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二十五章 还如一梦中 (5)

作者:杏仁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会来上班。要是有新馆长上任了。记得给我请假。我家里有事儿。”我真诚的对斌哥说道。

    “好,赶紧回去吧。这个时辰,真是诡异。”斌哥说完就走了。

    斌哥有自己的房子,和我的宿舍方向相反,我们就分道扬镳了。

    我看着斌哥离去的背影,有些恍惚,竟看不真切。

    “娘子,我们也该回去了。五点的时候还要出发前往湘西。”慕玄突然出现,抱着我撒娇的说着。

    “嗯,你怎么来了?”我问道。

    “为夫想你了。”慕玄想也不想的回答。我却知道他是因为担心我才来的。

    我和他十指相牵,平安的回到了宿舍。

    凌晨五点,鸡刚刚打鸣,慕玄就将我叫了起来。

    “娘子,我们该走了。”慕玄轻柔的说着。

    “我还好困,让我在睡一会儿吧。”迷迷糊糊间我听到自己这样说。

    “那好的,娘子,你就在为夫的怀里继续睡吧。”慕玄宠溺的说着。

    “嗯。”此时我觉得慕玄的声音很聒噪,根本就没有听清他说话的内容,就觉得他扰了我的清梦。

    我醒来时已经是在火车站的椅子上了,身边放着一个黑色的小包,应该是我的行李吧。

    没有看到慕玄,也没有感知到小璃。

    我有些恍惚,不是说好一起去湘西的吗?

    怎么到了这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有些郁闷,但是此时也不是发作的时候。

    我摸了摸口袋,看到一张前往湘西的火车票,内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开始慌乱起来。

    我突然有些胆怯了,但是想到了尸体对一个鬼魂的重要性,还是决定走一遭。

    毕竟慕玄真的救了我好多次,于情于理我都是应该回报他的。

    故时有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呢?

    尽管慕玄是一只男鬼,也不能抹杀他曾多次救我的事实。

    虽然心里忐忑,当火车到站的时候,我还是义无反顾的上了火车,找到自己所在的车厢以及自己所在的位置。

    到了车上,我开始想念慕玄,想念他身上的梅花香气。

    就在我想他的时候,我的鼻息所闻到的皆是慕玄身上独有的梅花香气。

    那香气清冽,沁人心脾,闻着令我心安。

    “你去哪里了?”我问着慕玄,语气里都是委屈。

    但是我自己却没有发现。

    “娘子,可是想念为夫了?”慕玄戏谑的问着,眉眼上挑,真真是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

    我再一次的被慕玄魅惑了,再一次的红了脸,果然是一只千年妖孽。

    “我才没有呢?”我娇嗔的回答,心里是又怒又气。

    怒的是慕玄的问轻佻,气的是自己的不争气。不就是一个美男子吗?至于这样的扭捏吗?

    “你有,娘子,我感受到你的心跳加速了。”慕玄轻柔的说着,语气里都是我知道的,你不用再说谎了。

    我正想问慕玄是怎么知道我心跳加速了,我的左胸口就袭来了一股冰凉刺骨的寒气。

    “你你你的手放在哪里?”我气得快说不出话来。

    “娘子,你听,你的心跳调得多快呀。”慕玄依旧是温柔的对我说着,语气里都是宠溺。

    我却不知如何回答慕玄。只好轻声说,“现在在车上,你不要乱来。”

    “要是你敢乱来的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慕玄。”接着我又威胁慕玄。

    慕玄听了我这一句话,脸色已经不是刚刚的调侃,连带着我周围的空气都变了,阴嗖嗖的。

    “娘子,为夫不喜欢你那样说。”慕玄不悦的说道。

    “我才不是你的娘子。我们又没有真正的拜堂成亲过,不算数的。”我赌气的说道。

    谁叫慕玄总是出其不意的对我做一些暧昧的事情呢。

    “娘子,你是认真的?”慕玄压低声音,冷冷的问道。

    “慕玄,不要在这里。”

    慕玄听了我的话,眸光依旧是冰冷的,幽深的看了我一眼,我竟然从里面看到了杀意。

    我恍惚再看了一眼,那种眼神已经不复存在。

    慕玄根本就没有理会我的话,我咬着嘴唇,也在和慕玄赌气。

    但是心里却觉得酸涩,我一直都是被迫的。慕玄说我是他的娘子,但是他从来就没有为我着想过。

    番外(39)

    就因为我没有叫他夫君,竟然就在火车上这样对我。

    我越想越难过,眼眶发热,眼泪就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慕玄怔住,停止了他那带着惩罚意味的动作,将我的衣服整理好。

    身着玄黑色古装的慕玄,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一挥手我就在慕玄的冰冷的怀抱里了。

    在慕玄冰冷的怀抱里,我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直在往外流。

    “娘子,对不起,我”慕玄自责的对我说。

    听到他的道歉,我哭得更凶了,好像自己是真的受了超大的委屈了一样。

    慕玄冰冷的指尖为我轻柔的擦拭着眼泪,眼神里是一片情深。

    我其实现在也并不反感慕玄的触碰了,我也不知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不反感,并不代表慕玄就可以不尊重我。

    “对不起,娘子,我只是找你找得太久,不想你再一次的离开我。想要用这种方式留住你。”慕玄难得的说了一句长话。但是语气里都是伤感和悲凉。

    我被他这一句话怔愣的忘记了哭泣,怔怔的看着慕玄,看着慕玄俊美的脸,透着隐隐的悲伤,好像曾经慕玄经历过很多痛彻心扉的事情。

    他的身上透着一股苍凉,我的心竟然也痛了起来。

    灵魂深处有一股悸动,似乎是一种想要安慰慕玄的冲动。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说出了一句话,“夫君,让你受苦了。”

