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2.第72章

作者:天上的月亮很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谢明修去了宋晓喻家, 家里院子门是关着的, 宋晓喻不在家里面。

    谢明修绕着房子走了大半圈, 终于在一块芦荟田里看到了宋晓喻的身影,宋晓喻正埋头掰芦荟叶,旁边的背筐里已经差不多要装满了。

    宋晓喻抬头就看见了谢明修, 她的记忆力好, 一下就想起来他是她叔的儿子, 他们是在公社饭店里碰到过,不过没有说过话。

    这次王淑芬做寿,她三叔是带了家里人回来的,所以谢明修出现在这里也合理。

    不过宋晓喻还是有些奇怪, 谢家离他们家可有段距离, 他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还没等宋晓喻想好该不该开口打个招呼, 就见谢明修朝她这里走过来了,他人高腿长的, 没两下就走到了她面前。

    宋晓喻还有些发愣, 就见谢明修抬手, 宋晓喻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这个动作让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警惕道:“你干什么”

    虽说是表兄妹关系,但两个人又不熟,他为什么要做这么亲近的动作, 让她有些别扭, 也下意识警觉起来。

    谢明修没有说话, 只是把刚刚放在她头上的手掌张开给她看,上面有一只绿色的小虫子,宋晓喻才想起来,自己头顶上有颗大树,这虫子一定是刚才她干活儿的时候从上面掉在她头上的。

    宋晓喻一看这软绵绵的虫子手上都要起鸡皮疙瘩,不过更多的是尴尬,人好心给她把虫子捉下来她还误会了。

    对谢明修抱歉一笑,正准备说话,谢明修却又摸了摸她的头,然后转身就走了。

    真是个怪人。宋晓喻看着谢明修的背影想,也没想太多,把东西收拾好回家去了。

    谢水根一家人是赶着大队最后一趟回公社的拖拉机回的公社,本来是想明天一大早走的,不过谢明珠总说在乡下呆着不舒服,觉得床上有什么脏东西,再也忍不住了,说什么都要回去了。

    徐晓玲又心疼女儿,也就依着她。

    一回到家里,谢明珠就要冲进房间里,她这次回谢家虽然受了苦,但她也白得了个宝贝金镯子,在谢家她不敢拿出来,回来了她可要好好看看。

    可惜她还没进门,就听见谢明修突然来了一句:“明珠,我今天看见三婶给了你一个大金镯子,拿出来看看呗。”

    谢明珠身体一僵,没有跑了。回过头来狠狠瞪了谢明修一眼!

    金镯子的事她谁都没说,连在一向疼她的徐晓玲那里都瞒得死死的,就怕他们叫她还回去。

    没想到还是被谢明修看到了,还在爸妈面前说出来!

    果然谢水根和徐晓玲在门口听见了儿子说的话,眉头一皱。

    谢水根见谢明珠心虚的样子,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有些生气:“你真收了你三婶的东西?拿回去还给你三婶!”收的可是一个金镯子,这东西可不便宜,他生气的是女儿不知道轻重,这么贵重的东西都随便收下了。

    到了她口袋里的东西她怎么可能还回去,谢明珠死死捂住装金镯子的衣兜:“我不!这是她自己要给我的,又不是我偷的又不是我抢的,我凭啥要还回去!”

    谢水根气结,“你都那么大人了,怎么还那么不懂事,你三婶他们家里也不容易,就看着最近两年日子才好些,你哪能随随便便就收人东西呢!”

    “我不管,给了我的就是我的,又不是给你的!”说完,什么都不听,跑回房间碰的一声关上门。

    对于二嫂突然给自己女儿贵重的金镯子,徐晓玲心里有点儿说不出来的怪异,不过还是在谢水根面前维护谢明珠,“明珠年纪还小呢,那金镯子收下就收下吧,等我找个机会把礼还回去就是了。”

    “你又是这样,老护着她!”妻子溺爱女儿,谢水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是有些生气,按了按眼角,去书房了。

    家里人都没吃晚饭,徐晓玲让儿子回房间里休息一会儿,她做好饭叫他。说完就去厨房忙活去了。

    谢明修嘴上答应,转身就进了谢水根的书房。进门之后轻轻关上了门。

    谢水根正坐在椅子上面,面前的书桌上面什么都没有。

    知道是儿子进来了,谢水根轻轻叹了口气。

    他总是觉得自己在教育儿女方面特别失败,特别是在教育女儿方面,女儿从生下来身体就没那么好,他和妻子一块儿小心翼翼的照顾着长大,不过后来就发现女儿的脾气越来越奇怪,性格也养得不好,他想教育她帮她改过来,但妻子又一直护着拦着。

    女儿早就不是小孩子,却还是这么个脾气!

