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四十一章 群英

作者:吓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千羽对清清道:“你不要怪他狠心,他认为你作为英雄落幕是最好的结局,如今文献对你也是褒多贬少,称你为一代天骄。相公说,你只要一恢复,先燃烧你的心智只能是霸业。这两百年来天下盟一直没有断绝某些人称霸天下的野心,五十年前那一任天下盟盟主就是如此,可笑啊,虽有野心,却被盟约框住,徒劳十载,毫无建树。因为大家都变聪明了,你人杰也好,奇才也好,天下盟不需要某个盟主,或者人去发扬光大。天下盟让你当盟主,只让你做盟主要做的事,做多了,就是你不对了,无论你出发点是好是坏。”

    “还没换好吗?”林烦进来一看。

    千羽一指林烦,用衣服盖住万清清身体。

    “又不是没看过。”林烦走过来,道:“有人靠近过,留下点痕迹,十有**梁晓雨,看来我们要去十万大山和她说一声,让她不要太多事。”

    “梁晓雨破不了这洞府吧?”千羽问。

    “破的了,这洞府年久失修。”林烦回答。

    “你不是十年一修?”千羽问。

    “娘子,你怎么会相信我十年会来一修?”林烦笑:“十年来一看就不错了。

    也对!千羽苦笑,但你不能说的这么理所当然。千羽问:“那现在怎么办?”

    “我留了金字,告诉外人,靠近者死。”林烦道:“其实现在天下大局稳定,清清她就算恢复了,也掀不起波澜。我只是想让她有始有终而已。虽然这几百年的寂寞等待很残忍,但是她确实做了很多坏事,很多人因为他死。”

    “相公,清清如今修为就算全部恢复。也不是你的对手,不如去鬼界帮她寻了人魂。”千羽笑道:“你也可以娶个二房。”

    “娘子,你好大方,我回头立刻去窑子逛两年。”林烦看万清清,道:“娘子,这叫妇人之仁。掀不起波澜,不代表不会再起纷争。收拾完,我们走了,雷震子还约了我们北云山喝酒。”

    “恩,你……有什么话和她就说吧,我先出去。”千羽善解人意的站起来,起身离开。

    林烦就喜欢千羽这点,每十年来一次,林烦都要和清清说一会话。林烦坐在石台边,看端坐的万清清:“清清,我还是那句话,我已经将金针布置在你体内。我不知道你是装疯卖傻两百年,还是真丢了人魂两百年,我也不知道夺舍**,还有你佛道双修之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三十年前。我去鬼界没有找到你的人魂。我猜测你已经醒了。你要醒了,我只能杀你。你要装傻,天芒阵还等着你。”

    林烦看着万清清许久,道:“东海城十日,一直不忘,你别逼我,好吗?我娘子会相信你醒来就会放弃霸图。但我不会相信的,你自己乖乖的,我走了。”林烦看了一会万清清转身离开,出大门,看大门慢慢关闭。万清清在其中仍旧端坐,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人知道她找回了人魂没有,林烦也不知道,但是对付万清清,即使有九成九的把握,也不能掉以轻心。

    ……

    中洲北云山已经成为道家圣地,天下盟最早成立在北云山,车前子入侵之后,北云山十八英雄集结,历经数月,大破车前子,已经成为一段传奇。

    在北云山最高峰,十八座巨大石像竖立,很多新入门的弟子,都会被师长们引领到这里,师长们向他们仔细介绍这十八个人,天下盟歌颂抵御外侵,而贬低内战,云清之战中洲之战都被作为警示之例。

    北云山每十年一封,一封三天,天下盟派遣高手护卫北云山附近五十里巡逻,不让任何闲杂人等靠近,原因就是,每十年,当年天下盟盟主雷震子都要在这里宴请还活在世间的十八高手中的人。

    即使封山百里,但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在这三天,变成了北云山附近的庆典,大家纷纷来到北云山附近,早先是观摩英雄,后来就开了修真市集,将十年三天变成了一场天下修道者的庙会,后又发展成相亲会等等。

    这三天的北云山,也成了天下最热闹的地方。

    最没有十八高手风范的当属叶茶,修真市集就是他开的,到了时间,他就悠悠的飞向最高峰,其他想跟随的人,都被天下盟高手拦住。

    一个妹子喊问:“老板,今年还有谁会来?”