    说着这一句话的时候,我的手就已经抚上了慕玄微皱的眉头。

    动作妖娆,根本就不是我会做的动作。

    我清醒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的动作,慕玄看到我的动作,是惊喜的,甚至是有些惊异的。

    “不苦,能找到你,这一切都值得。”慕玄高兴的说着,对着我粲然一笑,像是冬日的暖阳,可以融化初雪。

    此时慕玄将我抱在怀里,我觉得惊恐,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我并没有被鬼魂附体的征兆,可是我也的确做了违心的动作,而且意识清醒。就像那一次被小璃的亲生妈妈附体了一样。

    可那并不是我不是吗?慕玄居然还对她那么温柔。

    我有些看不透了。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慕玄说,“娘子不要怕,这只是一场梦。”慕玄温柔的对我说。

    “嗯,就是一场梦。”我恍惚的回答。

    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失去了短暂的知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慕玄依旧是我昏睡前的抱我的样子。

    我动了动身体,慕玄就将我的身体抱直,焦急的说,“娘子,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刚刚怎么了?”我冷着脸问道。

    我怀疑我的身体里住着两个灵魂,一个是我路琳,另一个说不定就是慕玄心心念念的儿。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冷笑,看着慕玄的眼神都是怀疑。

    “娘子,你怎么这样看我?你刚刚是受到了杏儿的反噬了。”慕玄着急的解释。

    “杏儿?是谁?”我语气依旧不好的问着。

    “娘子,现在的你还不适合知道这些,但是你要相信我,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伤害你的人。”慕玄看着我,眼里都是琉璃的光彩,我心动了。

    “你是鬼,不是人。”我冷冷的说出这一句话。

    “我曾经是你的人,死了也是你的鬼。”慕玄厚脸皮的说着。

    他说完这一句话倒是脸不红气不喘的,可是我听到慕玄这一句无赖的话语,却脸红了。

    我从来不知道慕玄的脸皮竟然是那么的厚。

    因着慕玄的厚脸皮,我就没有再计较我刚刚身体的异样,还有就是慕玄说得那个杏儿。

    不是我不想计较,而是我的身体传来一阵胜过一阵的疲倦之感。

    “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慕玄,是你说我是你娘子的。你就要对我这一生负责。”我的食指戳着慕玄的左胸口,迷迷糊糊的说着。

    “我一直记得的,娘子。”慕玄回答,深情地看着我。

    我认真的看着慕玄,在他清冷孤绝,有对我一往情深的眼里,疲倦的闭上了我的眼睛。

    我有意识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八岁的时候。

    那时候,我和奶奶相依为命,在村里过着艰难但却幸福的生活。

    奶奶待我极好,知道我命硬,还让一个得道高人写了一道符,还有牛皮浸泡黑狗血,混以朱砂,为我制作了图玛。

    图玛上有着很复杂的图案,奶奶说图玛上的图案都是祥瑞之物,都是些见不得光的生灵害怕的东西。我要时刻戴着它,这样可以保我平安,可以让我平安的渡过二十岁。

    太阴之体都是有一个宿命的,那就是早逝,活不过二十岁。

    奶奶为了让我活命,为我求来了图玛,为的就是瞒天过海,瞒过勾魂的使者。可以让我渡过二十岁这一劫。

    过了二十岁就可以活得更久一点。

    八岁的我站在村口,村里很安静,黑乎乎的,一点光亮都没有。

    也没有虫鸣狗叫之声,村子里静的厉害。

    静悄悄的,可以听到我自己的呼吸声。

    没有灯,我凭着感觉走到了自己的家里。

    还没来得及推门,门就开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怪风。

    呼呼呼

    像是有女人在哭泣一样,那声音听起来凄厉,在这静谧的夜晚,突兀得厉害。

    夜晚有这些奇怪的声音是正常的,但是这声音出现在我家,我就纳闷了。

    小小的我站在家门口,却害怕得不敢进去。

    “琳琳赶紧进来。”我听到奶奶叫我的声音。

    听起来幽幽的,有些毛骨悚然。

    在听到奶奶的声音之后,家里的土房子就亮了,不是灯光,那时候用的还是煤油灯。

    奶奶坐在堂屋,两边点着红色的蜡烛,对着我阴测测的咧着嘴。

    “琳琳你快过来快过来呀。”奶奶的声音拖得很长,我的心跳的很快。

    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向奶奶走去的腿,想要大叫,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走到了奶奶跟前。

    奶奶阴冷的看着我,她的眼神就像是被人伤害过的猫一样,凶狠又冷漠,随时可能会杀了我一样。

    奶奶对我是很好的,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就知道我是在做梦。

    我努力的想要自己清醒过来,但是却越来越没有力气。

    “哈哈哈没用的,琳琳,你还记得我吗?”奶奶依旧是阴测测的说道。

    我低着头,不敢看奶奶的脸,奶奶的脸就瞬间出现在了我的脚尖上。

    “啊离我远点,给我走开。”我恐惧的大叫,居然叫出了声音。

    “你仔细看看我到底是谁?”这时候奶奶生气的说着,用着命令的语气说道。

    我依旧低着头。

    “你不是我奶奶,你这个坏人,你把我的奶奶放出来。”我稚嫩的嗓音说起这些话来是一点气势也没有。

    “太阴之体的女孩,果然是敏锐,我的确不是你的奶奶,但是你要是不看我,我就不保证你的奶奶是不是还活着了!”这个女鬼阴冷的说着,语气都是威胁。

    我战战兢兢的抬起头,看着那个幻化作我奶奶的女鬼。

    这个女鬼长得很艳丽,不是那种媚俗的艳丽,反而是那种明媚的艳丽。

    身材极好,肌肤雪白,虽然这很有可能是幻象,但是此时此刻我还是觉得这个女鬼是极好看的。

    “姐姐好漂亮。”我狗腿的说道。

    “呵呵那是自然,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放过你。你还记得我是谁吗?”女鬼冷冷的看着我,虽然语气已经和缓了许多。

