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6章

作者:芷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余安安觉得自己的眼皮仿若有千金重,她缓缓的抬了抬自己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大片的白色,她一时有些恍惚,怎么没有闻道消毒水的味道,她最讨厌医院的味道了,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鼻子里原来插了管子,这时候她猛然惊觉,身体都好像不是她自己的,居然没什么知觉,可是她晕倒前明明只是撞到了护栏,怎么会这么严重,怎么办,要是她不能动了,那这样她岂不是更没有机会照顾她的宝贝们了吗?她正要试着努力起身,这时候病房的门从外面被打开,简静怡看到床上的人的动作惊喜的开口,“安安,你,你醒了?”简静怡往前走了两步丢下一句,“我去找医生。”

    余安安看着那晃动的门,证明刚刚的事不是她的臆想,但她还是有些懵,刚刚出现的居然是她妈,所以这是个真实的梦吗?直到简静怡激动的带着医生过来替她检查,直到医生离开口,简静怡拉着她的手红了眼眶,声音哽咽道,“安安,你可终于醒了,你吓死妈妈了你知道吗?”

    余安安的视线停留在两只握在一起的手上,她感受到简静怡手心里传来的温度,她嘴巴张张合合好几次,终于听到她嘶哑的嗓音,“妈,”

    简静怡连忙拿过旁边的水杯倒了水递到她嘴边,“不急阿,有什么话醒了再说,”

    “妈,你怎么老了这么多?”余安安想如果这是场梦,那就让她一直沉溺在其中好了。

    “天天担心你,能不老吗,”说完想到医生说她才醒来还很虚弱,于是连忙轻轻帮她压了压被子,“你先好好休息,医生说你现在可以吃流食了,我回去给你炖汤。”

    余安安伸手想扯住她的衣角,可是徒劳,于是她越发相信这是梦了,她猛的坐起来,朝走到门口的简静怡喊到,“别走,妈妈。”

    简静怡看着她突然坐了起来以及脸上的眼泪,连忙跑了过来,用袖子帮她擦了擦眼泪,“怎么了,安安,阿?”

    余安安扯着她的袖子,哽咽道,“妈,你别走,为什么在梦里你都不愿意多陪陪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们。”

    简静怡拍了拍她的头,“傻孩子,这哪是梦,好了,你醒过来就好,以后妈妈再也不逼你做你不愿意的事了,嗯?”

    余安安不语,趴在简静怡的肩头不语,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她都不想简静怡离开她的视线。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门再次被人打开,余安安才抬头,看向来人,她皱了皱眉头,这人她并不认识。

    易泽手里抱着花,他的声音里透着惊喜,“安安,你终于醒了,”天知道他这些天来有多自责,如果安安不是开车去找他,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小易来啦,过来坐。”简静怡招呼着易泽。

    余安安扯了扯简静怡的袖子,“妈,他是谁?”

    屋子里有瞬间的静止,易泽把手里花放在旁边的床头然后扶住她的肩头,“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你的手拿开,”余安安的眼神有些冷冽,易泽有些讪讪的收回自己的手,然后不死心的再次问道,“安安,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别呀,以后我一定听你的话,所以,你别玩了好吗?”

    “我说了,我真的不认识你,”余安安的语气不耐极了。

    易泽和简静怡对视一眼,然后出去找医生,简静怡走近余安安轻声问道,“安安,你真的不认识易泽了?”

    余安安有些茫然的看着她,“妈,我该认识他吗?”

    “他是你的工作伙伴呀,你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吗?”

    余安安摇了摇头,继续一脸茫然的看着她,“我以前是做什么的?”

    “经纪人呀,易泽就是你带的。”

    “经纪人?”余安安这下更是吃惊了。

    易泽很快带着医生进来了,于是又是一系列的检查,医生看着他们平静道,“她当时撞到了头,所以失忆也不无可能,你们多给她讲讲以前的事和带她到熟悉的地方去或许对她恢复记忆比较有帮助。”

    等医生走后,易泽才跟余安安自我介绍完,他的手机就响个不停,他有些抱歉的看向余安安和简静怡,“安安,抱歉,我下次再来看你。”

    简静怡看余安安不语,连忙冲易泽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工作重要,你先去忙。”

    等到易泽走后,余安安坐在床上,脸上神色自然,心里却惊涛骇浪,刚刚检查的时候她掐了下自己,疼,清晰的疼痛告诉自己这不是梦,所以她这到底是穿越了还是重生了,她有些懵,她不动声色的朝简静怡那边看了眼,然后轻声道,“妈,能给我讲讲都发生了什么事吗?”说完又试探道,“为什么我会去做经纪人,以前你和爸不是希望我做老师吗?”