    谢明修进来也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爸,你不觉得三婶送金镯子有些奇怪吗?”

    谢水根愣了一下,抬头,“什么?”

    “明珠长得和我们不像,脾性和我们也是天差地别,我倒是觉得三婶家的明瑜和我们还像些,而且我又听说三婶和妈又是同一天生的,两个孩子又是在同一个房间里,被搞混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且看三婶的表现,她应该是知道些什么。”

    谢水根心里一震,想到当初见到宋晓喻的熟悉感,有点心慌,还是不敢相信,虽然谢明珠性子不太好,但是是他从小看到大的,怎么可能会有她不是自己亲生女儿这么荒唐的事。

    怕被女儿妻子听见,压低声音,第一次严厉训斥儿子:“你是对明珠有偏见!她是你亲妹妹,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否认,你这话要是被明珠和你妈听见了,该多伤他们的心!”

    谢明修像是早就知道他爸肯定不会一下子接受,表情依旧很平静,继续说道:“爸,你应该也记得,给妈和三婶结婚的是三婶娘家的亲妈,当时房里就只有妈和三婶娘家的人,三婶要是真有这个心,换掉两个孩子轻而易举。”

    说罢,又拿出来几根头发,正是先前从宋晓喻头上拔下来的:“我不是对明珠有偏见,我只是想要一个真相,我相信我的第一直觉,如果不给我个确切的答案我不能安心。爸,我在军区医院认识一个朋友,他们正好有一个技术,能通过毛发来鉴定亲子关系……如果结果出来,是我想错了,我一定跪下来给三婶和明珠赔罪。”

    谢水根身体一怔,知道儿子是一定要做这件事了,他拦也拦不住。

    谢明修把谢水根和宋晓喻的头发封装在两个小袋子里,再写好一封信,一起寄给了军区医院的朋友。

    李菊从谢家回来后,神情更加不对,做什么事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偶尔还看着宋晓喻发愣。

    宋晓喻还以为李菊是哪里不舒服,怕她是旧疾复发了,开口让她去县城卫生院看看,不过李菊总是说不去。

    时间又过了大半个月,一天早上,李菊妈和李菊大嫂来了,背着两个大背篓,里面装满了芦荟。

    宋晓喻见了赶紧帮他们把东西放下了,招呼他们去喝水。

    李菊见到娘家人来了,脸色明显好了很多,又从房间里拿了不少吃的出来。

    宋晓喻今天正好要去县城里送货,约了赵斌一起,眼看着要到时间了,跟他们说了一声就拿着东西出门了。

    李菊妈看着宋晓喻的身影,欣慰道:“这孩子可真能干,你看你,可是有好日子过了。”

    李菊大嫂也在一边笑着点头,可不止是小姑子日子好过了,连带着他们家的日子也轻快了不少,他们种芦荟可比上工安逸多了,芦荟产量高,他们每次收了送过来就是一大笔收入。

    他们家里现在虽然远不及小姑子家,但至少手头宽裕了,修理了房子也有了点积蓄,不仅能吃饱饭,一个月还能吃上三五回肉呢。

    李菊听她妈夸宋晓喻心里却不怎么得劲,想到现在家里没有人,就想跟他妈倾诉她最近一直烦闷的事,结果还没开口,就听见有人在院子外面叫她。

    李菊连忙站起来,就见外面是钱兰花和柳燕如,还有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妇人,三人都是一脸喜气,手上还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李菊看这阵势有些慌,但也已经知道可能是怎么回事,把三个人都请了进来。

