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0章 那些人那些事

作者:谢不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照我说的做,我就带你去见爸爸,好不好?”

    自从被爸爸送来孤儿院后,梁诗琪就再没见过爸爸了,每个月来看她的都是面前这个漂亮叔叔。

    叔叔说他叫黄仲永,是爸爸的朋友,代替爸爸来看她。

    但是,她不明白,爸爸为什么要将她送进孤儿院。

    孤儿院里都是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她虽然从小就没有妈妈,但是还有爸爸啊。

    如果不是有这位黄仲永叔叔每个月都来看她,和她说说爸爸的事情,她还真以为爸爸不要她了呢!

    听说可以见到爸爸,她便高兴地拉着黄仲永的袖子,问道:“我要怎么做,叔叔才会带我见爸爸?”

    黄仲永摸了摸她的脑袋,笑呵呵地道:“周末,将你书言哥哥约到孤儿院后半山腰的亭子里,和他告个别,叔叔就带你离开,见爸爸。”

    梁诗琪眨着黑葡萄似的眼睛望着他,有些懵懂:“就这样?”

    “嗯。”

    周末,天空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梁诗琪站在半山腰的亭子里,看着廖书言撑着伞艰难地走在山道上,立马撑开伞迎了上去:“书言哥哥!”

    她牵着他的手将他带进亭子里,和他说了许多话。

    廖书言天生话不多,一直都是她在说,他偶尔微笑着附和几句,都令她心花怒放。

    她虽然舍不得他,可是,想到可以见到爸爸,她反而没有因为这番离别而伤感难过。

    雨停了,她提议去山里转转,廖书言自然没有异议。

    下过雨的山道泥泞而湿滑,她看上了长在坡边的一朵牡丹,想要摘下来,无奈够不着,只能放弃。

    哪知,廖书言却突然说道:“我帮你摘下来。”

    他将她拉到山道中间,小心翼翼地踩着山石走到坡边,一伸手,便够着了花枝。

    然,就在他摘下娇艳欲滴的牡丹转身之际,一辆黑色轿车从山道下径直开了上来,速度极快。

    车没有走正道,反而向着他站着的坡边开来。

    他手拿花枝,面对突来的危险,根本来不及寻路躲开。

    千钧一发之际,却是梁诗琪突然冲到他身前,将他往旁使劲一推。他的手臂磕在尖尖的山石上,磨破了皮,摔了满身的泥水。

    他惊惶不已地爬起身,梁诗琪的身子已被轿车撞飞出去,瘦小的身体从山坡边滚落下去,便没了踪影。

    “琪琪!”

    他带着一身泥尝试着爬下山坡,衣领突然被一股力拎起,眼前出现的是一张凶悍无比的男人的脸。

    “被你逃过一劫,我就再送你一程!”

    “放开少爷!”

    凶悍男子见了气势汹汹冲上来的两个保镖,撇了撇嘴,便将廖书言扔在了一旁,转而钻进车子,一个倒车逼退了前来的两名保镖,车子开进山道,一个漂移便扬长而去。

    廖书言被吓得不轻,大口大口喘着气,指着梁诗琪滚下去的山坡,对两名保镖说道:“派人将附近都找一遍,找到琪琪,无论生死。”

    山下有急流,廖书言并不确定梁诗琪是否掉入了其中,不间断地寻找了一个月,也没找到梁诗琪的一点踪迹。

    在大家都说梁诗琪可能已经死了的时候,他才慢慢开始接受这个事实。

    然而,他不知道摔下山坡的梁诗琪在车上醒来后,便被黄仲永带出了国。

    也正是从那之后,梁诗琪才知道黄仲永一直都在骗她。

    为了得到爸爸手上的医药研究资料,他以她来威胁爸爸,爸爸才不得已将她遗弃在孤儿院里,又暗中托廖书言的母亲照顾着。

    而她,却糊里糊涂地被黄仲永骗了,甚至险些害死了廖书言。

    从昏迷状态下醒来后,黄仲永便告诉她:“你爸爸为了毁掉手中的资料,不惜烧了屋子,他自己也被烧死在那堆资料里。我之所以还留你性命,是怀疑你爸爸将重要的信息留给了你……你若是能为我所用,我就会将你当作亲生女儿一样教养,你觉得怎么样?”

    梁诗琪小小年纪并不懂太多,只是觉得愤怒和害怕。

    她恨黄仲永,几次想要逃走,却被看得死死的,她的任何反抗都无济于事。

    于是,她认命了。

    在黄仲永的安排下,她进了他的地下医药局,学习各种医药知识。

    地下医药局研制的药多是以低廉的价格秘密销往世界各地,与市面上的药没什么区别。

    但是,接触得越多,她才发现,所谓的地下医药局不过是黄仲永地下贩毒的一个幌子。

    而他之所以留着她,也正是因为她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爸爸生前研制出的一项成果,若用得正当,便是世间良药;若用得不当,就成了令人上瘾的毒品。

    黄仲永总有法子让她听话。

    在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国外,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早已练就了一身独有的本事。

    无论遇到什么事,示弱就行了。

    示弱就不会吃苦头。

    后来,黄仲永将一个人带到了她面前,向她介绍:“江锦年江先生,只要是他运送的货,就不会有被查的风险。你们是老乡,我特意引见你们认识认识——对了,江先生是你一直念念不忘的书言哥哥的亲生父亲。”

    黄仲永说完便离开了,只留下两人相对无言。

    良久,梁诗琪才从怔愣中回过神来,一边默默打量着江锦年,一边努力回忆着廖书言的样子,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您真的是书言哥哥的爸爸?”

