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9章 被算计的婚礼

作者:木青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妈妈,我派人去调查一下,看看照片里的那个人是谁。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子敏说道。

    父母也都支持了她的建议。

    一个月后,和子嫣在网上聊天的时候,诗媛听说江家有可能会认崔真秀的那个孩子,吃惊不已。

    她问子嫣:亲子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还没做。

    那怎么会要认呢?

    唉,我觉得我爸也就是拿那句话吓吓我哥的,也没打算真的认。

    诗媛猜想,也许江伯伯是看不过儿子这么胡来了吧!

    不过,我哥好像真是被吓到了,从美国回来后可乖了。

    看子嫣这么说,诗媛也觉得好笑。这个江子轩,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

    诗媛,你看到和我哥一起的那个女的了没?我感觉好像认识啊,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

    子嫣这句话,把诗媛吓了一跳,总不能招认吧!她也说了和江子轩同样的话。

    两个人就这样聊着,可是,诗媛的心中一直在想着江子轩的事,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

    过了一个多月,终于真相大白!

    崔真秀发表了公开声明,说是搞错了,请求江家的谅解。

    原来,是江子轩和她谈过了。崔真秀知道江子轩迟迟没有要求她做亲子鉴定的原因,也知道一旦实验结果出来,她无法面对世人。而江子轩也答应她,愿意给她一笔赡养费,这也是不少的一笔数目。

    “我不喜欢去法院解决自己的私事,看在过去的两年,我也不愿意再追究你的责任。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他最后给崔真秀这么说。

    事件圆满解决,江子轩也和自己的好朋友们为此庆祝去了。

    可是,大家的疑问又全集中在那个和他拍照的女子身上了,不管被怎么问,他就是不说。

    就在这一片欢庆声中,他拿出那部专门和她联系的手机给她发了条简讯,只有六个字“结束了,谢谢你!”

    虽然说不清为什么,他却知道她明白自己的意思。

    收到他的简讯,虽然只是那几个字,诗媛却已经完全放心了。

    夏天到来了,江子轩也没有再和她见过面。

    某天,她接到慕飞的邮件,他要去哥伦比亚大学参加一个学术年会,会有一天的空闲时间,到时候想见见她,不知她是否方便。

    这几年,她和慕飞只有E-mail联系,所谈的话题也只是一些日常的事,工作和学习什么的,不会再说别的什么。

    见面啊,见吧,总不能躲着一辈子不见的吧!

    他依旧是往日的模样,只是,曾经那个拥有着阳光般灿烂笑容的男孩子被一个散发着成熟儒雅魅力的男人所代替了。

    她的心不知因何而颤抖,却也是对他还以微笑。

    所有的交谈都叫人感觉那样的拘谨,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们就只能这样说话了。

    “诗媛,我准备回国工作,建立一个自己的工作室,你呢,要不要回去?”他问。

    她看了他一眼,低下头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

    “如果你这么决定了的话,就回去吧!”她只是这样说。

    “那你呢?”他追问。

    她那只握着勺子的手突然抖了一下,却说道:“我还得两年时间才可以结束实习。”

    “你不是已经有行医资格了吗?”他说。

    “是那样没错,可是我做手术还是不行!”她解释道,又问,“你大概什么时候回去?”

    “年底的时候!”

    她没有多问什么,而他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因为今天不是她休息的日子,两个人只是在午饭时间见了的面。

    他送她走到医院,可是在门口的时候,她的高跟鞋的鞋跟突然崴了一下,她的身体向前面倾去,他赶紧拉住她的手,这才救了她。

    “谢谢你!”她站稳了身体,向他道了谢,却盯着两人握住的手。

    “诗媛,嗯,早点回家吧!”他的眼神和当初一样的纯净,至少在她看来是。

    可是,这样的神情和语气,让她的心好似被巨石重压,有些喘不过气。

    她把手抽出来,对他微微笑了,只说:“慕飞,再见,我的休息时间结束了!你一路小心!”

    脚腕有些被伤到,她慢慢地向着大楼走去,脸上努力保持着优雅的笑容。

    他站在原地,默默地注视着她的背影,从清晰到模糊,最后消失!

    走回办公室,她竟然觉得自己的心好乱。

    他的意思是什么,他的心意是怎样,直到现在为止她也还是明白的。

    只是,真的会有人一直等着另一个人吗?

    因为彭慕飞的回国,诗媛的心中起了波澜,她开始动摇了。

    回国工作,那是她的梦想,可是,回去之后,彭慕飞他

    能够相持一生者,到底在何处?

    诗媛被这件事扰乱了心智,而江子轩也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麻烦:他被父亲逼婚了!