    是的,钱兰花今天是来提赵斌的亲事的,她挑了好久才找到这么个好日子,当然赶紧来了,为了表示重视,把她看重的大儿媳妇叫回来了,还请了他们这几个大队里出了名的媒人,买了不少东西。

    她当然是知道宋晓喻今天是不在家里的,和他儿子一起去县城里了,不过按她想的,两个孩子都是说好了的,她儿子也说了让她自己挑个日子去就行,今天这事赵斌自己也知道,怕宋晓喻脸皮薄不好意思,也没告诉她。

    这真正要结婚了,还是要让他们这些当爸妈的谈,小年轻在这里也没啥用。

    一想到她儿子的亲事就要成了,钱兰花是喜气洋洋的。

    一进门见李菊妈和李菊大嫂都在,热情的打了招呼:“哟,这明瑜外婆也在呢。今儿真是赶巧了。”

    在椅子上面屁股还没坐热呢,钱兰花就兴冲冲道:“明瑜妈,今天我们可是来给我儿子提亲的,你看我家赵斌和你家明瑜谈了这么久了,我也稀罕你们家的闺女,能不能把明瑜嫁到我们家里来。你放心,明瑜嫁过来我们保证不让她受委屈!我也不做那恶婆婆,给儿媳妇儿立规矩。”

    钱兰花人爽快,一下就给了保证。

    那个请来的媒人可是收了重礼的,也了解两家人的情况,凭她这么多年的经验看来今天这事可是能妥妥的谈好,这赵家的家底可厚着呢,赵斌长得俊会处事又能挣钱,谁家闺女不稀罕,这谢家人是傻了才不答应呢。

    收了人的钱就要卖力帮人办事,这媒人有说了赵家的好,不愧是做媒人的,嘴皮子就是利索,把赵家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又夸了赵斌,完了又总结说:“明瑜妈,这两个孩子可是再好不过的一对儿了,你就等着明瑜嫁过去享福去吧!这第三大队离这里又近,还能经常回娘家来住呢。”

    李菊不像赵家来人兴致那么高反而面色有些发白,还有些局促。

    李菊妈和大嫂都是知道宋晓喻和赵斌的事的,知道他们处得好,赵家条件也好,见赵家人来还有些高兴。

    内心深处她们希望宋晓喻能嫁个好人家,那样她们一直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愧疚心也能少一些。

    听了两个人轮番说的话,她们都是恨不得一口答应下来,但是她们虽然是宋晓喻的外婆和舅母,但宋晓喻的亲事还是要李菊点头答应才好。

    李菊妈见李菊魔愣了一样不懂,心里着急,朝钱兰花他们尴尬一笑,然后拉了李菊一下。

    李菊像是才回过神来,也是勉强笑笑不说话,要是他们早半个月来,她或许会和她妈怀着一样的心态答应这亲事,可是她去见了明珠,明珠说她喜欢赵斌。

    想到明珠哭成那样子,她一下就犹豫了。

    一看气氛不对,柳燕如看了李菊苍白了脸色道:“婶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李菊胡乱点点头,然后吞吞吐吐说道:“我,我还想留明瑜一段时间。”意思就是不想同意两个人结婚。

    屋子里一下安静下来,谁都没有想到李菊会是这个回答,毕竟以前赵斌来找宋晓喻的时候李菊也是乐见其成的,大家都以为今天提亲的事会水到渠成,连媒人都傻了,不过还是调节气氛笑着说道:“原来是舍不得闺女嫁出去啊!哎呦,哪有闺女不嫁出去的,而且现在也不是说一下就结婚,就是先把日子定下来是吧。”

    钱兰花也笑着附和,最后还放下身段道:“明瑜妈,你看这是不是我家赵斌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儿啊,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让他来给您道歉。你看我家赵斌年纪实在是不小了,就我们大队其他这个年纪的都有好几个孩子了,又死心眼儿的喜欢你们家明瑜,你就当成全成全我想要小儿媳妇儿的心吧,放心,我肯定把明瑜当我亲闺女疼!”