    江锦年只是微微笑了笑,态度并不热忱:“梁小姐先忙,有空再叙——这个月10号有一批货要送到南非,梁小姐这边来得及么?”

    梁诗琪点头:“来得及。”

    江锦年道:“辛苦。”

    他缓缓上前,抬手按了按她的肩,几乎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道:“Escape!”

    她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他便离开了。

    Escape?

    他是让她逃么?

    在这个月的10号逃离这里?

    好几次见到他,她都想上前问问,可是,想到黄仲永对她监管得十分严格,她也只能放弃。

    运去南非的那批货,黄仲永也亲自护送,她被允许同行。

    货船在海上行驶了数日,在某一天夜里突然遇到了海盗,在混乱中,她很不幸地被海盗掳上了贼船。

    奇怪的是,被关在船舱的那段日子里,那群海盗不但不为难她,反而会按时给她送来一日三餐,伙食还不错。

    在海上漂了半个月,船只在英吉利海峡靠了岸,她又被那群海盗转手卖给了一名外国商人。

    直到抵达巴黎,她已经不记得自己被转手了多少次。

    因此,那位将她带到巴黎的男子说要将她送出去的时候,她早已经麻木了。

    一路颠沛流离,她都已经无法直视自己那副鬼样子。

    被送到新主人家后,她就被人伺候着洗漱穿戴,主人家又准备了丰盛的食物来招待她。

    她有些受宠若惊,看到一名年轻美丽的女子正搀着一名中年男子下楼时,她便猜到,这就是她的新主人了。

    “老爷!”

    廖鹤挥手屏退了屋内的佣人,看着梁诗琪不声不响地用餐,不禁笑了:“琪琪,还记不记得我?”

    梁诗琪猛地抬头,一脸茫然,缓缓地摇了摇头。

    廖鹤在她对面的餐椅上坐下,脸上依旧挂着和蔼可亲的笑:“也不怪你不记得,我那时见你,你还连话都说不清呢。转眼,你就这么大了——我是你爸爸生前的朋友,廖伯伯……还记得书言哥哥吧?”

    梁诗琪眼睛一亮,笑道:“记得。您是书言哥哥的爸爸?”

    廖鹤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会儿,又道:“你先吃,吃好了,让Lina带你去楼上的书房找我。”

    至此,她才知道了廖书言的身世,也想通了为何黄仲永在向她介绍江锦年时,说江锦年是廖书言的爸爸。

    当年,甘晴雪悔婚的对象正是南京黄家子孙黄仲永。

    她嫁了廖鹤后,黄仲永又娶了甘家另一位女儿,也就是甘晴雪的小堂妹。

    然而,因为悔婚一事,黄仲永对甘家和廖家怀恨于心,特别是甘晴雪和廖鹤。

    甘黄两家相继没落后,他带着妻子去了国外,因为走私药品渐渐发了家,也慢慢建立了自己的势力。

    他始终无法忘记甘晴雪和廖鹤带给他的伤害,决定好好惩罚惩罚两人。

    于是,他算准了廖鹤的工作时间,在江锦年前往廖家的那天,他将喝了易使人产生幻觉的Absinth做了完美的包装,说动妻子将酒送给了甘晴雪。

    果不其然,好客的甘晴雪一如往常地留了江锦年和妻子在家用饭。

    妻子也许是心虚,并没有留下来。

    事情出乎意料地顺利,喝了Absinth的两人,果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从此,夫妻分离,亲如战友的伙伴也老死不相往来。

    可是,黄仲永错了。

    他被廖鹤与江锦年设下的圈套给骗了。

    当廖鹤带着梁诗琪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才知道,多年前,他争不过廖鹤,现如今也争不过。

    廖鹤就是一匹蛰伏的狼,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轻易出击。一旦发起进攻,那便是致命的。

    至死,他也想不明白,廖鹤是如何步步为营,不动声色地引着他一步步步入圈套。

    不论是拉拢江眠,困住陆嘉清,他自认为占得了先机,竟还是被廖鹤一一攻破。

    江眠姑且不论,他知道这人是颗定时炸/弹,行事有自己的主张。当初愿意和他联手,也仅仅是因为江眠以为廖鹤是害他家破人亡的仇人而已。

    而陆嘉清的弱点却十分明显。

    只要他心中的善念尚存,他便能控制得住他,让他乖乖听话。

    事实上,陆嘉清一直都很听话。

    即使在掩护了他的宝贝女儿之后被抓,也丝毫没有透露组织里的任何消息,直到他母亲自尽后,他仿佛也死了一样。

    这样的人,留在组织里是危险的。

    但是,女儿偏偏爱他爱到了骨子里,明明知道他的存在很危险,却偏偏要护他救他。哪怕在被陆嘉清出卖后进了监狱,也依然不明白——陆嘉清根本不爱她。

    他爱的是赵嘉儿啊。

    当廖鹤将赵嘉儿母亲的资料发给他,并约他在南京见面后,他就知道廖鹤已经拿住了他的软肋。

    他再也逃不掉了。

    他万万没想到,当年逃难时,走丢在海边的妹妹还活着。

    这些年,他一直被仇恨蒙蔽,以为只要让廖鹤失去至亲至爱之人,就会得偿所愿。

    哪知到头来,他伤害的一直都是他自己的亲人啊!

    他的喻芝妹妹,是他午夜梦回时,藏在心底深处最温暖的回忆呀!

    他怎么能糊涂到为了对付廖家,而伤害她的女儿呢?

    即使明知廖鹤的南京之约危险重重,但是,他还是去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100章,完结啦!

    谢谢坚持看完,没有放弃我的小天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