    看着女鬼看着我探究的眼神,我毫不怀疑,要是我说自己不认识这位美女,她肯定会杀了我。就算是不杀我,我也得少了一层皮。

    我仔细的看着这个美女,穿着古代的宫装,梳着古代的发髻。

    还有她红色的眼睛,我好像在那里见过。

    “你是?”我还是不怕死的问了。

    我问了出来,就感觉四周的气氛变了。

    空气是凝固的,但是却比刚才更加的寒冷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弱弱的看着那个女鬼。

    “你好样的,路琳。看来我得做些什么,你才能想起我来。”女鬼勾起自己的红唇,笑得异常的妩媚,但是说出的话却是极冷的。

    番外(40)

    看着女鬼不善的眼神,还有一只翘着自己的兰花指,不停地看呀看。

    她的脸色是惨白的,映着月光,看起来幽幽的,但是却并不觉得恐怖,反而她有一种病态的美感。我好像想起来什么了。

    “你是那个老槐树下的仙女姐姐。”我肯定的说着。

    “我可不是什么仙女,我只是一个孤魂野鬼。但是你还记得你五岁的时候答应过我一个要求的。”女鬼依旧是语气不好的说着。

    “嗯。我答应帮你找到你的恋人。你救过我的奶奶,我一定会帮助你的。”我真诚的回答。

    “我前段时间感受到他的气息了,他和你接触过。你一定要将他带到村里来,不然不只是你的奶奶会出事,我还会让全村的人陪葬。”这个女鬼冷冷的威胁到。

    我很着急,我现在可是要去湘西,怎么去给她找人?

    “路琳,我知道你最近遇到了麻烦。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必须将他带来。这是一块古玉,感应到他的时候就会发红光。”那个女鬼温柔的说着。

    语气里有着希冀,但是看着我的时候眼神却依旧是不善的。

    我拍了拍胸口,感觉自己最近真的是太忙了,我悠闲的人生已经不见了,现在每天都好忙。

    可是我的忙,也是正常人不能理解的忙。整日神神道道的,我都怕他们说我是疯子,或是撞邪了。

    “你的鬼夫不简单,路琳,我不动你,但是你以后的路也是难走的。”那只女鬼幽幽的说着。

    一阵白雾过后,我就看见了光,我顺着光走,看着慕玄抱着我,深情地看着我,抚摸着我的脸庞。

    我魂魄归体,没有睁开眼睛,又睡去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湘西了,下了火车。

    我一转头,慕玄不见了,小璃在离我五十米远的地方陪着我。

    我看了看来得时候早就准备好的地图,知道想要去慕玄所说的湘西的那个古县,还需要坐一趟公交车。

    我们下车的站点是湘西的一个县城,明明是早上,但是却异常的安静。

    人与人之间也是神色淡漠,我感觉有些诡异。

    但是又想着湘西本来就是一个很诡异的地方,奇怪也是很正常的。

    我站在离火车站大约半个小时的路程,在这里的一个站牌等公交车。

    这找这个公交站牌的时候,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

    我问这里的路人,但是路人似乎都很忌讳我要找的那个车站一样。

    说话支支吾吾的,我也知道得不全,但是还是在他们的指路下找到了这个站牌。

    说是公交车,其实就是乡村直达的客车。

    车到了的时候,我看了看直达的方向,没有错,就准备上车,就被人叫住了。

    “路琳,你等等。”这是唐肆的声音。

    “唐肆,你怎么在这里?”我惊奇的问道。

    “我在这边有些事情,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唐肆依旧是温和的说着。

    当然唐肆是不会对我说,他之所以会在这里,就是因为他在我的身上画了一道符。

    当然我也不知道。

    “莫非,你也要去湘西的村落,城西的一个山头吗?”我高兴地问着。

    心里想着唐肆好歹是一个修道之人,现在慕玄不在我身边,唐肆和我一起,我也可以放心不少。

    “是的,但是你一个女子,究竟是谁让你来这里的?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很危险?”唐肆说着,语气不激烈,只是陈述事实,但是我却觉得唐肆说得是真的。

    我吞了吞口水,惊恐的看着唐肆,问,“为什么?”

    “你刚刚准备要上去的那一辆客车,是死亡客车,有去无回的。”唐肆皱着眉头,不赞同的看着我。

    “谢谢你。”我真诚的道谢。

    唐肆没有说话,看着我温和的笑了,摇了摇头。

    我有些无聊,唐肆也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但是他的眼神却是若有似无的落在我的身上。

    我有些不自在,就将手插进我的裤袋里,居然摸到了一块东西。

    我拿出来一看,瞬间脸色大变。

    这不是昨天梦里面的那个女鬼给我的那个古玉吗?她说这个古玉可以找到她的恋人。

    还说只要古玉离她的恋人很近就会发出红光,像是活了一样。

    关键是这个玉佩现在就是发着红光的。

    我此刻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说了,那漂亮女鬼的恋人居然是一个道士。

    果然世间之事狗血的还真不少,我忍不住心里吐槽了下。

    而且那漂亮的女鬼给我了一个月的时间,让我必须把她的恋人带回去。

    此时站在车牌那里的,只有我和唐肆,不用怀疑,唐肆就是那美丽的女鬼的的恋人无疑了。

    但是我到时候该怎么说服唐肆去我的家乡,去那个村子呢?