    “难为你还记得这个,但你自大学毕业后就跑去娱乐圈当什么助理……”

    “等等,你是说我现在二十七岁了?”余安安一脸惊讶的看着她。

    “马上就要二十八了,还不是你自己认死理,不过生日不许说你二十八岁。”

    余安安觉得自己的认知被颠覆,简静怡口中的自己和她原本的人生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人生,她想或许是因为这里简静怡们没有跟着傅超明他们去经商的缘故,所以才没有飞机失事这一回事,她伸手抱住简静怡的手臂,“妈妈,真好,”你们都还在,真好。

    简静怡的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轻轻道,“是阿,你醒来真好。”

    余安安想起她之前撞车是因为傅时瑾有了女朋友带回大宅见家长,她那段时间情绪不稳定,原本不想去,可是被傅时玨在电话里头讽刺了几句,她开车的时候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一头撞上了护栏。想到这里她不禁抬头看向简静怡,“妈,那我怎么出车祸的。”

    简静怡的眼眶突然红了红,“都怪妈,在你开车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妈再也不逼你去相亲了。”

    余安安看着眼前鲜活的简静怡,再想到自己以前每次想他们,却只能看到冰冷的墓碑,她想只要父母还陪在她身边,别说让她去相亲了,就算让她马上结婚她也愿意,想到结婚,她的眼神暗淡下来,她的嘉宝嘉贝,她大概只能对他们说声抱歉了,她之前为了能照顾他们,努力配合治疗,可是还是没能痊愈,现在又出现在这里了,她看了看旁边的简静怡,心里叹了口气,对不起,宝贝,原谅妈妈的自私。

    注意到她突然暗淡下来的眼神,简静怡一脸关切的看着她,“怎么了,安安,是想起什么来了吗?”

    余安安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就是觉得自己居然把以前的事都忘记了,有点失望。”

    简静怡搂了搂她,轻声安慰道,“没关系,有妈妈在,等你出院了会慢慢想起来的。”

    余安安嘴角咧开,朝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好,我知道了,妈妈。”

    等到简静怡离开后,余安安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按照刚刚简静怡的说法这里和她原来那里的余安安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到了这里,或许是因为车祸,或许是因为她们都是余安安?据简静怡说这里余安安当时车祸非常惨烈,她已经昏迷半个月了,所以她今天的苏醒让他们很高兴,余安安想或许原来的余安安因为这场车祸而不在了,又或许她也和她一样到了她的身体里,如果是那样,她希望她能代替她好好爱护嘉宝嘉贝,算了,反正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嘉宝和嘉贝了,她就是个无比自私的人吧。她轻轻擦去自己的泪珠,从今天起她就是父母健在的余安安了,不是那个从十八岁就成了孤女的余安安。

    余安安在医院待了两天,就吵着要出院,因为她以前抑郁症的关系,她最听不得就是她是病人,需要找医生之类的话语,而且医院的消毒水味道她最为讨厌。简静怡坳不过她去问了医生,医生给她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见并无大碍后点头同意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简静怡点了点她的额头,嗔道,“好了,这下高兴了吧,医生说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余安安点了点头,笑着看着简静怡,“嗯呢,我很高兴。”可以回家后他们一起生活这是原来只会出现在她梦中的事,这会能实现,她当然很高兴。

    母女俩说说笑笑正高兴的时候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余安安一抬头看清来人后,脸上的笑意就僵住。

    傅时玨捧着花束看着一脸呆滞的余安安,“你醒了?”