    结婚啊,有没有搞错?他和谁结婚去?

    父亲这次的态度很强硬,江子轩根本无力违抗。

    这天晚上,他再次去了父亲的书房谈这件事,却被父亲给说了出去。他悻悻然地关上父亲书房的门,就见姐姐在外面靠着墙站着。

    “你打算怎么办?”姐姐问。

    他往楼梯走去,因为他住在四楼,二楼是父母的领地,姐姐和妹妹在三楼。

    “我不知道!”他的语气很是黯然,姐姐挽住他的胳膊,两个人一起慢慢上楼。

    “子轩,选一个真心和自己相爱的人结婚吧!”

    “姐,哪有那么容易啊!”他叹道。

    “子轩,你是不是还在等娴雅?”姐姐突然停下脚步问他,而他的右脚刚跨上一级台阶,也停下了。

    “娴雅她是不可能回来的!子轩,你的人生,不该继续这样无谓的等待!”姐姐的语气,严厉中透着许多的怜惜和不舍。

    他回过头,挽着姐姐继续上楼,苦笑道:“这么多年我都等过来了,还怕继续吗?”

    原以为会因为这句话被姐姐踢到墙边的,他却听到了姐姐悲伤的叹息。

    “姐,你别为我担心了,没事的!我都是三十多的大男人了,没什么事是挺不过去的!”他安慰姐姐。

    “你这个笨蛋!”这下姐姐真的动手了。

    他被姐姐卡在楼梯转角的墙壁上,丝毫动弹不得,却笑着说:“姐,你这功夫一点都没有生疏啊!不愧是蓝带六段!”

    姐姐盯着他好一会,才放开他,说道:“我真想把你给打醒!”

    他又像小时候那样开始在姐姐面前撒起娇来,揽着姐姐的脖子继续上楼,虽然现在他比姐姐高出了半个头。

    “你可别忘了,我这一副皮骨都是被你打出来的,承受力超强的!”他笑着说。

    姐姐看着他,却叹了口气:“笨蛋!”

    他会心地一笑,沉默不语。

    “玩笑归玩笑,我看爸爸这次很坚决”姐姐面露担忧之色。

    “放心吧,老姐,你弟弟也不是真的笨到无药可救,一定会想到办法解决的!”他拍拍姐姐的肩,把姐姐送到楼梯口,道了晚安便继续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无法入眠,他又起身走到书房,翻出曾经的相册,沉浸在和娴雅往日的回忆之中。

    他把父亲逼婚的这件事告诉给了自己那几个损友,这个时候,还真的大家一起想办法度过难关才行。可是,父亲根本不是可以被轻易糊弄过去的人,难道说,真的就要山穷水尽了吗?

    可是,和损友们商量有什么用?

    三个臭皮匠也敌不过一个老辣的江慕凡,没几天,江慕凡就把那个和江子轩拍照的“神秘女友”给找见了,而许诗媛,则在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江慕凡请回了家。

    等待着她的,当然没有别的选择,而是结婚!

    曾小曼是非常开心的,许诗媛这孩子从小就在江家来来往往的,完全是熟悉的不得了。很早的时候,曾小曼就有把许诗媛认作干女儿的想法,可是自己家里已经两个女儿了,就只好放弃这个念头,没想到天意如此,让许诗媛作为儿媳妇来到家里。

    “这好,这好,女儿终究是要嫁出去的,儿媳妇就会陪我一辈子了。”曾小曼看着许诗媛,微笑道。

    “妈,您这么说太过分了吧?我可是您的亲女儿啊!”一旁的子嫣吃醋起来。

    “妈什么时候少了你的好处?”曾小曼道,“这个都和诗媛吃醋?”

    子嫣笑了,拉着许诗媛的手,笑道:“这下真是好了,我最好的姐妹做了我的嫂子,这下我们就再也不用分开了!只是,把诗媛嫁给我哥好像有点惨啊,我哥那个人”

    “少胡说了,你哥啊,结婚就好了,男人只有结婚才会成长!你爸当年也是”曾小曼说着,话头就被丈夫打断了。

    江慕凡假咳一声,道:“好了好了,别扯远了,现在是谈诗媛和子轩的婚事。你们那些小矫情,以后再慢慢续吧!”

    许诗媛怎么反应的过来啊?看着一旁一脸铁青的江子轩,就知道他和自己一样不满了。

    天,为什么要让我们结婚!

    再怎么不情愿,婚礼,还是在双方家长的支持下举行了,盛大而奢华,只是这一对新夫妻的未来,恐怕没有想象的那么平静。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