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2章

作者:荚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装什么装,还不起来。”陆尚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是不是兄弟啊你。”席泽揉着胳膊从许夏身上爬起。

    许夏这才知道他是骗自己,原本疼到快停止的心脏终于又开始跳动,原来自己是这么的害怕他有事。

    “你干嘛骗我。”许夏哭的稀里哗啦。

    席泽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这是告诉你不要轻易的给人开门,否则后果很严重。”

    许夏自知理亏:“我知道了,只是以后你别这样吓我。”

    席泽见她是真的被吓到,伸手轻轻抚掉她身上的尘土:“好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陆尚站在一旁看着两人你侬我侬的,脸色不由有些黯然。

    “你们过来一个人帮下忙。”张剑喊道。

    三人回头一看,只见张剑正脱了衣服按住林军腹部的伤口,陆尚的那一枪故意只打中了林军的肩胛让他失去反抗的能力,可是后来的流弹却击中他的腹部,此刻正血流如注,而其他人,也或多或少的受了伤,警方正在救助。

    陆尚急忙几步上前脱下衣裳按住林军肩部的伤口,他看着林军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如果救护车赶来不及时,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很可能就活不了了。

    “哈哈哈……”林军突然望着天空哈哈大笑起来,丝毫不顾及自己的伤口正在流血。

    “别乱动,你想死么?”陆尚加重了手上的力气。

    林军的嘴里都是血:“生又如何,死又何惧,我这一生,该享受的都已享受了,想收拾的人也收拾了,唯一……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让席明居和我一起死。”

    席泽冷笑道:“不好意思,我们席家一直对你没兴趣,从始至终,都是你自作多情了。”

    林军歪过头看着他嘲笑道:“可你们会一辈子记得我这个人,我会是你们永远的噩梦。”

    许夏见他自始至终没有提起他的妻女,不由问道:“你满心思的都是报仇,难道你就不想想你的妻子和女儿吗,她们都是无辜的啊,特别是林思意,她本来有大好的前程和美好的人生,可你却让她走上了一条歧路,如今她虽然活着,但我觉得她肯定生不如死。”

    林军终于有了一丝动容,他昨夜已经去过病房,看着昔日美丽聪慧的女儿变成那个样子,他怎么会不心痛,但是他却没有后悔,他没有反省自己的教导方式,而是把一腔怒火都洒到许夏身上于是绑架了她。

    “你们不要为难她,事情都是我做的,与她无关。”林军淡然道。

    “话可不是你说了算,你要是想要保护他,那就好好活着,有什么话什么罪法庭上再说,否则你就这样死了,若是有人成心让你们顶罪,你的女儿可是有嘴也说不清。”张剑用着激将法想要让林军坚持下去。

    然而因为大量失血,林军的脸色还是渐渐灰败下去:“不劳你们操心,我已经……已经……”

    “已经什么?”张剑将耳朵贴近,可惜林军已经停止了呼吸。

    “他死了。”陆尚探了探林军的脉搏后宣布。

    许夏不由自主的靠向席泽,自从母亲去世,这是她第二次看见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而这次,比起害怕更多的是唏嘘。

    “别怕。”席泽紧紧握住她的手。

    回去的途中,三人乘坐同一辆车,可是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最终还是陆尚打破沉默:“席泽,你上次说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指的就是林思意吧。”

    席泽也不隐瞒:“不错,是她,不过我没想过用这种方式,也没想过会是这种结果,我原本只想让她伏法的,对不起,兄弟。”

    陆尚眼神有些茫然:“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本来就是她做错事在先,更可况,我对她而言,什么也不是,一直以来,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那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把这次事件交接清楚后,我就回北城了,我会在那里成家立业,以后,我都不会再回江城。”

    席泽听到成家立业四个字,不由自主的看向许夏,眼神询问着要不要把余意的事说出来,但是许夏却摇了摇头,她有她的顾忌,毕竟现在余意在何方还不知道,虽然以陆尚的工作性质找到她是分分钟的事,但是余意呢,余意想见他吗?

    所以,她阻止了席泽,她打算找到余意之后问个清楚,否则又是误会就不好了。

    接下来的几天,除了配合警方的调查,许夏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虽然那天她摔倒了,但是没伤到骨头,只是后来手术的伤口有些发炎需要治疗,席泽没有一直陪在她身边,因为席明居的身体又开始不好了,他必须开始学着接手公司。

    林思意在苏醒后的第七天也突然从医院消失了,这让警方很是担心,因为集资案已经快水落石出,她这个时候消失很可能是被集资案真正的主谋带走了,或许他们还会杀人灭口。

    然而神奇的是,在她消失侯的两个小时内,有人到警察局递交了大量的关于集资案的资料,警察根据这个人提供的线索很快就将目标抓获,林思意果然是被这些人抓走了,而且还因林军的办事不利被牵连,受到了残忍的折磨,本就因车祸从鬼门关回来的她更是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因为是在同一个医院,许夏还是去看了她。

    “你来做什么?不怕我吓到你么?”林思意嘶哑的声音问道。

    “我不怕。”

    “为什么?”