    简静怡连忙起身,“阿玨来啦,快过来坐,来的真是巧了,安安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傅时玨唇角微微上扬,替她换好花束,“恭喜你。”

    直到简静怡轻轻碰了碰余安安的胳膊,她才回过神来,勉强挤出一抹笑来,“谢谢。”

    傅时玨的眉头挑了挑,有些不明白她那复杂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他们这么多年都没有交集,怎么从她的眼神里看出她好像认识他似的。和简静怡寒暄几句,他礼貌的朝病床上的余安安轻声道,“下次再来看你。”

    直到傅时玨离开,余安安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按照简静怡之前的说法他们不是没有交集吗?那为什么他还会出现在这里,这时候送傅时玨离开的简静怡回来,余安安忍不住开口,“妈,刚才那人是谁?”

    “你傅叔叔家的儿子,你不记得了吗?”

    余安安蹙眉,“可他们不是早就和咱家没联系了吗?”

    “本来是没联系了,可上次遇到你林姨,本来还说什么时候两家人一起吃个饭,也让你和阿玨见个面,谁知道你却出了事。”

    余安安心里一跳,她拧着眉头看向简静怡,“什么意思?”

    “原本和你相亲的对象就是阿玨,不过现在妈妈不逼你了,你要是不愿意相亲妈妈不会逼你,但是你出院了后得找个时间谢谢阿玨,自从你住院,他来探望过几回,就冲这点,你就得感谢人家知道吗?”

    余安安此时脑子里全部都是刚刚出现的人,于是胡乱的点了点头。刚才出现的傅时玨和她记忆中的人一点都不一样,不过想想他现在也是快三十岁的人,再不稳重点那成什么样子,她车祸前相亲的对象居然是他?可是这辈子没有自己绑着他,他怎么还是没有和景然在一起,她一时有些想不通。

    *****

    简静怡扶着余安安坐到沙发上,“现在先住在家里,你那边很久没人住了,等你恢复好了想搬过去再搬过去。”

    余安安摇了摇头,“不用,我就和你们住在一起就好。”

    简静怡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那这样就再好不过。”

    余安安发现这里的装饰和她原来那里高中的家完全一样,她的心里一时暖洋洋的,仿若回到高中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时光。

    晚上余远山回来给余安安做了一大桌子的好吃的,余安安吃完后眼眶发红,她想如果能够一直都这样陪在父母身边,不管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就像她之前想的那样,别说和傅时玨相亲,就是立马和傅时玨结婚她都愿意。

    林婉婉从傅时玨口中得知余安安清醒过来的消息,特意去余家里探望她,余安安看到她的那一刻,心里闪过万千思绪,脑子闪现的全是以前爸妈不在了,她对自己的照顾,可是自己却任性了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但她还是没放弃自己,想到这里,余安安眼里一热,她朝她们说了声抱歉,然后冲进了洗手间,她怕她们看到自己的失态,而自己又无法和她们解释什么。

    余安安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朝林婉婉点了点头露出笑容来,“林姨,”

    林婉婉拉着她的手不住的说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余安安任由她拉着自己的手笑意盈盈的听着他的话,“嗯,让林姨你们跟着担心了。”

    林婉婉看她的模样简直是越看越喜欢,恨不得立刻让傅时玨娶回家当媳妇,她克制的朝简静怡那边看了看,“安安如今痊愈了,什么时候咱们两家人一起吃个饭。”说完怕余安安多想,连忙补充道,“就当庆祝安安出院。”

    余安安没有拒绝,她也不想拒绝,以前没能回报她对自己的好,这次她想她在意的人永远都能这般开开心心。

    余安安第二天趁父母都不在家的时候出去转了转,毕竟一睡睡到五年后,她也想看看这周遭的改变。

    余安安觉得她自己一个人出来转的决定简直是糟糕透了,以前她因为抑郁症的原因本来就很少出来,对周围也说不上熟悉,更何况经过五年改变的城市,她一个人茫然的站在街头,像个无助的孩子。

    “停车,”傅时玨觉得余安安那茫然无助的样子一下子拨动了他心里的某跟弦,他从车里下去直接走到余安安的身边小声的叫住她,“安安?”