    钱兰花为了让儿子娶到媳妇儿,可以说是费尽心思了。

    李菊妈也一直用手拉着李菊的袖子,示意她赶紧答应下来。

    没想到李菊低头思考了一下,突然说道:“明瑜她三叔是公社上的,夫妻俩在公社都有体面的工作……他们有个女儿,和明瑜差不多大,而且从小就在城里长大,又漂亮又懂事,还是读过书的。我家明瑜没有那么好的福气,嫁给你们家赵斌,要不你看看她三叔的女儿行不行……”

    李菊的声音越来越低,径直说着,像是没看见其他人变得铁青的脸色。

    媒人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李菊,没想到还有人能说的出这样的话来,来给她女儿说亲,提什么三叔的女儿。

    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什么三叔的女儿才是她亲闺女呢。

    钱兰花和柳燕如脸色也很不好看了,要不是实在重要宋晓喻,她们早就甩手走了。

    李菊妈听了李菊的话也傻了,怕李菊再说出什么话来,赶紧开口说道:“明瑜她妈这几天身体不怎么好,精神都不怎么清楚,你们别放在心上。两个孩子的事我们再找个时间好好说说,可别因为这伤了两家人的和气。”

    媒人看钱兰花和柳燕如的眼色,知道还是有结这门亲的意思,也跟着客气了两句,然后走了。

    李菊大嫂把三个人送到了大门口,等人走远了,四处张望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虚掩了门。

    屋里,李菊妈还在一脸痛心的质问李菊,这么好的亲事,怎么不答应下来,还提谢明珠。

    等李菊大嫂进来了,也盯着李菊看。李菊突然就哭出来了,“我……我也不知道,妈,明珠喜欢赵斌,还因为赵斌哭了一晚上,我实在心疼得很,要是我答应下来了,明珠和赵斌就没法子了,明珠这孩子该多伤心……”

    李菊妈气得浑身发抖,她没想到她的女儿居然这么自私,一心为亲生女儿着想,却一点都不想到明瑜的幸福!

    突然又想起两年前李菊自己做主为明瑜订下的那门荒唐的亲事,李菊妈的脑袋一沉,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憋出来的,“你就想着明珠,你能不能也为明瑜打算一下,明珠已经是如了你的愿在城里过上了别人该有的好日子,你还想怎么样!你就不能想想这些年是谁一直在照顾你,让你过好日子的吗?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李菊妈话说得重,李菊被骂得难受,这些天被积压在心里头的东西一下子就爆发出来,咬牙道:“谢明瑜又不是我女儿,明珠才是我的亲闺女,我为我闺女打算有什么错!”

    李菊像是发泄一样说出了这段话,说完之后,就听见门外传来一声响。

    李菊大嫂赶紧打开门一看,谢明弘正傻愣愣的站在门口,明显是听到了他们说的话。

    李菊也看见了儿子,一下子冲出去想抓住谢明弘,但是谢明弘先反应过来转身就跑了,李菊一直追到门口都没追到,大哭起来。

    李菊妈和李菊大嫂刚开始都一样的惊慌害怕,不过看着这一幕,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自内心的松了一大口气。

    像是压在心里头十几年的石头终于开始松了。

    73.第73章

    谢明弘跑出来后, 也不知道往该哪里跑, 就是路边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也没看见。

    眼底一阵迷茫, 内心除了震惊还有惊慌害怕。

    今天本来不该他回来的,但是他师傅说这个月他休假回家那天饭店里头会很忙,让他提前回家, 到时候就不回去了。

    他休假的时间就是第二天, 也来不及给家里人递信回去。

    他回来的时候, 就发现自家门是虚掩着的,他心下觉得怪异,就没出声儿的进了门,院子里静悄悄的, 只有他妈的屋子里传来点点听不太真切的声音, 屋子也是掩得严严实实的, 鬼使神差的,他放轻脚步到门外, 清晰的听到了里面全部的对话。