    “因为我曾经也不比你好多少。”

    林思意沉默了许久:“他……有没有说什么?”他指的是她父亲。

    许夏点了点头:“他说他没有尽好父亲的职责,希望你以后好好生活。”她撒了谎。

    林思意突然笑了笑,眼中两行泪淌下:“他从来都不会说这些的。”

    “可能是做父亲的都这样隐忍吧,他不仅这样说了,还提前将保护你的法子都想好了,他知道会有人害你,所以把资料都交给了一个可靠的人,让他只要一听到你失踪的消息就把资料交给警方,所以你才能这么快得救。”许夏的这句是真的,林军终究还是为林思意留了后手。

    林思意闭上眼睛:“如果我现在对你说对不起,是不是太迟了。”

    许夏回道:“是,太迟了,而且,就算你说了,我也不会原谅你,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一件戳你心窝子的事,下个月初一,我和席泽就要举行婚礼了,你如果难受,就忍着吧。”

    “哈哈哈哈哈……”林思意突然低声笑了起来,因为身体的抖动牵扯到伤口,她忍不住蜷成一团。

    许夏不忍见她的惨状:“我走了,你好好养病,我们就不再见了。”说完她就向门口走去。

    当她就要走出病房的时候,林思意的声音传来:“好,不会再见了,还有,对不起。”

    许夏怔怔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什么话也没留下的离开。

    晚上,忙碌了一天的席泽终于来到医院,见到许夏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

    “外面黑乎乎的你在看什么?”席泽站在她身边不解的问道。

    许夏回道:“才不是黑乎乎的,路灯亮着呢。”

    席泽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马路上的路灯正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国庆时插上的国旗也被风吹的缓缓的摆动,一切是那么的安静柔和。

    “你紧不紧张?”席泽突然问道。

    “紧张什么?”许夏不解。

    “我们的婚礼啊,你别告诉我你忘了。”

    “怎么可能,不过,我不紧张。”

    “为什么?”

    “因为早就紧张过了呀,你忘了我们订婚的时候吗,我当时吓的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幸好你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我,谢谢你啊。”许夏看着身边的男人柔柔的笑道。

    席泽也笑了:“谢什么,你救我在先,我说过要一辈子相许的。”

    许夏轻轻抱住他:“那,我开始计时了。”

    席泽将下巴搁在她头上:“好的,老婆大人。”

    五年后,江城江滩。

    “小景,小临,你们过来给舅舅磕头。”许夏对两个儿子说道。

    两个酷酷的双胞胎乖乖的在江边跪下,嘴里还念念有词:“舅舅呀,你一定要保佑妈妈这次生个妹妹啊,要不然爸爸会越来越不喜欢我们的。”

    许夏一听苦笑不得,一边抚摸着鼓起来的肚子一边埋怨身边的丈夫:“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儿子也是咱们的肉,你不要一天到晚板着脸。”

    席泽打量了一下认真磕头的两个儿子:“只要你不整天围在他们身边转,我会考虑对他们的态度的。”

    许夏无奈的摇了摇头,正要再教训自己这个幼稚的丈夫,却突然看见身边一个年轻人怔怔的看着江水,她心中一阵剧烈的震动,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向男子移动过去。

    席泽见她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吸引,脸色有些不好了,便走过去想要将她拉回来,谁知许夏却突然开口对那位男子叫了一声:“小宸。”

    男子回过头眼神陌生的看着许夏:“您叫我?”

    许夏看见他的正脸,身体抖的更厉害了:“小宸,是……是你吗?”

    席泽听到她的话也愣住了,因为在他记忆里,许夏只会叫一个人小宸,那就是她已经去世的亲弟弟许宸。

    男子礼貌的回道:“我想您认错人了,我不叫小宸。”

    席泽也将妻子扶住:“许夏,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许夏摇了摇头,是自己太思念弟弟了吧,所以才会认错人,自己当年亲眼看着弟弟被水冲走的,那样的环境下,一个六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活下来。

    她平复了下心情:“对不起,我可能是认错人了,不过您长得实在是像我的一个至亲,不知道可否问下您的姓名。”

    男子本不想说出自己的名字,但是他见女子脸色苍白,眼神期待,不知为什么拒绝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我姓陆,名梵生。”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