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结局啦

作者:星辰粒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乔星还不信邪了, 那晚她打了好多次易深的电话,但都是关机。

    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情况的,乔星又上网搜了一下, 才知道关机还有一种可能,是拉黑她了。

    乔星要气哭了,她觉得她和易深之间的只是小问题,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小问题了。

    那晚乔星几乎没睡,躺在床上脑海中不停出现以前和易深在一起的画面, 她任性还有点小自私, 明明易深脾气也不太好,却在她面前收起了所有的棱角。

    乔星想,经历过易深之后,她怕是再也喜欢不上其他的男生。

    再没有一个人能让她三番五心动,再没有一个人能带给她这么多的感动,对她所有的缺点都一一包容。

    而她一点都不好, 她对易深那么凶,她这个女朋友当得一点都不称职。

    她想, 以后要对易深好一些。

    第二天一大早,乔星就坐上了去城市另一端的车, 去见易深。

    她出门的时候太阳还未升起, 天边是一团朝霞, 外面的风吹过,鼻间是专属于夏天清晨清爽的味道。

    乔星一直在想,待会见到易深要说什么呢, 即使他们不在同一座城市读书也没关系,她可以去看他,以前他付出得比较多,以后她不会再这么被动了。

    她甚至都没给易深打个电话,很怕电话里又传来冷冰冰的关机提示,又想给他一个惊喜,以前他对她做的,以后她换她来做。

    易深家的地址她知道,以前易深对她说过。

    到了易深家附近一个站下了公交,乔星这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容城是座很大的城市,以前的时间大多被读书占据,出来的时间还真不多。

    明明是同一片天空,乔星心中却有些异样的感觉,她喜欢的人在这里出生长大,她好像进入了他的世界,这是一种特别的体验。

    乔星的心情一路上都是愉悦的,直到走到易深家附近,他家处于城市近郊的别墅区,她下公交之后走过去大概就是十分钟的路程。

    周围店铺很少,但是目光所及之处却忽然出现一家饮品店,她觉得有些惊奇,不自觉就多看了几眼。

    但是里面坐着的人似乎有些眼熟,她慢慢走进,才看清楚是易深坐在靠窗边的位置,而他对面坐着汪灵月。只有他们两个人。

    乔星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就站在原地看他们要做什么,他们说着什么,汪灵月一脸的激动,易深皱着眉不为所动。

    如果按照乔星以往的性格,她应该会直接离开,但是昨晚想通了许多,现在就不可能会离开。

    她朝饮品店走去,步履不疾不徐,眼看着汪灵月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激动,甚至直起半个身子探向易深那边,易深往后一挪,眉头皱得更深,但并未和她接触。

    目睹这一切的乔星松了一口气,她刚要走到饮品店门口,便从旁边赶来三个男生,一窝蜂涌进了门。

    乔星一怔,这三个男生不是易深在八中的好友吗?

    她推开门便刚好听见易深的声音:“汪灵月是你们叫来的?”

    三个男生赶紧为自己辩解。

    乔星倏地明白过来,如果她刚才不进来,只是在窗外看见就离开,那她和易深之间又会都一个误会。

    她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这个决定做的对极了。

    她看着易深,他脸上的表情让她觉得十分熟悉,她忽然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好像很久很久没看到他了,这时不期然的相见,让她一时之间有些紧张。

    易深似乎感觉到了她的视线,乔星还没来得及出声,他便抬起头,刚好对上她的双眼。

    她眼睛一向明亮清晰,此刻却仿佛蒙上了一层雾,眼中似含着泪,将落未落。

    易深身体僵住,原来脸上不耐烦的表情全部不见,呆呆的样子有点好笑。

    “我来找你了,易深。”

    易深刚才拿在手中的水杯应声而落,里面的水还有些烫,浇在裤脚上浸湿了皮肤,他猛然反应过来,倏地站起身,坐着的三个男生一脸懵逼。

    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约出来的人就这样因为一句话奔那个站在门口的女生而去,三个男生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他们大哥,真栽了。

    易深站在乔星前面,明明比她高上许多,但是低着头,有些沮丧的模样,看起来像一只大金毛。

    不过这么温顺的动物可和实际的易深扯不上半点边。

    乔星脸上仍是笑着的,问他:“你拉黑我了?”

    他赶紧摇头:“没有!”

    “我昨晚打你电话怎么关机?”

    闻言,易深的脸有片刻的扭曲,几秒之后别扭开口:“昨晚手机没电了。”

    怎么能告诉她,昨晚他因为她说过的话,心里憋屈,又不想去找她,只能借酒浇愁,结果洗脸的时候一不留神手机掉水里自动关机了。

    乔星也就信了他的话,又问:“你大学填的哪?”

    他沉默不言。

    “听说你要去西北那边?”

    他眼神顿时锐利了许多:“梁嘉扬告诉你的?”

    乔星移开眼:“你别管谁告诉我的,你就说是不是?”

    他不说话。

    乔星就当他默认了,心里的火就这么烧了起来,把手中的包狠狠扔在他胸膛上:“你混蛋!你去那么远,要我怎么来找你?”

    “你不是不想让我和你一起吗?”

    乔星火气更大:“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我只是不想让你因为我填报志愿,没去成自己喜欢的学校。”她越说越气,“你还曲解我的话,我没说不想和你在一起。”

    他抿了抿唇,心中的喜悦铺天盖地,明明昨天还身处地狱,但她今天一来到这,一句话,便把他拉上天堂,可他偏偏还要压制着自己上扬到顶点的情绪。

    “那你想和我一起读大学吗?”

