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章 Chapter 70

作者:小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颜斯把祝沁抱上车, 看她这样子是着了道。

    是他大意了。

    拳头攥紧,手臂搭在方向盘上, 偏头看着一直往他身上蹭的祝沁, 这小丫头还真是太信任他了, 也高估了他的忍耐度。

    颜斯自责没有看好她,险些让那人得手, 眸中闪过与往日的温润不同的冷冽,伸手揉了揉她的头, 帮她把扯开的衣服整理好,柔声问, “沁沁, 回家吗?”

    “嗯。”祝沁被他抱住的时候就格外安心,这时候倒在车内副驾驶上不住地扯着衣服,听到他的声音不甚清明的点了点头, 随后又摇头, “不, 不回家。”

    她这个样子回家颜斯也不放心,同样, 没办法跟祝家交待,“去我那里?”

    “快,我难受。”祝沁声音中带了哭腔让颜斯抓心挠肝的痒。

    “再忍忍, 我联系了医生,沁沁乖。”颜斯帮她拉上安全带,却被她一把抱住, 在他耳边低低的啜泣着,“颜斯,我难受。”

    “乖一点,很快就回家了。”颜斯心疼的帮她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小礼服都被她揉皱了。

    祝沁这时候什么都听不进去,只低低喊着他的名字,小脑袋不住地在他胸膛上蹭着,“颜斯哥哥。”

    这一声直接让颜斯丢盔弃甲,按住她贴过来的玲珑身段,眸光克制而温柔,他还要在小丫头心中建立一个可靠的形象,声音沙哑,“沁沁乖。”

    只说了这三个字就把她抱着他的腰的手臂拉开,要是放在平时,他巴不得小丫头投怀送抱,但现在仅有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以失控,会吓到他家小姑娘。

    扣好安全带,脚下油门踩到底,稳稳地开着车,走到半路,祝沁还是受不住,心头的火烧的厉害,低低的啜泣声变成了娇媚的轻哼。

    她探过身抱住他胳膊。

    教养向来良好的颜斯感觉到胳膊上贴上来的柔软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把下药的那人骂了一通。

    颜斯为了避免开车出现什么意外,把车停在路边,找到私人医生的电话,那头已经在他公寓准备好了,左等右等等不来人,看到颜斯的电话立马接起来。

    颜斯看了眼路边的酒店,把祝沁抱下去,开了个套间,“她受不了了,有什么快速有效的法子?。”

    “泡澡,我去之前让她在水中泡一泡。”

    “知道了,我就在H酒店,你抓紧时间过来。”

    挂断了电话,颜斯把怀里不安分的祝沁抱进套房,把她放到床上,伸手擦了擦她额头上的汗珠,“沁沁,很快就好了,我去给你放水。”

    “嗯。”祝沁经过这么折腾已经没有力气说话,身体内的火一寸寸撕扯着她的理智。

    颜斯走到浴室,把浴缸清洗一遍正在放水腰间就伸过来两条手臂,“好了吗?热。”

    “好了。”颜斯转过身就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身上的礼服脱了,呼吸一滞,清浅的目光十分正人君子的移开,“先进去,泡一会儿就舒服了。”

    祝沁抬脚进了浴缸,她睁开漾着水汽的眸子看着他,颜斯不自然的轻咳一声,“我到外边等你,不要睡着,好了叫我。”

    进了温凉的水中她身体内乱窜的邪火平静下来,恢复了几分清明,脸色被水汽一蒸粉嫩嫩的,轻轻点了点头。

    颜斯拉上门不放心祝沁没有走开,站在浴室门口接了特助打来的电话,“抓到人了吗?”

    “抓到了,只有一个人,宴会上所有人都暗中排查了,包括服务生,没有一个可疑的。”那头传来板正的回答声。

    浴室里传出水声,颜斯落在门把手上的目光微微一顿,“知道了,好好看着那人,卿卿那边有没有异常?”

    “没有。”

    颜斯一直悬着的心稍稍落下来,希望是他想多了。

    挂断电话浴室便没了动静,祝沁围着浴巾犹豫着走出来,头发还湿湿的用毛巾包着。

    颜斯耐心的帮祝沁吹干头发后医生赶过来,颜斯把祝沁裹在被子里让他开了药就催促着他离开,医生对颜斯这卸磨杀驴的做法嗤之以鼻,不过也没有办法,只能在进来不到五分钟后又离开。

    吃完药祝沁睡了半小时从梦中惊醒,颜斯还在处理事情见他醒过来立马坐到床边,手背放在她额头上试了试温度,还好身上的温度退下去了。

    祝沁浅浅的呼吸着,手指抓着他的手指,声音还带着刚刚睡醒的绵软,“颜斯。”

    “嗯,我在呢,放心吧,事情都解决了,以后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颜斯反握住她的手,放在嘴边吻了吻,“要回家吗?”