    我有些苦恼。又有些害怕唐肆将那美丽的女鬼给收了去。

    那个女鬼,虽然说话的语气是不善的。但是毕竟她救过我的奶奶,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

    那时候我五岁,奶奶在床上一睡不起,脸色发青,呼吸微弱,我恳请大夫来看看我奶奶。大夫是来了,但是摇了摇头就走了。

    还让我准备身后事,那时候我深受打击,不知该怎么办。

    我莫名其妙的就到了村中央的那棵古槐树那里,听村里的老人说,这里住着个仙女姐姐。她会实现人的愿望,但是你要答应她一个要求,她才会完成你的心愿。

    听村里老一辈人说,在他们那一辈只有一个人去祈求过,真的是心想事成了,但是也付出了代价。

    至于代价是什么,老一辈的人们没有说,但是一提到那个代价,脸色就变了。

    因为做了那一个梦,我就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我去祈求那一棵树救救我的奶奶,那是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村里的人都睡了。

    静悄悄的,我虔诚的跪在树下,许着自己的心愿。

    一股阴冷之气袭来,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仙女姐姐。

    她真的很美艳,看着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要我救你奶奶也是可以的,但是你必须帮我做一件事情。”那女鬼幽幽的说,其实那时候我真的以为她是仙女来着。

    “好。”我毫不犹豫的回答。

    “依据你的命格,。你二十岁要是不死,以后也是一个奇人,你帮我找到曾经的恋人。”那女鬼说得直接。

    “好。”我那时候还小,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恋人,但是想着能救奶奶,自然是好的。

    后来奶奶果然醒了,我也在成长的过程中,忘记了那一件事情。

    我瞅了瞅唐肆,看着唐肆的眉清目秀,想着那只美艳的女鬼。觉得他们也还是相配的。

    “路琳,你这样看我,可是有什么事情?”唐肆皱着眉头说道。

    “你你有自己喜欢的人吗?”我红着脸问道。

    “修道之人,心怀天下,哪里来的儿女情长。缘分天定,不可强求。”唐肆言简意赅的回答了我。

    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看了看又有一辆客车来了,这一次我准备上车了。

    因为肚子饿了,觉得应该尽快赶到我们该去的地方,才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儿。

    番外(41)

    所以说什么,我也要上去,早点到早点找到慕玄的尸体,才可以去做其他的事情。

    “路琳,不要上去,这车有问题。”唐肆拉着我的手不让我上去。

    “可是我敢时间。”我有些不耐的说着。

    我和他非亲非故,他干嘛一直在我身边转悠呀,还对我管东管西的。

    “路琳,这车真有问题,你要是上去了,就回不来了。”唐肆焦急的说着。

    “琳琳,不要上去。”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用着慕玄的口音和我说着话。

    我回头,仔细认真的看了看那个男人,他的脸很普通,不是我见过的任何一个熟悉的人。

    我狐疑的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他对我眨了眨眼睛。

    走近我,就霸道的将我搂进了怀里,说,“不要和莫名其妙的男人拉拉扯扯的,我不喜欢。”

    这霸道的语气,还有这似曾相识的目光和话语,我可以肯定他就是慕玄。

    原来慕玄刚刚的突然不见,是去找了一具身体是吗?

    现在是清晨,一会儿太阳就出来了。要是慕玄不去找一具身体的话,会很难熬的。

    “慕玄,车来了,我们上去吧。”我微笑的看着慕玄。

    “车上不对劲儿,还是不要上去了,二位。”唐肆依旧是苦口婆心的说着。

    “琳琳,他说得对。”慕玄突然将我护在身后,严肃的说着。

    那一辆客车,在我们三个的注视之下,缓慢的开走了。但是我朝那一辆远走的公交车看去,那里哪里有什么乘客,坐在车里的都是一些恶鬼。

    他们诡异的看着我,对着我诡异的一笑,那笑容在我的脑海里无限的放大。

    我身体僵硬的时候,我的眼睛被一双有温度的大手遮住了。

    就算用着别人的身体,也是掩盖不住慕玄身上的梅花香气的。

    我们三个都没有说话,我依旧待在慕玄的怀里,而唐肆却狐疑的看着慕玄,眼里都是探究。

    似乎是感知到了慕玄的不对劲儿。

    “慕玄,这位是唐肆,一个道士。”我介绍道。

    “唐肆,这是慕玄,是我的男朋友。”我微笑的介绍着。

    慕玄和唐肆都没有说话,彼此对视了一眼,很快就分开了。

    尔后他们两人淡淡的点了点头。

    “车来了。”我惊喜的说道。

    “嗯,不急,等一等。”慕玄神秘的说着。

    “是的,等一等,看仔细点再上去。”唐肆温和的说着,但是我敏锐的感觉他似乎是和慕玄杠上了一样。

    这一次客车停在这个站牌没有多久,司机就开始催促了,“你们到底上不上来,不上来我可走啦。不要给爷搞那劳什子投诉知道不?”

