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3章 终篇

作者:陆将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万丈光赠你

    低气压。

    祝伶穿着紧身的裙子, 坐在席位上,旁边坐着的是宋思,宋思把手机亮度调到最低, 正在玩着不需要联网的小游戏。

    这是今年金杯奖颁奖晚会。

    金杯奖作为国内电影界最有权威的奖项,每年都会受到极大的关注。

    “你怎么一点也不紧张?”祝伶撇过头, 凑到宋思的耳朵旁说道。

    宋思瞟了祝伶一眼,一脸淡然:“作为一个得过年度最令人失望女演员奖项的人, 还有什么需要紧张的呢?”

    “……”祝伶耸了耸肩, 不以为然, “不过今年,你可是一匹黑马。”

    “黑马?”宋思把这个词说得漫不经心, 眼睛还盯着手机上的小游戏, “黑马算什么?哪能跟你这匹已经被牢牢钉在奖杯上的死马比?”

    宋思说得有些夸张,但事实的确如此。今年祝伶三部作品强势出击,收视率口碑双收,巧的是今年配音市场除了祝伶以外,只有季风的风头劲,可这位朋友已经被关进大牢了,这奖等于提前送到了祝伶手上。

    “你好像对得奖不是很在意啊。”祝伶问道。

    “嗯。”宋思点点头, 关掉手机,她抬起美目, 直视着祝伶, 鲜红的唇颤着, “我有更关心的事情。”

    祝伶挑眉。

    “演唱会。”

    两个人异口同声, 说出同样的三个字,然后相视而笑。

    “没想到,有天和你这种白莲花还可以有默契。”

    “没想到,我跟你这种大脑清奇的人还可以有默契。”

    得奖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更重要的是,演唱会。

    这场颁奖典礼结束后,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就是首场演唱会的日子了,也是新专辑上线的时间。

    两个女人坐在一堆紧张兮兮的男女艺人之间,想着和这场颁奖典礼毫无关系的事情。

    “你说,沈鸥会来吗?”宋思突然问道。

    祝伶有些意外地转头看向宋思——她没想到宋思会问这个问题,因为她永远都会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因为刚刚说了与她潇洒形象不符的话,宋思的眼神有些躲闪。

    “肯定会。”祝伶坚定地回答。

    “你为什么知道?”

    “没为什么。”

    因为沈鸥也是50乐队的一份子。

    这天,祝伶果不其然,得到了最佳配音的奖。

    宋思与最佳女演员失之交臂,却获得年度人气女演员奖。

    夜幕缀着星粒,像是打碎在路面上的玻璃瓶。

    祝伶抱着一整箱的荧光棒。

    现场的人这么多,早就不是光靠她和沈鸥就能发完的量了。

    可那沉甸甸的感觉,像是回到了最初的那场告别地下演唱会。

    “他们在告别过去。”

    眼前,是沈鸥那张圆圆的脸。

    望向整个体育馆,乌压压地坐满了人,人头攒动人声鼎沸——这就是他们的现在。

    突然,有人接过了她怀里的荧光棒。

    “你在想沈鸥?”卫子野将荧光棒递给工作人员,将祝伶的手裹在手掌里。昏暗的环境下,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带着异常锋利的侵入感。

    “嗯。”祝伶点点头。

    “沈鸥由刘益奇去想,你现在应该想我才对。”

    卫子野抬起手捏住祝伶的下巴,一个柔软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祝伶仰头看向卫子野,他眼睛里载满了笑意,他低着头,那些笑意似乎都掉在了祝伶的眼睛里。

    祝伶张开双臂,紧紧地将卫子野抱住。

    “傻不傻。”卫子野的语气无奈又宠溺,双手将祝伶紧紧环住。

    “我怎么会遇到你这么好的人。”祝伶感叹道。

    “是吗?”卫子野那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分温柔,他低头,用额头蹭了蹭祝伶的额头,“这话不该由我来说吗?”

    此时,甜得像是小熊□□的蜂蜜。

    多么好,遇到彼此。

    这一生,值得一百万次碰杯的事情。

    四人上台,祝伶和宋思都坐在第一排。

    秦回,李牧,刘益奇,卫子野,站成一排,深深地鞠躬。

    幕布暗下来,整个现场都陷入了安静之中——

    灯亮起!

    音乐瞬间响起!

    整个现场沸腾。

    光亮照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有了炙热的温度,是他们的赤子之心。

    很少动容的宋思,此时都眼泛泪光。

    “宋思。”祝伶拍了拍宋思的肩膀,“我们说好的。”

    “嗯。”宋思点点头,两个人似乎约定了什么事,“现在开始吧。”

    他们的任务是——找到沈鸥。

    在金杯奖的颁奖典礼上,两个人几度聊到沈鸥,最后两个人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场演唱会上找到沈鸥。

    可这诺大的体育场,一个女生几乎是大海捞针。

    一首首歌过去,所有人都完全沉浸在了50乐队创造的世界里。

    宋思和祝伶没有停下步伐,在一排又一排之间穿梭。

    突然……

    她们看到了。

    她安静地坐在角落里,那个娇小的女孩,哭得泣不成声。

    可爱的女孩,终于再一次见面了。

    她改变了好多,妆容不再张扬,那张脸更加惹人怜惜。

    那个曾经骂天骂地,天天催命,逼着四个人写歌的女孩终于又要回来了。

    “沈鸥,欢迎回来。”

    祝伶跑上前,一把抱住了沈鸥。

    沈鸥看到祝伶,哭的声音更大了。

    “我操,你哭什么啊,没死人啊?”宋思站在一旁白了一眼。

    “你懂什么……”沈鸥抽泣着,慢慢恢复平静。

    “你们知道这个乐队为什么要叫50吗?”