    祝沁摇头,想到自己刚才的主动,羞的把头埋进被子里,细声细语道,“你都看到了?”

    颜斯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唇边漾开笑意,“我会负责的。”

    祝沁犹豫了片刻,像是下了重大决心杏眸中闪着光亮,从被子中钻出来身上的浴巾松松散散的勉强挂在身上,她抱住颜斯,对着他薄唇吻上去。

    颜斯接住她,帮她把被子拉过来裹住,眸光幽深,“沁沁,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祝沁环住他腰身,毛茸茸的头在他怀里拱着,尾音发颤,“知道。”

    颜斯翻身把她压在床上,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唇上,颈间,“沁沁,我会负责。”

    浴巾被缓慢的拉开,一件件衣服被扔到一旁。

    开着冷气的房间温度舒适,女孩子的娇吟声细细的,被男人的动作揉碎。

    颜斯看着她泛着潮/红的小脸,和微微湿润的眼角。

    仙子落入了凡尘。

    他怜惜的低头吻下去,在她耳边低声道,“沁沁,别哭。”

    云雨初歇,颜斯抱着祝沁满脸餍足的把她抱在怀里,手指捏着她耳垂。

    祝沁羞的把头埋在他胸膛,想到他后背的伤疤,问出了长久以来压在心底的疑惑,手指摸索到他后背,手指触在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疤上,“疼吗?”

    “不疼。”颜斯摇头,把她手指拉回来。

    “这些伤疤怎么来的?”祝沁看着他微皱的眉头,伸手帮他展开。

    颜斯听了她的问题眸中闪过一丝冰冷,随后又变得温暖起来,抱着她进了浴室,“以后再告诉你,夜还很长。”

    浴室中又是满室的活色生香。

    直到祝沁累到睡着,颜斯把她抱在怀里久久无法入睡,思绪飘到四年前。

    他的企业涉及多个领域,其中一个是制药,迟封想要利用他的手来制作违禁药,遭到他的拒绝后恼羞成怒绑架了颜卿,他低估了迟封的能力,带着人去救颜卿却把自己搭进去。

    他被丢进吃人的暗牢里,他永远忘不了迟封的冷笑,然后便丢了几把刀进来,里面的人显然知道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的规则,战斗力强悍,每个人眼中都带着疯狂,武器遭到疯抢,几乎是瞬间所有人同时争斗起来。

    在打斗中,造成了他后背上深可见骨的伤口,到了拼命的程度没有人会手下留情,比的就是谁更狠,人的爆发力被一旦被激发出来就杀红了眼,那是一种原始的厮杀搏斗。

    机械性的,没有任何怜悯之心的一次次把刀送向面前人的脖颈,麻木的看着他们眼中含着不甘倒下去。

    结果是他保住了命。

    现在回忆被翻出来,他还是心有余悸。

    不知道他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还是预感到有事情会发生他一夜没睡。

    祝沁无意识的抱着他,全身哪里都软软的,让他下决心要好好守护着她,绝不会再让她受半点伤害,颜斯把祝沁抱紧,在她唇边啄了一口,“睡吧,我的小丫头。”