    听着司机粗大的嗓门,我们三个不情不愿的上了车。

    我们上车,车上已经有乘客了,其中有一个穿白色丝绸的衣服的,留着黑胡子的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直觉这一个男人不简单,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这个村运直达客车,位置并不多。我们上去的时候,位置也几乎都坐满了,只剩下那个穿着白色丝绸衣服的,留着胡子的男子身边有座位了。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我总感觉那个男人在看我,眼神透着诡秘。

    看得我很不舒服。

    因为要去这个县城的城西,还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所以我还是决定要坐在那个白衣男子附近的。

    慕玄一直拉着我的手,给我安抚。

    “琳琳,你坐在中间,让唐肆坐最里面,我坐在这里。”慕玄指着那白衣男子旁边的位置说着。

    我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这穿着白色衣服的男子,看到他,我的心就止不住的紧张和慌乱。

    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们三个坐好后,我也并不轻松。

    总感觉,有一股阴冷之气在向我袭来。

    而且就在我的身后。

    因为是白天,身边还有慕玄和唐肆在,我就回头了。

    我看到一个全身穿着黑色衣服的人,不知是男还是女,只露出一双有些呆滞,一看就不是正常人的眼睛来。

    带着一个黑色的帽子,还有带着一个黑色的口罩。

    他的眼神里面没有温度,只是那样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就皱起了眉头。

    我刚刚好像并没有看到这个男人呀,他是怎么在我后面的?

    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再继续看下去。

    “小姑娘,不该看的东西不要看,小心惹祸上身。”警告的声音响起,这声音听起来也是阴冷的。

    而这声源来自慕玄旁边的身穿白色衣服的男子。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但是又觉得不好,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还是不要惹事儿的好。

    我再继续环顾了四周,想要逃避这个身穿白色衣服的男人的眼神。也希冀这车里说不定还有其他女人在呢。

    可是可失望了,这车里,只有我一个女人。

    于是我只好讪讪的一笑,说,“多谢提醒。”

    那男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里都是兴味儿。

    勾起嘴角,笑得弧度是诡异的,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思考该怎么对付我一样。

    但是一路上相安无事。

    我待在慕玄的身边,慕玄看着这白衣男子,主动和他说话。

    他们是低语,我也不知道慕玄和他说了什么。

    他对慕玄点了点头,尔后又幽深的看了我一眼。

    他的眼神像猫看到猎物的眼神,阴冷神秘,但是一看就知道被他盯上的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我的身体微不可查的抖了抖,但还是被慕玄知道了。

    慕玄身上的气息变了,虽说这具身体样貌普通,但是灵魂不一样,给人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

    慕玄不停地向坐在旁边的男子施压,而且眼神冰冷,里面是满满的警告。

    哼

    那男子轻笑,睁开眼睛,很是光明正大的看了我一眼。

    眼里有着势在必得,斜着嘴笑着,眼神里全是对慕玄的挑衅。

    番外(42)

    慕玄冰冷的看着那白衣男子,眼神里的风雨欲来之势太过明显。

    迫于慕玄的威压,那白衣男子,勾着嘴角,邪性的笑着,就下车了。

    下车的时候,也就是在跨出车门的时候,他回头,对着我诡异一笑。

    他的这一笑,我的呼吸似乎都冷了,心跳如雷。

    跟着他下车的,还有坐在我身后的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黑色帽子和口罩,只露出一双呆滞的眼睛的人。

    看他的身形不高,一米七左右,身材被裹在黑色的大衣里面,我分辨不出他的性别。

    那黑色衣服的男子,走路似乎有些不灵活,看起来很笨拙,每走一步都有些笨重。

    “动作快点,不要磨磨蹭蹭的,爷可是要按时交班的。”火爆脾气的司机粗鲁的喊道,大嗓门是一大特色。

    尽管司机那样吼了,那黑衣男子的动作依旧是缓慢的,而白衣男子的左手似乎是在动,一上一下的,好像在控制傀儡一样。

    我看着男白衣男子左手的动作,再看了看那黑衣男子行走的动作,发现二者惊人的相似。

    我很惊异,向窗外望去,就看见那白衣男子对着我诡谲的一笑。

    眼里都是阴笑,似乎是在说不要多管闲事。

    我赶紧回神,闭着眼睛休息。

    果然我的猜测是对的,这个穿白色衣服的男子有问题,穿黑色衣服的人也有问题。

    我不敢多想,那白衣男子眼里的警告太明显,要是我继续探究下去,肯定会惹祸上身。

    我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们已经惹祸上身了。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过后,我们总算是到了城西。

    这城西,说是城西,其实就是荒野的郊外,临近就只看见了一个村子。

    而且这村子看起来不大。

    湘西群山环绕,村子都是建在山脚下的。

    但是公路却是建在半山腰的,我们想要找一个地方投宿,就得下山。

    在这里可以看到在城市里看不到的景色,离大自然很近,但是我却觉得这山里太过寂静了。这大白天的,不是鸟类,还有虫子出来活动的时间吗?

    这都快中午十二点了,但是这山里依旧是静谧的。

    站在半山腰,我看了看村子里的情况。

    仔细的数了数,山下一共有六十四幢房屋,房屋与房屋之间的布局看起来也很奇怪。

    我虽然是不懂奇门遁甲,也不懂风水,但是看着不顺眼的事物,还是知道必有一些不合理的地方的。

    我看了看唐肆,他一个修道之人肯定是有所感知的。

    果然,我看到唐肆的眉头紧皱,他黑色的背包里,一直有东西在晃动。

    仔细听,还能听到铃铛的声音。

    “这个村子怕是不简单。”唐肆说得有些紧张。

    “一会儿你们小心的跟着我。”唐肆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们不熟,你赶紧走吧。”慕玄不客气的赶人。

    听到慕玄的话,我没有意见,毕竟我们是去找慕玄尸体的人,怎么可以让一个道士和我们一起呢?