    越听到后面, 他的身体越僵。脑袋里空空的, 像是什么都没有了, 只听得见里面的对话。

    最后他妈吼的那句, 把他震醒过来,一个心慌,就碰到了门上。

    也没看清是谁开的门, 他转头就跑了, 不管他妈在后面怎么哭喊都没有用。

    谢明弘到现在都是呆愣的, 脑袋里只有几句话在不断重复。

    原来大姐不是他亲姐,三叔家的女儿才是!妈知道这件事,还不肯说出来。

    他早就不是小孩子了,知道这件事有多么严重。

    一咬牙,朝着公社的方向跑。

    公社里,谢明修刚从邮局里取了信,正是他军区医院的朋友寄来的。上次他拖朋友办的事有结果了。

    谢明修没有立马打开来看,而是一路拿着回了家里。

    家里气氛有些低迷,谢木根和徐晓玲都坐在沙发上,一脸愁容。

    徐晓玲都要哭出来了,忍不住朝谢木根道:“要不我们去求求二嫂家的那个孩子吧!明珠那么喜欢那个赵斌,还折腾自己,我看着都心疼,要是二嫂家那孩子答应不跟赵斌处对象了,我肯定在公社上给她找个更好的!”

    谢木根狠狠瞪了她一眼:“你说的是人话吗!你就想着自己闺女好了 ,年轻人感情的事儿你能掺合吗?我看你是昏了头!”

    徐晓玲自己也知道刚刚说的话太过了,但她那不是着急吗?

    “那怎么办!明珠都要不吃饭了,天天就在房间里哭。”

    原来谢明珠回家后,过了几天,依旧对赵斌恋恋不忘,她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了,一想到李菊说的赵斌和宋晓喻都要定亲了,心里更是着急。

    要是真定下来了她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于是在一天晚上,她就把事情说给徐晓玲听了。

    她当然没说赵斌在跟宋晓喻处对象的事,就只羞涩说看上了一个人,她知道了他的名字叫赵斌,还把上次听到的赵斌家里的情况给徐晓玲说了。

    徐晓玲还有些震惊自家女儿对一个大队上的后生看得上眼,她还有些不乐意,不想让女儿嫁乡下去受苦,但听了谢明珠说赵斌家里的情况,那些不乐意就都没有了。

    这赵家的条件是真让人没话说,就一个字:好!赵斌还有在县城里的亲兄弟,要是两个人真成了,他们家再出点力,让他们两个住县城里去也不是没有可能。

    最重要的是还能让女儿如了愿!

    越想越满意,当即就让谢木根去打听。不过结果给了他们当头一棒,赵斌已经有对象了,还谈了一年多,眼看着就要定下来了。

    那个对象还是他们的侄女谢明瑜。

    徐晓玲虽然觉得可惜,还是跟女儿说了,想让女儿放弃那赵斌。

    没想到谢明珠从那天开始就闹起来了,说非要嫁给赵斌,经常不吃饭,还跟谢水根徐晓玲吵闹,让他们去把她和赵斌的婚事定下来!

    谢水根和徐晓玲怎么去?赵斌都有对象了。可不管徐晓玲怎么说,谢明珠就是不依,这两天更是变本加厉的在家里哭闹。

    柳燕如和谢木根已经被闹得好多天都没有合眼了,也跟单位请了好几天的假。

    今天谢明修出去后,谢明珠又和他们闹了一次,然后哭着摔门回房间去了,徐晓玲也没有力气再去哄她。

    谢明修朝谢明珠房门看了一眼,这些日子谢明珠的闹剧他没掺和进去,也没把谢明珠早就知道赵斌和谢明瑜在处对象的事说出来。

    他在等,等朋友鉴定的结果出来。

    谢明修还没把手里的信封给谢木根,就听见有人敲门的声音。

    打开门 ,是谢明弘,脸上神色有些慌张。

    谢明修让他进来,谢木根也从沙发上起来,问道:“明弘,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谢明弘几乎是没来过他们家的,能一路找过来,应该是家里有什么事需要帮忙。

    谢明弘看了一眼谢明修,又看了谢木根,低着头,低声道:“三叔,我妈说……我大姐不是她亲生的,三叔家的这个才是她亲女儿!”