    祝伶和宋思都沉默了,看着沈鸥。

    “那是太阳表面的温度。”

    “那也是他们对梦想对音乐的温度。如今我都看见了,我都看见了……他们的梦想真的都实现了……刘益奇很多次都跟我说,他想要开一场大型的演唱会,底下几千几万人,我每次都笑他吹逼……没想到真的实现了……”

    沈鸥的话,让所有人动容。

    从荒芜到盛世。

    已经走过来了这么多路。

    突然,现场安静了下来。

    舞台上突然,只剩下了刘益奇一个人。

    没有任何配乐。

    “现场听得见吗?”他开腔。

    台下一片回应。

    他笑了一下。

    “在这里插播一则寻人启事,前段时间我弄丢了一个很重要的人,今天我不知道她来没来现场,可我一定要说这段话。我怕她自己一个人来,又傻乎乎地自己走了。”

    “曾经有一段艰难而美好的岁月,是她陪我走过去的,可我后来却把她弄丢了。”

    刘益奇的声音哽咽了。

    停顿片刻。

    “沈鸥,你知道你走后,这一切变得有多混乱吗,我们这个乐队差一点点就散了。如果你真的真的来到了现场,我请你,我请你不要离开,给我一个机会把你抓住。”

    整个现场沸腾。

    我操!猝不及防地现场表白。

    祝伶转头看向沈鸥,沈鸥已经泣不成声。

    宋思此时也眼泛泪光。

    “沈鸥,你还要做孬种吗?”沉默的祝伶终于抓住了沈鸥的手腕。

    祝伶坚定的眼神碰上沈鸥那张布满泪痕的脸。

    此时,答案已经清晰了。

    她拉着沈鸥的手,以最快的速度向第一排跑。

    祝伶的眼神看向宋思,此时宋思的脸上露出来敬佩的表情——第一次如此真实。

    奔跑时,刘益奇的声音继续响起——

    “我们新的一张专辑的名字叫《寻回》,是我们四个人想要寻回最初的感觉,是我想要!想要寻回最重要的你!”

    话音落,祝伶已经冲到了最前排。

    “刘益奇!拿回你的沈鸥!”她竭尽全力地喊。

    一切失去的都该回来了,这个故事应该有圆满的结局。

    话筒咚地一声落地,刘益奇如离弦的箭那般冲过来。

    他飞跃过栏杆。

    将沈鸥抱在怀里。

    整个现场沸腾,所有人疯狂地挥舞着荧光棒。

    刘益奇和沈鸥的感情,终究圆满了。

    祝伶看向宋思。

    “祝伶,没想到你在关键时刻真的挺厉害的。”宋思说道。

    祝伶笑了笑,看向后台——

    她以为,卫子野会在那里看着她,可是没有。

    此时此刻,卫子野呢?

    演唱会继续进行着,接下来是新专辑里面的歌曲,每一首都迎来了热烈的掌声。

    他们在舞台上,沉浸在音乐里。

    祝伶看着卫子野。

    他是那么适合音乐,是那么完美的人。

    从遇见到今日,她从没想到他们的故事会发展到这一步。

    原以为只是点头之交,一面之缘,一个惊艳的眼神,却变成了一场风花雪月。

    他冷漠的外表下,是接近50摄氏度的高温。

    演唱会结束,整个舞台暗下来。

    所有人意犹未尽。

    开始离场。

    祝伶准备去后台找卫子野。

    就在这时,舞台中央突然亮起一束光。

    照亮一架钢琴。

    所有人都明白了——

    “我操!是野哥!”宋思叫起来。

    “求婚求婚!”沈鸥在一旁起哄。

    求婚……

    祝伶感觉自己的胸口突然被堵住了。

    “接下来这首歌,不送给任何人,只送给祝伶。”

    “希望大家不要录制,不要传播。”

    “以后这个版本,只发行于我和她的枕边。”

    卫子野沉稳的声音宽阔的体育馆。

    底下,是一片星海。

    祝伶怔住了,站在台下。

    卫子野坐下,指尖落在琴键上。

    往事如烟,此时翻腾汹涌,倾斜而下。

    他唱的是《我愿意》。

    很老的一首歌。

    此时配上钢琴曲的声音,变得绵软。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

    整个现场安静得呼吸声都吵。

    他为今天这首歌等待了太长的时间。他一直在寻觅着有什么重要的节点,允许他唱这首歌给祝伶。

    一路走来——

    他救赎祝伶,将她从功名利禄的纠缠中解救,从家庭的困扰中解救。

    祝伶救赎他,告诉他,初心。

    祝伶感觉眼眶湿润,一股热流顺着她的脸颊落下来。

    “祝伶,你愿意跟我过这一生吗?”

    “我希望你的答案,是这首歌的名字。”卫子野补道。

    演唱会昏暗,一道白月光洒下。

    这个女人已经成为他生命里,那道皎白的月光。

    万丈光赠你,我只求你这一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