    而且慕玄是一只鬼不说,就说小璃也是害怕唐肆的。

    刚刚是离我五十米远,现在都离我两百米远了。

    为了我们能方便的行动,我对唐肆抱歉的一笑。

    毕竟对外介绍的时候,说的是慕玄是我的男朋友,女朋友听男朋友的话不是很正常的吗?

    唐肆狐疑的看了我们一眼,淡漠的摇了摇头。

    “路琳,你真的是鬼气缠身,你身上鬼气太重,再这样下去,你会有生命危险的。”唐肆走得时候,还是对我忧心的说了一句。

    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仍然站在慕玄这边。

    唐肆被慕玄赶走了,但是其实我们的方向是一致的。

    唐肆走后半个小时,慕玄拿出他曾经给过我的破旧的罗盘,看是探测起来。

    慕玄说过,这个罗盘和他的尸体是有感应的。

    但是现在却什么也感应不到,罗盘先是动了动,指的方向是村子里。

    我也早已经饿得不行,也想赶紧去村子里。

    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再吃点东西填填肚子。

    “娘子,这个村子甚是诡异,你要跟好我。”慕玄一本正经的说着。

    “嗯,好。”我笑着回答。

    “我们走吧。”慕玄说完,就牵着我的手往山下村子走去。

    走路走到一半,我就没有力气了,想起自己买的干粮都在家里,就不爽了。

    都怪慕玄,走得时候竟然不给我带零食。

    现在我真的很饿,“咕噜咕噜”

    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在抗议了。

    “娘子,可是饿了?”慕玄轻柔的问着。

    我脸红,只是点了点头。

    我怎么这么,为什么一直在慕玄面前出糗呀。

    “娘子,让为夫背你走吧,可以走得快一点。”慕玄看似询问,实则是肯定的说着。

    说着身子已经蹲了下去。

    我是在是没有力气了,也不矫情,就直接上了慕玄的背。

    慕玄背着我走得很快,我感觉就是眨眼间就快到村口了。

    而且很稳,一点风都没有。

    村口用石碑刻着三个字,“兰生村”,字迹有些模糊,可以知道这块石碑是有些年头了。

    可是这村子的名字,听起来怎么这么的诡异呢?

    “兰生村”?”“难生存”?

    看着这村口的石碑,我就皱起了眉头。

    慕玄看着这石碑,脸色冷凝,看起来很不好看。

    “娘子,你一定要跟在我身边。”慕玄再一次的向我嘱咐道,眉宇间有着担忧。

    我们走进村口,又遇到了唐肆。

    “路琳,慕玄,我们真是有缘分,又遇到了。”唐肆有些尴尬的说着。

    清秀的脸庞上,难得的有了一丝别的表情。

    “是的,还真巧。”慕玄冷冷的说着,看着唐肆的眼神都是不善的。

    “呵呵呵呵对呀,我们还真有缘分。”我也尴尬的回答。

    唐肆对我感激的一笑,再探究的看了慕玄一眼,脸色冷凝,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样。

    番外(43)

    “这村子古怪得很,我来了这么久,一个人没有看见不说,而且都大中午了,一丝人气都没有。”唐肆依旧是平淡的语气,但我还是听出去了他话里的担忧。

    “不会吧?”我反问。

    其实心里已经是相信了唐肆说得话的。这个村子的确是诡异的,就从村子里房屋与房屋的布局就可以知道。

    而且这一村落总共有六十四幢房屋,六十四,听起来很怪异,而且这村子是成正方形的结构。

    上下左右都是四,一环扣一环,看着让人觉得压抑,呈一个回字型。一回是四,二回也是四。总共分为四回,总共就是一个死字。

    这村子诡异得厉害,村里的布局,用三个字来说,那就是‘死死死’了。

    而且我们在村口,已经觉得不对劲了,不知道走进去会怎么样?

    村口偏西北方向处,有一口古井,年代看起来也是很久远的。

    石碑和古井?都是年代久远之物。

    我心里开始恐慌起来,紧紧的握着慕玄的手。

    但是我们还是一起向村子中央走去,走到村子中央,也就是一环的位置,果然是看见了人。

    但是他们各自做各自的,就当我们不存在一样。

    而且也不说话,做什么都是轻手轻脚的,稍微有一点动静,就犹如惊弓之鸟一样。

    我们在村子的外环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人可以让我们留宿的,又走进一环,还是没有人理我们。

    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的。

    但是在我们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有一个佝偻着背的中年男人却愿意让我们去他家留宿。

    他对我们很热情,和这里的村民完全的不一样。

    我们三个相互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怀疑。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位村民很反常,也很可疑。

