了一团。

    西宫离太医院离前殿都着实有些远,然而太医一听到消息,忙不迭收拾了医箱赶过来,路上是半刻都不敢歇息。

    这后宫里就这么一位正宫娘娘,谁敢耽搁?何况谁不知道皇上对娘娘情深义重,平日里是万分看中的,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可怎么好啊!

    太医走得出了一头汗,紧赶慢赶的,总算是到了西宫,进去一看,皇上已经在了,且脸色阴沉得吓人。

    太医吓得赶紧跪下了:“臣臣臣叩见……”

    皇上一挥手,脸色沉沉地打断了他:“免了,速去给娘娘把脉!”

    “是是是!”

    太医擦了擦汗,赶紧起来进了内间,取出脉枕,皇上挥去宫女,亲自将皇后纤细的手放出来。太医沉心静气,二指搭在皇后的手腕,仔细把起脉来。

    皇上坐在床边,静静垂眸看看双目紧闭的江婺,她的脸色有些许苍白,透出一种脆弱之感。他轻轻握住了她的另一只手。

    候在一旁的侍们,自然是垂首敛目,大气儿不敢喘。

    太医突然咦了一声,神色似惊似喜的。

    “如何?”

    皇上立刻抬眼看向他,黑漆漆的眼珠子透出一股威严震慑之力。

    太医被这眼神一看着,顿时又想擦冷汗了。他怕出了岔子,忙压下激动的心情,道:“皇上稍安勿躁。”然后换了一只手把脉。

    皇上紧紧皱了眉头,冷眼看了太医的神情,眸光微动,似是猜道了什么。他再低头仔细看了看江婺的脸庞,神色突然缓了些,身上的气息终于也不那么冷得吓人了。

    终于,太医再三确认,终于起身拱手笑道:“臣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娘娘这是喜脉!”

    即便心里有猜测,皇上听到这话还是惊讶地怔了怔,而后神色终于完全和缓下来,看着江婺的眼神既柔和又怜惜。

    里里外外的宫女太监们听到了消息,都是又惊又喜,为这天大的喜讯高兴不已,纷纷跪下齐声恭贺:“恭喜皇上,恭喜娘娘!”

    皇上龙颜大悦,遍赏宫人,传令以后要加倍仔细皇后身体,不容有半丝差池。而后还不放心,又拨了专门的厨娘、嬷嬷、女医,以便更好地伺候怀孕的皇后。

    于是江婺一醒来,发现身边的人多了一倍不止。

    “石桃,这是怎么回事儿?”

    刚喝了汤,她拿手绢擦了擦唇角,看着跪在地上向她请安的好几人,茫然问道。

    石桃把碗勺收在一边,道:“这是陛下新派来伺候您的。”

    江婺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晕倒了,扶了扶脑袋,已经不晕了,也没有摔疼的痕迹,估计是石桃及时扶住了自己。可是……为什么派这么多人来,她身边人还不够多吗?还是说,她得了不得了的病?

    她蹙眉问:“我这是怎么了?突然派这么多人来。”

    石桃朴实的脸上露出惊喜笑意来,“娘娘,您有喜了。”

    “有喜……?”江婺有点愣愣的,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呢,您这有身孕快两个月了,太医说一切都好,就是您有些瘦弱了,往后要多多进补。”石桃认真地说。

    而地上的七八人,已经在问她有没有不舒服、想吃什么了……

    江婺愣了一会儿,摇摇头,挥手让她们先出去。

    石桃看她不是很高兴,顿时也收起了笑脸,“娘娘,怎么了?”

    “皇上呢,”江婺看看左右,有点不开心,“皇上知道这事儿了吗?”

    “之前您晕倒了,皇上第一个来的,比太医来得都快呢。”石桃道,“知道娘娘有喜,皇上十分高兴,赏了宫里所有人,还亲自抱您回了同合宫。后来有大臣议事才有了,临走前嘱咐奴婢,娘娘醒来立刻通知,这会儿该来了。”

    江婺顿时又有点懊恼,“这会儿通知他做什么,晚膳时候再说就是了……”

    “江婺。”

    刚说着,熟悉的声音已经传来,而后挺拔颀长的明黄身影就出现在门口,俊美如玉的脸庞罕见地带着一丝浅笑,清雅出尘。

    看江婺歪着头呆呆地看着他,他唇角一弯,又笑了笑,更是俊朗动人。看得屋内侍女都脸红了,忙不迭行礼便低头退下了。

    “江婺。”他走进来,又轻轻唤了一声,语气里带着再明显不过的欢喜了,“你有了我们的孩子。”

    江婺之前因为他不在身边而郁闷,这会儿见了他,胸中突然涌出一种酸酸涨涨的感觉,令她有点想哭。

    她好像这会儿才感觉,她跟无殃是要一辈子过下去的,他们还会有孩子,组成一个温暖的家。

    他一愣,忙坐下来关注了她,黑眸关切地看着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江婺摇摇头,直接扑进了他的怀抱,“我只是太高兴了。无殃,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和孩子一起,我们一家人。”

    “嗯,我们永远在一起。”

    他一手拥着她,一手轻轻抚在她尚且平坦的腹部,眼神眸光之柔和,似春风化雨。

    皇后有喜的消息传出宫外,那些打着让皇上纳妃子开枝散叶名头的大臣们只好消停了。

    当然了,就算有其他名头也是白搭,皇后是随行温和的性子,可架不住皇上眼里只有皇后一个啊,哪里还有第三个人插足的余地?

    宫中帝后佳话,永远地流传了下去,羡煞了多少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