    短短几句话,像是用尽了他全身力气一样。

    剩下的谢木根愣在那里,还有明显听到了谢明弘说话的徐晓玲。

    谢木根不想一下子就相信,张嘴想问清楚,谢明修把手里信封给了他。

    谢木根双手颤抖着接了信,然后打开,看完之后,手上再也没有力气,里面轻飘飘的纸也握不住。

    徐晓玲一见谢木根的神情,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但还是不敢相信,冲上来捡了信纸来看。

    两个孩子被换的事,谢明修是早有猜测,也跟谢木根打了个底,而徐晓玲是完全不知情的,一看到自己疼爱了多年的女儿不是她亲生的,徐晓玲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

    谢木根带着妻子儿子还有谢明珠谢明弘一起回了大队,而这次不是去谢家,而是李菊那里。

    一路上谢明珠都在哭,扒着徐晓玲的胳膊不放手,嘴里一直嚷着是他们搞错了,她是他们的亲女儿。

    刚刚外面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虽然她知道李菊对她好得有点奇怪,但她一直觉得她是在奉承她,怎么也想不到她才是李菊的亲生女儿。

    她不相信,也不想相信!她应该是爸妈的女儿,才不是李菊那个乡下农妇的女儿!

    可惜不管她怎么哭,怎么求,徐晓玲都是木木的,一句话也不说。

    到了李菊家里,李菊妈和李菊大嫂知道今天会有大事发生,她们也没有走。

    看见谢木根一家子人来,她们的表情都很平静。李菊看着他们身后的谢明弘,一个腿软,坐到了地上。

    谢木根强忍着怒火 ,干涩的喉咙憋出声音来,“二嫂,当初是不是你把两个孩子换了!”谢木根清楚得很,李菊是知道谢明珠才是她亲闺女的,就像儿子说的,当初那个产房里不是妻子就只有李菊和她娘家人,能换孩子的只有李菊了。

    李菊看了一眼谢明珠,谢明珠却是哭着求徐晓玲,看都没看她一眼。她张张嘴还想辩解两句,李菊妈却对她开口了:“菊啊,真的是人在做天在看,我们瞒不下去的,妈都愧疚了大半辈子了,还是算了吧。”

    李菊见那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自己看,什么也说不出来,大哭起来。

    李菊妈替她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了,说完,脸上像是松了一大口气,但整个人都像是佝偻了不少。

    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事情都做下了,让人家和亲生骨肉离别了那么多年。

    李菊脸色灰白,谢明珠也忘记了哭闹,心里是满满的绝望。

    徐晓玲一把推开谢明珠,到李菊面前,狠狠的扇李菊巴掌,谢木根没有阻止,要不是看在李菊是个妇人,他不好动手,他早就上去了。

    最后还是谢明弘去拉住了徐晓玲。

    宋晓喻在县城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回到家里见屋里那么多人,还懵住了。

    然后徐晓玲就上来抱住她嚎啕大哭,宋晓喻不习惯那么亲近的动作,推了几下,可惜人抱得太紧了,她挣不开。

    她看见除了谢明修在对她笑,其他人的脸色都很不好。

    等徐晓玲哭够了,谢明修把事情完完整整的和她说了。

    宋晓喻表面维持住了平静,内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难怪,她在李菊身上感受不到那一种亲近 ,原来根本就不是亲生的。

    她在想,要是李菊当初没有换掉两个孩子,原身是不是能幸福的长得,不用忍饥挨饿,最后也不至于饿死。

    宋晓喻突然感受到了来自内心深处的愤恨,也许还有原身的情感在里头,李菊为了自己的女儿,为了一己私利,不惜让人骨肉分离,这是何其恶毒!

    事情的真相揭开了,谢木根就想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接回去,宋晓喻也不可能再跟李菊一起住 ,也就答应下来。

    谢木根的意思是今晚就回去,宋晓喻回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谢明弘和妞妞铁蛋儿都跟了进来,妞妞铁蛋儿知道姐姐要走了,一直哭着,宋晓喻安慰他们几句,说以后会经常去学校看他们,让他们好好读书。

    妞妞和铁蛋儿哭得更凶,拉着宋晓喻的袖子不让她收拾东西。谢明弘上去抱住了他们。

    宋晓喻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家里制作产品的工具都是些简单的东西,可以重新买,宋晓喻也没有带走。

    要走出门的时候,宋晓喻突然回头,看着妞妞和铁蛋儿,然后把目光放在谢明弘身上,谢明弘知道宋晓喻的意思,红着眼睛道:“放心吧姐,我会照顾好妞妞和铁蛋儿的。”

