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2章

作者:春深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匡越,你不害怕吗?你日日夜夜同床共枕的,竟是个早就咽气的人,不!或者说是个裹着人皮的妖物更为恰当!”林知返说话的语气不断抬高,高高扬起的下巴,跟额头上的突出的青筋,显现出他此时内心的剧烈波动。

    “她就是她,不是什么妖物。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而你……”匡越的手指有力的指向不断挣扎,额角上早就满是汗珠的林知返。“而你,枉顾人伦,利用邪门歪道强行保存已死之人的尸体,你,该死!”

    “哈哈,没错,我确实是想出了用婴儿脑颅烧灰保存尸身的法子”一脸自得的模样,林知返此时非但没有半点悔悟之心,反倒是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沾沾自喜。

    “婴儿脑?”蹙着眉头,自从做了母亲,虞幼白对孩子比起任何人都要柔软在意,此时听到这三个字,只感觉心中泛起阵阵凉意,脸色也苍白起来。那可是活生生的孩子,跟枳儿一样,天真可爱的孩子啊!这杀千刀的,怎么不把自己脑子抠出来烧成灰呢!

    仿佛明白虞幼白心中所想,匡越看也不看正低着头狞笑的林知返,直接吩咐道;“来人,将他押出去,不必审了,直接行刑。造了这么些孽,就也让他尝尝活生生被剜脑的苦楚罢,尸体悬于京郊外,直接喂了鸟畜。”

    转头望向匡越,虞幼白也跟着其扬起的嘴角,会心一笑。

    “你……你们……你们真的不怕吗?她是妖物,堂堂嘉国皇后娘娘,是妖物!”看到依然不为所动的殿内众人,包括匡越跟虞幼白,林知返终于慌了。可是没用,该来的总会来。冥冥之中都是有定数的,在他造下那么多杀孽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过。

    “这个林知返,到底是什么来头?”屏退了殿内众人,虞幼白直接一屁股坐在匡越身旁,两人共坐一张龙椅。

    匡越识趣的往一旁挪了挪,好让她能坐的舒服些。“若说来头,怕是还能跟你扯上几分干系。”

    “啊?我?”随手抓起一串葡萄,虞幼白索性脱鞋盘腿坐在了龙椅上,一边吃着葡萄,一边催促着他快些讲。

    无奈的匡越张嘴接过一颗葡萄,才开始慢慢的跟虞幼白讲明白个中的缘由。

    之所以说林知返跟虞幼白有些干系,只是因为他原本是她的未婚夫婿。每次想到这里,匡越都有些不自在,但是一想到如今靠在他肩上喂他吃葡萄的正是虞幼白,心中最后的一丝不忿,也就消散了。

    前谷族的历代令主都是女人,这是前谷族的传统,也是族规。因为前谷族是母系传族,‘只知其母不知其父’,这是族令上的原话。但是尽管如此,作为整个部族的当家人,伴侣的选择是绝对不能马虎的。

    所以历代令主的夫君,都是提前挑选好,由专人教导培养的,部族里面最为优秀的男子。就算从虞幼白母亲那一代开始,令主之位就一直空悬着,但是令主夫君的选择培养却一直进行着,从未断过。所以,林知返是前谷族为虞幼白从小培养的夫君人选。

    “我的夫君人选?”吃惊的指着自己的鼻尖,虞幼白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林知返的相貌,确实,在她为数不多见过的男子中,若是匡越的相貌排第一,林知返绝对可以排的上第二。

    “可是……”