    但是眼下,我们的确是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所以也就跟着这个村民去了他家。

    他家住在东边外围,院子还算整洁,也还算宽大。

    “你们可以叫我王八子,他们都这么叫我。”王八子拿到了我们给的住宿钱,谄媚的说着。

    “我问你,王八子,这村里的人怎么都好像不待见外来者呢?”唐肆疑惑的问道。

    “这个你们三位还是好好休息吧。这个我是说不得的。”王八子惊恐的回答。

    “怎么回事?”我接着唐肆的话问,又拿出五张百元大钞来。

    许是见钱眼开,王八子就告诉我们了。

    “我们这个村子受到了诅咒,只要和外人接触,过不了多久就会死人的。而且死状怪异,也没人管。”王八子惊恐的说着。

    “你不怕?”慕玄冷笑的反问。

    “怕呀,谁叫我最近输了钱呢?”王八子悻悻的回答,声音也是抖得。

    “三位好好休息,我去给你们准备点吃的。”王八子依旧是谄媚的说着。

    “这个村子,看起来了无生气。想必这里的风水陷入了一个死局,乃是凶兆,此地地处山下,又群山环绕,阴气集中在村子中央,也就是中心的那一口井。”唐肆给我们解说。

    我听得入迷,不知怎么的,脑海里居然浮现出一副风水死局的图。村子中央那一口古井和村口那一口古井相连,想必这里的村民平时饮用的水都是带了不少阴气的。

    长期下去,此村必败。

    王八子去给我们准备吃食了。

    慕玄和唐肆却杠上了,慕玄冷冷的看着唐肆,说,“你怎么还不走?”

    “我和路琳是朋友,我住在这里也是可以的。”唐肆平静的回答。

    “你交了住宿费了吗?”慕玄充满火药味的问着。

    “那你就交了?”唐肆不甘示弱的反问道。

    “琳琳是我的女朋友。”慕玄回答,脸色铁青。

    “路琳是我的朋友。”唐肆温和的说着。

    我从来不知道慕玄居然这么幼稚,为了将唐肆赶走,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他和唐肆好像是天生不对盘一样,才刚认识不到四个小时,就已经杠上了,而且火药味十足。

    看来这两人前世一定是有缘之人,所以今生才会这样相互看不顺眼了。

    唐肆坐在院子的石头凳子上没动。慕玄将眼神扫向我,我装作没有看见。

    这村子本就怪异,而且又是靠近山里,晚上湿气重。

    晚上要是不在屋里睡着,第二天起来一定会感冒。

    先不说,我和唐肆是不是很熟悉,就说唐肆虽然缠人,但是有一颗善良的心。我也不能像慕玄一样对他的。

    奶奶说过,心怀善良,以后必有福报。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福报,但是我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唐肆受苦的。

    毕竟唐肆曾经的恋人还救过我奶奶的命,所以就算我是慕玄的女朋友,也是不能帮着慕玄欺负唐肆的。

    王八子,来得快,去得也快。

    不一会儿就为我们端来了饭菜,都是一些农家小菜。

    “你们慢用,我就不打扰了,不过你们要记得,晚上千万不要出门。要是出了门,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是不负责的。”王八子神秘的说着,眼神惊恐。

    “知道了,这位大哥。”唐肆温和的回答。

    王八子也不多呆,很快就走了,似乎这屋子有什么东西赶着他一样,他走得飞快。

    我实在是饿极了,慕玄可以不用吃饭,唐肆看起来也不饿的样子。

    我一个人就先吃了起来。

    慕玄脸色阴沉,眼神是犀利的。

    我看了他一眼,继续吃饭。唐肆没有过来和我一起吃饭,而是看着山上。

    我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埋头苦吃。

    “琳琳,一会儿我们再出去逛逛。”慕玄温柔的说着。

    “好。”我嘴里正塞着一口饭,含糊的回答。

    慕玄没有再说话,面色缓和了不少。再没有给唐肆一个眼神。

    等我吃饱喝足之后,慕玄牵着我走了,还冷冷的对唐肆说,“我希望我们回来的时候,你已经走了。”

    “但愿吧。”唐肆看着慕玄,轻笑。

    我和慕玄走在兰生村的行道上,慕玄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娘子,我们今晚举办一场天地婚礼吧。”

    “什么天地婚礼?”我疑惑地问。

    “就是结婚,在人界举办一场婚礼。”慕玄耐心的解释说。

    “可是我们”我话说了一半就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娘子,你不愿意吗?”慕玄看着我,语气里有些落寞。

    “没有我愿意。”我最终还是不想让慕玄落寞,还是答应了。

    就算我还怀疑自己身体里可能有两个灵魂,有一个就是儿的。

    但是我还是答应了慕玄的要求,因为我对他动了心。

    我答应了慕玄的求婚,慕玄激动的将我抱在了怀里。

    我也有一些小激动,看着慕玄的眼睛也染上了笑意。

    好在这个村里的人虽然冷漠,但是还是有卖生活用品的便利店,还有一家专门做棺材生意的。

    番外(44)完结

    我们到了那一家做棺材的人家。

    推开破烂的木门,里面很荒芜,杂草丛生,看起来很阴森。

    我和慕玄往前走,小璃趴在我的肩膀上。

    “妈妈,这里好像住了一个死人。”小璃说得有些不确定。

    “我们小心一点。”我谨慎的回答。

    “嗯嗯。”小璃可爱的回答。

    我们走过荒芜的院子,走到了堂屋,看到了满满的棺材,棺材各异。有的看起来年代久远了,有的看起来是刚刚才做好的。

    听说做棺材也是一门手艺活,可以让逝者得到安眠的匠师是极好的,但是也是极少的。

    一排一排的棺材,都被红色的布盖着。

    迎风飘摇,看起来有些诡谲。

    “有事儿吗?”一个苍老浑浊的声音响起。

    我们四周转了转,没有看到人,心下恐怖。

    我紧紧抱着慕玄的胳膊,一动不动。

    “我们前来买一点东西。”慕玄冷静的回答。

    “哈哈我这里做的是死人生意。”那个苍老的声音继续说着。

    此时一排排的棺材上的红布都飘舞了起来。

    好像是有人在跳舞一样。

    我环顾四周,这里除了小璃和慕玄,就没有其他鬼物了。

    “你在哪里?你出来。”我惊恐的大喊。

    “我这就出来。”那个苍老的声音说完这一句话。

    我就听到了指甲刮墙的声音,一下一下,凌迟着我的心跳。

    我感觉那声音就是从棺材里面传出来的。

    慕玄将我抱进怀里,脸色肃然。

    “娘子,别怕。一切有为夫在。”慕玄看着我,安抚性的说道。

    “妈妈别怕,小璃也会保护好你的。”小璃甜甜的笑着对我说。

    我们是站在棺材中间的,尖锐的指甲刮墙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慕玄带着我往前走了一步,身后就一声巨响。