    宋晓喻眼眶也有些湿润,上去想像以前那样摸摸谢明弘的头,却发现谢明弘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长得比她都高了。

    宋晓喻放下手拍拍谢明弘的肩膀,说道:“明弘,你长大了,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姐,还和以前那样,什么都没有变。”

    门外谢明珠一直在求,让徐晓玲把她带回去,她不想呆在这乡下,可是徐晓玲从听到李菊妈说的换孩子的全过程,她的心早就冷硬起来了。

    她在家里对李菊女儿好的时候,她的亲女儿不知道在受什么苦呢!一想到刚刚她握住宋晓喻手的时候摸到的茧子,她的心里就一阵的难受。

    谢明珠是不能带回去了,这也是给他们亲生女儿的一个交代。

    谢明修见宋晓喻出来了,接过她手上的东西,宋晓喻朝他笑了笑。

    血脉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明明相隔了十几年,但两个人也并没有那么陌生。

    宋晓喻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地方,她住了十多年的地方。

    妞妞铁蛋儿哭成一团,宋晓喻还看见谢明瑕从房间里探出头来张望,谢明瑕一直呆在房间里没有出来,她应该是听见了,但还是没有和宋晓喻告别。

    关于李菊换女儿的事,很快就被传遍了,毕竟那晚的事闹得很大。

    这件事可谓是把方圆十里都震惊了,这年头民心都淳朴,哪里想得到有换孩子这么狠的人。

    知道这件事的都骂李菊狠毒,只知道让自己女儿享福,让别人孩子受苦!知情的还把当年宋晓喻在山上被饿晕的事情抖出来了,还有李菊给宋晓喻订的万家那门亲事。又是一阵轩然大波。

    李菊被骂得都不敢出门,连平日里出门都不敢了。不过就是在家里,日子也得不到安生,谢明珠闹了一段时间,说要回家。见回家无望,又跟李菊闹。

    李菊脾气好,但谢明瑕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早就看不惯谢明珠了,跟她吵了一架,还动起手来。

    李菊帮这个也不是,帮那个也不是。

    谢明珠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谢明瑕就要嫁进城里了,还要带走家里三千块钱!这可不得了,一下子就炸了,要是她回不了城里了,就得住在这里,李菊的钱不就是她的钱吗!都给谢明瑕带着出去了,那她得什么!还有,凭什么谢明瑕就能嫁进城里去过好日子去!两个人又因为这件事撕了一场,闹也闹不出个结果来。

    正好那段时间,许学志来了他们家里,说是他回城的时间已经订了,话里话外都是让他们把钱准备好。

    李菊很为难,谢明瑕急着要出嫁,谢明珠死都不让谢明瑕带走那笔钱,两个人僵持在那里。

    许学志回城时间紧急,也经常来催,一来二去的,谢明珠就有了一个想法,反正她也回不到城里去了,在乡下她又住不下去,许学志长得不错,还不如让她带了那钱嫁进城了去过好日子呢。

    于是谢明瑕和谢明珠争的内容就从能不能带着那笔钱出嫁变成了谁带着那笔钱出嫁,而且闹得更凶了。

    李菊知道后被气的晕过去了,看他们家笑话的人就更多了,都在说李菊的两个女儿不知羞耻,抢男人呢。

    为了这个,许学志他妈又来了一趟,明确表示只要钱够了,谁嫁进来都无所谓了。

    谢明珠一听有戏,闹得更凶了。

    谢明弘看到家里这样乌烟瘴气,带着妞妞和铁蛋儿回了公社上。

    他准备自己照顾妞妞和铁蛋儿,让妞妞和铁蛋儿在公社上读书,他们一起住!