    “你是想问为什么就是这样的关系,他还总是想方设法的害你?”说罢,匡越指了指虞幼白手中的葡萄,又指了指自己的嘴。

    挑了颗又大又紫的,还小心的剥了皮,虞幼白狗腿的递到他嘴边。

    “嗯,不错。嘶,轻点”感受到手臂上的肉被提起一旋,匡越赶紧接着道。

    因为亲眼见识过上一任令主夫君久等令主不到,最后落得要在族中孤独终老的结局,作为新一任令主夫君人选的林知返努力劝说了族中的长老,带人出岛寻找新任令主的下落。

    终于,在嘉国的京都得到了一些消息。但等他带人披星戴月的赶到时,先前的消息却早已经石沉大海,没了踪迹。

    他在前谷时,最为拿手的就是医术,所以顺势在京城开了个医馆,准备静观其变。

    但是好巧不巧,他在出城采药时,恰巧救了去上香的虞幼清。

    当时的虞幼清可是号称京城才貌双全的天之骄女,自然是吸引住了林知返的眼。

    爱上虞幼清的林知返深知自己的存在就是寻找新令主的下落,然后与她成亲。

    若是先前在还未遇见虞幼清之时,他感觉自己这一辈子就应该这样过。但是自那惊鸿一面之后,他早就将什么前谷的族规都抛诸脑后去了。

    他其实在打探虞幼清消息时,就知晓了虞幼白的身份,但是为了自己的私心,他选择不说。甚至想方设法将前谷族新任令主的身份换到虞幼清的身上。

    可还没等他谋划成功,虞幼清就被自己给作死了。他也顺势将仇恨转移到了虞幼白身上。就算他事后查清楚知道是虞幼清的咎由自取,但是潜意识里,他就是想要将所有的一切归咎到虞幼白身上。仇恨,总得有仇恨的对象,才能称之为仇恨。

    往后的勾结太后,帮助陆氏牵线,点拨陆氏寻找紫金簪,也都是他做的,甚至是当初虞幼白宫中发现的那具女尸,其实也是他所为。只因为那个女人跟虞幼清有几分的神似,他就想方设法将其骗入了怀,甚至在得知其怀有他的骨肉之后,狠心算计其性命,只为了不破坏自己设下的局。

    当时他通过那女人,得知宫中并未见过什么黄色的暖玉,也就理所当然的将目标转移到了也能够辨认身份的紫金簪上。

    所以,这前前后后的一切,都是林知返的私心在作祟,在做引线,牵引着所有事情的发展。

    “那具尸首,你刚刚提到的那具用婴儿脑灰保存着的尸首,是虞幼清的?”

    “没错”点了点头,匡越看着虞幼白。

    “还……还真是孽缘”敛下眸子,虞幼白现在的脑袋里乱的很。若是这样说来,好像一切的一切都是因她而起的。那些孩子的性命,想到这里,她的心不由得一紧。抬起头时,不出意外的正好跌进了匡越温柔安慰的眼神中。

    “不要将别人的过错归咎到自己身上”微启唇,匡越抬手抚了抚她的脸颊。“出来这么久,枳儿怕是要想娘亲了”

    “对对,咱们快些回宫吧”一听到枳儿两字,虞幼白一张哭丧着的脸瞬间恢复了生气,拉起匡越的手就起身往外走,连鞋也顾不上穿,被匡越一把捞起,直接横抱在怀里。“我感觉枳儿比起娘亲,更想要一个兄弟或者姊妹陪她一起玩。”

    虞幼白挣扎了几下,害羞的蜷缩在了匡越的怀里。完了,她有种不祥的预感,明日宫里肯定又要传出:皇后娘娘不顾宫中礼仪,竟然让皇上亲自抱回寝宫的消息,她又要上头条了。

    嘉国,成康六年,皇长子出生,百日礼上被册封为太子。

    同年六月,一直不屑与陆上各国通商的前谷族,竟然主动派使臣入嘉国京都,商量互市事宜。前谷岛上大量质量上乘,价格低廉的香料宝石自此进入嘉国。

    成康六十年,成康帝让位于太子,携皇后虞氏在宫中含饴弄孙,安享晚年。在其治下的六十年里,嘉国国力空前强大。而他的一生,除了文治武功值得世人称颂以外,他对虞皇后的的钟情也是让世间女子无比羡慕的。一生携一人白头,他上一世没做到,这一世,他做到了。

    而虞幼白,这几十年的皇后做的可以说是无功无过,无比庸碌。

    但她却又是最不平凡的一位皇后,就是因为她,让嘉国的后宫在六十年间,未添置过一位妃嫔。这样的手段魅力,早就已经是整个嘉国女子心中不言的偶像。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至此,正文部分已经完结。新文正在准备中,初步决定开《皇上,您的假牙掉了》这本,欢迎支持,鞠躬感谢!!!再次感谢大家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支持,说实话,这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断更过多次,还能一直支持的,怕真的是真爱了,谢谢我家的小天使们。我们有缘下本见了!!!希望看番外的,可以留言指定谁的番外,我会根据时间早晚抽选,番外只有一章,大家踊跃发言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