    第二天天亮祝沁还在睡着,他留了字条回家拿换洗的衣服,顺便帮她去买早点。

    进了家门才知道家里进了贼,这是颜卿的说法,但从昨天晚上他隐隐的不好的预感让他十分清楚是迟封那边的人来过了。

    见到被撬开的锁,他的心再一次提起来,听言辞的描述,他知道是俞温。

    知道是俞温,他的心便有一半落回肚子里。

    那家伙无论如何也不会伤害卿卿。

    去物业说明这件事情然后联系人把家里所有防盗系统重新加固一遍,顺便装修房子。

    从回国一直住在家里的颜卿没有地方可去,她提出要搬去他的公寓去住,但考虑到潜在的敌人同样盯着他,他的公寓也并不安全,想着让她回爷爷奶奶家。

    那里毕竟是军区大院,守卫森严,有他的人在外围守着,多少能保证颜卿安全。

    但他没想到不按套路出牌的颜卿宁愿住酒店也不愿受军区大院的约束。

    他只好把特助抽调过去,护着她的安全。

    祝沁也被他送回家,答应她等事情解决了再去接她回来。

    做好这些颜斯便开始了长期的排兵布阵,每天忙的焦头烂额,有特助的帮助省去他不少麻烦。

    直到迟封那个丧心病狂的趁着所有人精神松弛的时候把颜卿绑走。

    他这些日子的韬光养晦终于派上了用场,比不了言辞的特种部队,比不了俞温的心狠手辣,他能帮的只有在他们把颜卿救出来后封堵迟封后路,让他没有机会再卷土重来。

    他也成功做到了,把迟封交到俞温手里便谁都没告诉遣散了之前雇佣的那些人,当然特助还是留着的。

    颜斯从回国后便回归到往常的生活,又成了每天坐在办公室温润的总裁,晚上回到家里有祝沁贴心的温言软语,他无数次感慨,何其有幸,他拥有了她。

    还好这世界上并不全是黑暗,见识到了令人绝望的黑暗,他更加珍惜现在的平静温馨。

    之后便是祝言若有若无的阻挠,其实祝言并不是不满意他,而是觉得他先发制人诱拐了祝沁才一直刁难,但与祝沁结婚后也得到了他的祝福,他收到了他的短信,好好对待我妹妹。

    就像他想说给言辞的一样。

    祝沁在海边那套别墅旁边开了个艺术咖啡店,不少人看中了它的情调纷纷慕名而去,逐渐的在圈子里名气变大,在颜斯的帮助和运营下在全国开了几家分店,祝沁很有兴致打理这些,每天不忙,生活过得不疾不徐。

    结婚第一年有了颜瑾谦,第三年便有了颜谨言。

    一双可爱的儿女和温婉贴心的妻子,一家人和乐幸福。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个酷大华”,“木子的琳琅”小可爱们的营养液~

    同时感谢所有小可爱的陪伴。

    希望在湛医生还能看到小可爱们的身影~

    爱你们,给每个人一个大大的么么哒!

    作者君再来求一次预收,正在疯狂存稿中,麻烦小可爱们点点作者专栏和湛医生收藏一下哦*^_^*

    《湛医生,请矜持》文案:

    文案:风里来浪里去的乔烟没想到有一天会在阴沟里翻了船。

    因一场车祸导致暂时性失聪。

    为了不让那帮塑料姐妹们看好戏,她瞒着朋友悄咪咪去了一家私人医院。

    进了诊室,听到帘子后面里发出不可描述的声音

    “湛医生,轻点,我怕疼。”

    帘子后面只露出两条修长的腿,声音低沉矜贵,“别动。”

    满脑子黄色废料的乔烟轻佻的吹了声口哨。

    待余光撇到办公桌上的照片时她惊恐的打翻了茶杯,夺门而逃。

    湛易听到动静拉开帘子,手上拿着采耳工具,一脸清心寡欲,端的是正人君子,无欲无求,看到地上掉落的小兔子钥匙扣眯起眼。

    湛易在大学的时候被骚话满天飞的乔烟日常表白无数次。

    直到在播音室,他把她圈在怀里吻的浑身绵软,乔烟逃了。

    再次遇到,她成了他的患者。

    湛易把衣衫不整的乔烟抵在病患椅上,牙齿轻轻咬住她左耳耳垂,低沉缱绻的声音带着电流钻进耳朵,酥酥麻麻的让乔烟腿软,“乔烟,你逃不掉了。”

    乔烟扣在他皮带上的手指微颤,长腿一勾,“唐僧肉还没吃到嘴,怎么逃?”

    人美心黑科技鬼才x禁欲腹黑耳科医生【千娇百媚x清心寡欲】

    我听过最动听的声音是你抱着我在我耳边动情的呢喃。乔烟

    还有,给文荒的小可爱们推荐基友的文,很甜的哦!作者君也在追*^_^*

    《他怀里春光明媚》by莫暖言

    文案:国际青年科学家奖公布,各大晚报都在微博上贴出了得主周庭昀教授的照片。

    B大的学生纷纷留言

    #啊啊啊我男神真的好帅啊#

    #这学期我抢中了他的课哈哈哈哈#

    #导师他超敬业的,经常工作到凌晨#

    ……

    娱乐圈顶级流量小花江盼转发并配文:周教授平时要多注意休息呀,小心身体透支。

    疑似江盼铁杆粉丝的微博号秒回复:嗯。

    粉丝们纷纷盖楼,不到十分钟,转发量和评论量破万。

    来晚了的粉丝望着前排羡慕不已,爬完楼发出灵魂一问:一楼的大哥您算哪根葱?还嗯?

    第二天,新剧发布会上。

    有记者问:“盼盼和B大的周教授认识吗?”

    江盼腰酸腿软的厉害,闻言,微笑着答:“当然不认识。”

    当晚回家,江盼下巴被人轻捏着,清亮的水眸无辜地看着对方。

    周庭昀惩罚性地亲了她好一会儿,最后咬着她的唇,嗓音又哑又磁:“周太太不认识我?”

    江盼有些腿软,软绵绵的唤:“周哥哥……”

    周庭昀沉吟了声:“你喊我什么?”

    江盼:“狗子?”

    见男人眸色愈加晦涩幽暗,江盼连忙改口:“宝贝,小心肾透支……”

    *有点皮X伪禁欲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