    她红了眼眶:“你这不是废话吗?不想的话我打你那么多次电话干嘛?可是你……”

    她又想起昨晚的绝望,填报志愿的时间已经过了,现在都不能修改了,他现在说这话还有什么用,眼中的泪水快要滴落下来,“可是你去了西北。”

    她一点也不想异地恋。

    一看到她的眼泪,易深就急了:“你别哭啊。”

    他伸出手想拥抱她,却被她推开。

    “我都要异地恋了还不准我哭啊?”易深不说还好,一说她觉得更伤心了,等真上了大学,他们之间就隔着好远,未来的事谁说的准啊,尤其又是异地恋,易深这张脸又让她放心不下。

    易深伸出手擦掉她脸上的泪,终于认输,语气软了下来:“没有异地恋。”

    乔星一愣,傻傻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和你志愿填的一样的。”千方百计打听到她填的哪几所大学,他的志愿都是照她的填的,所以没有别的可能,他们会在一起。

    “那你为什么要骗人?”让她白白伤心了那么久。

    易深有些赧然地侧过头:“现在没有骗你。”

    不是想骗她,是他自己迈不过去那道坎,他总觉得乔星不够喜欢他,甚至连填志愿这样子重要的事也没跟他商量,还说什么不想让自己影响他。

    但是她根本不知道,高三一年,她是他努力的全部理由。他喜欢的人都这么努力,那他也不能太落后啊,他没信心自己能够让乔星将就他,那他就只能将就乔星了。

    感情里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付出更多,那他宁愿是他,他一人承受由爱而生的怖和惧。

    但是就像在沙漠中徒步的人,总要给些甜头,才不至于被渴死。

    他故意不告诉乔星,想要让她为他也担心一点,来证明乔星也是喜欢他的,这一段感情中,并非他一厢情愿。

    乔星现在也不想和他说太多,易深刚那句话让她太过惊喜,差点说不出任何话,于是欺骗什么的都显得不重要了。

    如果不是这件事,她根本不知道易深在她生命中占据多重要的位置,以前是她只知道索取,向他偷取温暖,以后她会给他温暖,感情中两方都需要付出的,她现在知道,原来是她太自私了。

    易深也就没回饮品店,乔星问他就这样把他那群朋友给扔那了?

    他说:“他们来过多少次了,又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顿了顿,他又有些不自在地补充道,“我和汪灵月什么关系都没有。”

    她笑:“我知道。”

    看他离汪灵月那么远的样子她就知道了。

    原本乔星还打算,要跟易深说,是汪灵月打电话给她,而她意志不坚定,信了她的挑拨离间。

    但现在看来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了,她已经是最后的赢家了。

    乔星主动要求去看易深读书的小学和初中,他以前的生活过的地方,她也想去看看。

    易深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没什么好看的。”

    “你以前的生活我没法参与,但是现在我想能补回一点是一点。”

    她都这样说了,易深还能说什么,只能带她去看啊。

    但其实,他还是很开心的,乔星比他想象中的更在乎他。

    晚上易深是自己开车送乔星回家的,一路上两旁的路灯明亮,远处万家灯火点点如豆,乔星看着天上,夜空中的星子似乎格外清晰,她往远处望去,只觉得星河璀璨。

    脑海中不期然想起第一次遇见易深,她撞了他的车,她看到他那一秒,其实已经心动,她很肤浅地被他的外貌打动。

    时间一晃过去了这么久,如今她为他这个人心动。

    “易深,谢谢你。”

    “谢我什么?”

    这样的对话,似乎在不久前已经有过,不过那时乔星后面却什么也没说。

    “谢谢你,让我遇见你。”

    在遇见他之前,她任性妄为,像一只刺猬,拒绝别人的关心,还说世界冷漠;在遇见他之后,她感受到了世间最暖的温度,那是他怀中的温度,世间任何坚冰也会被融化。

    她话出口的那刹那,易深心里似乎有电流缓缓流过,带来一阵颤栗。

    良久之后,他轻声开口:“我也是。”

    在遇见她之前,他生活得浑浑噩噩,龋龋独行,她出现时,天边黎明初降。

    他遇见过那样美好的人,至此之后,终生难以忘怀。

    作者有话要说: 看完的小可爱,求个作收哒,就是点进作者专栏,然后收藏作者哒~谢谢大家,么么`(*∩_∩*)′

    推荐基友的连载文,校园小甜饼,炒鸡好看哒~

    《把手握紧》

    【文案一】:十三班庆祝元旦晚会,文艺委员在班级里发起抽奖活动,以高冷矜贵出名的时锐中了奖,中奖的小卡片上写:“美女一名。” 文艺委员把准备的女明星明信片给时锐,让时锐随便挑,时锐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指着坐在文艺委员旁边帮忙颁奖的夏念,声音低沉有力:“我挑这一个。”

    【文案二】婚宴上,时大少爷世交家的‘妹妹’向他哭诉说爸爸新娶的后妈带过来一个女儿,表面乖巧嘴甜,实则是个黑心肝,甜言蜜语哄走家里长辈的宠爱,背地里却经常欺压她这个正牌闺女,让锐哥给自己出气,说着还露出了自己和人干架掐的满是疤痕的手背,时大少爷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漫不经心的说:“是吗?那她下手还留情了。”比自己背上的指痕轻多了。

    电脑请戳:

    手机请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