    余安安转头眼神空洞的看着他,傅时玨的心仿佛被人用力扯住一般,他不由得放柔了声音,“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许是看到熟悉的人,余安安的神情有些崩溃,声音里也不由的带着哽咽,“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了,”说完她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傅时玨,她不知道的是此时她的模样仿佛在向他撒娇。

    傅时玨已经从林婉婉那里知道她失忆的事,此刻看她像个小孩子般朝他求助,他的心霎时软成一团,“那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余安安点了点头,她现在迫切的想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于是任由傅时玨拉着她上了他的车,直到车里的空调一点点打在她的皮肤上,她才回过神来,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旁边的人,“麻烦你了。”

    傅时玨勾了勾唇角,“没事,刚好顺路。”说完车里静了下来,一路两人无言,直到车在他们小区门口停下,余安安才轻轻开口,“谢谢。”

    傅时玨目送她的背影离开,过了很久才轻声对前面的司机道,“走吧。”

    ****

    “我现在大概不能胜任这份工作了,所以我想辞职。”余安安看着眼前的人坚定的说道。

    易泽从剧组赶过来刚好听到这句话,连忙开口道,“安安,你只是失忆了,所以不要辞职好不好,我会等你回来的。”

    余安安明白现在的她根本就不能胜任这份工作,有些抱歉但却坚定的冲他摇了摇头。

    易泽叹了口气,终是妥协,“那等你想起来一定要来找我好不好?”

    余安安看向他执着的眼神,轻轻点了点头,虽然她清楚的知道不会有这么一天。

    余远山和简静怡知道她辞职他们都很高兴,他们一直不喜欢她做经纪人,三天两头的见不到人影,更别说之前还出了车祸,余远山大手一挥,“安安,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爸爸养你。”

    余安安愉悦的点了点头,她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待在他们身边陪着他们。

    *****

    “安安,好了吗?”简静怡敲着她的门。

    余安安看着满床的衣服,有些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纠结,不就是和傅家人吃个饭吗?又不是去相亲,用的着这样吗?想到相亲她的脸色涨红,然后随意的拿起一件衣服冲外面的简静怡喊到,“马上就来了。”

    吃饭的地方是林婉婉订的,五年的变化太大了,余安安已经找不到地方,完全是跟在简静怡身后的,到了包厢后,林婉婉和傅时玨已经在里头等着了,看着他们来了,连忙招呼他们进来,“老傅和阿瑾马上就来了。”

    傅时玨替余安安拉开椅子,然后轻声问道,“喝茶还是果汁,他们这里现榨的果汁不错,要不要尝尝。”

    余安安歪头看他,莫名的和原来的他重合在一起,父母不在他搬过来的那段时间他也是这样,处处照顾自己,可是自己却让他失望了,她微微垂眸,朝他轻声道,“好阿,你要不要也一起试试?”

    傅时玨嘴角噙着笑容看着她,“好,那我也试试。”

    林婉婉和简静怡虽然聊着天,但是还是不忘留意他们那头的情况,见他们相谈甚欢,两人相视而笑。

    吃饭的时候,傅时玨一直照顾旁边的余安安,许是想到原来两人同住的那段时间,余安安也一脸自然的接收着他的照顾。

    简静怡脸上的笑容从来了就没有断过,虽然她嘴上说着不再逼她,但是她私心里觉得傅时玨真的和余安安登对,如果错过了该多可惜,所以现在看到他们这样格外开心。

    一顿饭后傅时玨和余安安交换了电话号码和微信号,然后各自跟着父母回了家。一路上简静怡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余安安知道她其实对傅时玨很满意。她对着天花板发呆,平心而论傅时玨确实是个不错的对象,既然双方父母都很满意,而这里有没有之前的事发生那她为什么不试试呢?

    傅时玨的动作很快,第二天就约了余安安看电影,余安安没有拒绝,既然决定试试,那抛开以前的一切,就纯粹的和他试试,不管结果如何,起码她试过了。

    两人从电影院出来,余安安被旁边的人撞了撞,傅时玨连忙扶住她,然后牵着她的手就没有再松开,余安安抿着唇看着两人牵着的手,无声的笑了笑。

    傅时玨偏头看向一旁系安全带的人,勾了勾唇角,“余安安,要不要试着和我交往看看?”

    余安安手下的动作顿住,抬头看他,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他曾经的话,“那我们结婚吧,”两个人突然在她脑海里重合在一起,她扬了扬唇角,然后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