    刚开始他还没跟宋晓喻说,带着妞妞和铁蛋儿住在自己的小房子里,去饭店里的时候就让他师娘家里人帮忙看一下,妞妞和铁蛋儿乖巧懂事,师娘也乐意帮忙。

    宋晓喻知道这件事后,给了谢明弘一笔钱,还帮着找了一个大些的房子,也时常去照顾妞妞和铁蛋儿。

    钱兰花知道李菊换孩子的事之后,大骂李菊黑心肠,同时又脑补了很多宋晓喻在李菊手下的苦日子,对宋晓喻更加怜惜了。

    还勒令赵斌一定要好好对宋晓喻,赵斌只有苦笑,心里对宋晓喻也更是心疼,来找宋晓喻的时间也比以前更多了。

    既然宋晓喻回到了亲生父母身边,那上次到李菊那里提亲的事就不作数了,钱兰花又重新准备了厚礼,来谢木根家里提亲。谢木根和徐晓玲都是提前问过宋晓喻意思的,所以亲事谈的很顺利,当天就订下了两个人结婚的日子。

    谢水根还提出两家人一起出钱给两个人在县城里买套房子,让两人结婚之后就住县城里。

    这可是男方家里占了大便宜,县城里的一套房实在是贵,就是一边一半也是大价钱。钱兰花不是特别贪这钱,但他们家的态度实在让她高兴,知道这是这对父母对宋晓喻的一点补偿,也没拒绝,但是在彩礼方面又番了好几倍。

    最终宋晓喻和赵斌结婚的时候,房子在县城里买下了,不过有很大一笔钱都是赵斌出的,是他这么多年全部的积蓄。

    赵斌还开玩笑说:“现在我可是一毛钱都没有的穷光蛋了,要考媳妇儿养了。”

    把宋晓喻逗得一直笑。

    等到结婚的那天,徐晓玲想把赵家送来的彩礼钱都给宋晓喻,让她带上,以后她和赵斌一起过日子的时候用,宋晓喻没收,她知道买那个房子,谢木根他们出的钱都是他和徐晓玲这半辈子挣的钱的一大半了,她可记得谢明修还没结婚呢。

    她和赵斌都是有手的人,都能挣钱,他们家的父母都给了他们那么大的帮助了,他们还怕过不上好日子吗?

    两个人婚后不久,宋晓喻又买好了工具,在家里把她的手工产品制作搞起来了,至于原材料,她和赵斌一起回了第三大队,在那里又开辟了地来种,同时也让别的邻居种。她全部都收购。

    又让赵斌回了第一大队,告诉以前种了芦荟的邻居芦荟种好了就送钱兰花这里来,还是一样的价钱。

    赵斌走到李菊家附近的时候,远远看了眼紧闭的房门,然后转身就走了。

    宋晓喻在家里把生意做的红红火火,赵斌也努力在外面挣钱,他们的存款眼见着长,宋晓喻看了一下,大概两三年的样子,他们就能在县城里开一家遇坊。

    一想到这儿,宋晓喻的干劲就更足了。

    可惜宋晓喻还是算错了,嫁人不过小半年,她就怀孕了。赵斌第一次当爸,紧张的不得了,什么都不让宋晓喻做,连制作产品也不让她动,而且自己也不出去了,整天在家里陪着她。

    等宋晓喻终于说动了他让她每天做一点,钱兰花丢下家里的赵卫国,自己大包小包来了,硬是要照顾宋晓喻,没过多久,徐晓玲也来了。

    不过徐晓玲上班也不能请太久的假,没多久就回去了。钱兰花则是准备常住,一定要把儿媳妇照顾好。

    有钱兰花在,赵斌放心出去工作了,宋晓喻就在家里,每天就做少量的产品,偶尔和钱兰花一起出去走走。

    赵亮和柳燕如家离他们家也不远,柳燕如也经常带着东西来看宋晓喻,很多时候还带着赵媛媛,赵媛媛大方又热情,宋晓喻和她说话很是高兴。

    宋晓喻生的第一胎是个男孩,钱兰花抱着盼了好多年的孙子,笑的合不拢嘴。

    宋晓喻在儿子三岁的时候,把遇坊开起来了。等遇坊的运营稳定了,又怀孕了。

    第二次生的是女儿,可把赵斌高兴坏了,抱着女儿就不撒手,谁把女儿抢了跟谁急。

    宋晓喻看着赵斌抱着女儿哄的身影,突然觉得自己是何其幸运,能遇到赵斌,他不会说太多的好话,却知道实实在在对她好。

    岁月静好,平平淡淡一路相持走下去,对她而言,就是最大的幸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