    哐当一声

    我感觉背后一冷,下意识的转头。

    就看见了一张老态龙钟的脸。

    脸上爬着奇怪的纹路,看起来是血管,但是似乎又不是。

    脸几乎皱在一起,鼻子塌陷了,印堂发黑,还有那一双眼睛浑浊的厉害。

    眉毛是典型的扫把眉,此人面相极不好。

    眼角隐隐的透着邪气。

    身上有一股若有似无的奇怪的气味。

    不是腥臭,但是又有一点像尸臭,又好像是用特别的方法隐秘过一样,气味不是很明显。

    这老者骨瘦如柴,身上的皮肤都皱在一起了,干巴巴的,有点像纸片人。

    我看着那老者,那老者咧着嘴对我笑,嘴角扯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几乎扯到耳后了,我好像都能闻到他的口臭味儿一样。

    捂住自己的鼻子,不敢再看老者一眼。

    想要呕吐,又不敢,毕竟这是别人的地盘,我不敢表现得太明显。

    那买棺材的老者的一笑,让我心惊肉跳。我埋在慕玄的怀里。

    贪婪的呼吸着慕玄身上的清冽的梅花香气,才缓解了刚刚冲进我鼻腔的恶臭。

    “果真是一个小丫头片子。”那老者轻蔑的说着。

    他说完这一句话,我就明显的感觉到慕玄身上不悦的气息,体温似乎也跟着慕玄的情绪而变化。

    明显的比刚刚低了几度。

    我偷偷的观察着那老者的一举一动,那老者是不惧慕玄的,依旧是轻蔑的笑着,而且还有一股子莫测高深。

    他似乎是知道我在看他,阴冷的眼神扫向我,而后又移开了。

    “我咳咳这里做的可是死人生意。看你们三个,都不像是正常人。”那老者幽幽的说着。

    他的话让我一惊,什么叫三个?他看得见小璃?

    我惊恐的看着那个老者,已经从慕玄的怀里出来了。

    “你”我说出了这一个字,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们的确是应该准备买一口棺材的,因为这个姑娘要死了。哈哈”那老者阴鸷的看着我,嘴角的弧度是怪异的,说出的话却是致命的。

    我听了他的话,心跳都几乎停止了。

    我要死了?什么时候?听他的意思好像很快就要死了?

    我疑惑的看着那个老者。

    那个老者不再将目光扫向我,而是扫在了我的右肩肩头上。

    那里正是小璃呆着的地方,那老者看小璃的眼神有些畏惧。

    但只是眨眼一瞬间,他就恢复了常态。

    “我们要买一对大大的红烛,还有纸钱。”慕玄板着脸说道。

    “好好的。”许是慕玄身上释放了太多的威压,所以那老者竟然也怕了起来。

    “你刚刚为什么那么说?”我冷凝着脸,疑惑的问着。

    “我开玩笑的,呵呵呵呵”那老者狡黠的回答,但那阴冷的目光却一直扫向我的右肩。

    我狐疑的想着为什么?

    “娘子,你不要多想,那老者是开玩笑的。就算有事儿,为夫一定会保护好你的。”慕玄牵着我的手,温柔的说。

    “对呀,妈妈,小璃也会拼死保护你的哦。”小璃可爱的说着,语气里都是坚定。

    他们的话语让我心安了不少,但是我心里却觉得这老者不像是会说假话的人。

    那老者在听了慕玄的要求后,就去拿红烛和纸钱了,还有红纸,还有鸳鸯和房子。

    那些东西拿出来的时候,我看着都有些诡异。

    那纸人的颜色红的似血,我定睛一看,似乎看到了转动的眼珠子。

    赶紧闭眼,再睁开,再看了看纸人,就没再发生什么异样了。

    我怀疑自己神经错乱了,那老者用一块红色的布,将我们所需要的东西包裹在里面。

    那红布是从盖着棺材的红布身上扯的,那老者随意又矫捷的动作,让我怀疑他真的是一个骨瘦如柴的老者。

    慕玄接过东西,我付了钱,慕玄拉着我,就匆匆的离开了。

    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不祥之地,诡异得很。

    我们刚走出破乱的木门,门就自己关上了,砰的一声,门无风自动。嘎吱嘎吱的

    这一次我不敢回头,慕玄也没有回头。

    我继续往前走,天色没过多久就暗了下来。

    我看了看时间,四点整。

    按照时间,现在应该是天色正明的时辰。但是村里的人都开始忙碌了起来,这一次我们走在村子一环隔着一环的行道上。

    看到了微笑着的村民,他们动作忙碌,都开始迅速的收着自己的东西。跑得飞快,似乎是在赶时间。

    村民们不同的表情,并没有改变什么,他们对我们依旧是熟视无睹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和我们说话,

    我皱着眉头,感觉我们这一次再一次大祸临头了,事实无常,活在人世中,哪能不经历这点波澜呢!我看了看身边的慕玄和小璃坚定了自己的信心。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