    叶茶老板转身,道:“听说都会来。”

    “为什么今年都会来?”

    “因为有个王八蛋入了大乘,发传书显摆,等我祝贺呢。”叶茶酸溜溜回了一句,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酸溜溜的说这话,叶茶算一个。

    “来了。”东面一人喊道:“张通渊来了。”

    “看猴子呢?”张通渊驾驭两道剑光飞来,左右一看,今年人还真多,漫山遍野。张通渊一耍,两口宝剑飞起,在天空激荡出一个八卦阵,剑气四射,引发无数惊呼。收工,走人。喊问:“入了大乘那家伙到了吗?”

    叶茶摇头:“没,我们先喝两杯,听说你最近搞了点废品……来,我们好好聊聊,我手头有一对一百三十年前中洲皇家工匠手工打造的龙凤钗。”

    张通渊一脚飞过去:“老子废品是蓝星神石。”

    “架不住嫂子好这口。”

    ……

    接下来到的是慧心神尼,宝相端庄,驾乘一朵祥云,身带佛光,在上方缓缓飞过。慧心神尼,大智慧大慈悲之人,当然,这是佛门的认识,道家弟子觉得她不错,很善良。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德高望重,大家也尊敬的行礼。

    西门帅出场是相当惊艳的,满头银发披散而下,一直到脚跟之处,随风飘荡,加之其玉盘之脸丝毫不见岁月沧桑。优雅飘逸,破有几分非凡尘之人味道。看得小姑娘们一惊一乍。西门帅和林烦第一次见面,就暴露他性格,只见他顺手拿出一柄扇子,轻轻一挥,驾驭清风而走。顺手一甩。扇子朝最近的一位小姑娘落去,小姑娘接到扇子,姬动的眼泪哗啦啦的出来了。

    斜风子最拉风,全身火焰包裹几十丈高,如同赤日一般出现,不是装,是风吹火涨。灭世之火有个麻烦地方,修为越高,火焰就越高。风一吹,就更高了。斜风子除非收拢全部护体真气,才勉强能让自己不发火。也因为此,斜风子得了火神之称号,私下有人叫灾神,靠近什么,什么被烧。见到斜风子,大家纷纷避让三尺。

    张通渊在峰顶幸灾乐祸:“烤猪来了。”

    斜风子一道火光就杀了过去。张通渊白虹剑一弹,将火光挑了。青冥剑出鞘。雷震子忙拦住:“消停,晚辈们都在看笑话呢。”

    斜风子落在一块石头上,左右看看距离,努力收火,叹口气,这叫憋气。不憋就得烧。自从灭世之火修炼有成,自己又没有仇人之后,唉……练什么灭世之火,到现在还天天寄宿野外,连个洞天都没有。斜风子问:“林烦来了吗?”

    “去南海。应该很快了。”张通渊道:“斜风子,我上次去极寒之地时候,遇见一只火鹰,不是凡品,附近一定有好地方适合你。”

    “哪?”

    张通渊道:“极寒之地两百里左右。”

    “好,我会去看看。”斜风子道:“墨家姑娘来了。”

    墨云一身绿衣,身背弓箭,虽然三十多岁模样,但是精神爽朗,颇有英姿,更有女子之味掩盖了其内在之气,是诸多少男梦中情人。她的出现立刻引发欢呼之声。

    “墨云,我要和你合体双修。”

    墨云手一动,一道箭气就杀向人群,附近人散开,纷纷怒视中间那秃驴,两百年了,墨云姑娘还没有这么生气过,想被群殴吗?墨云娇笑:“绝色,你又胖了。”

    此人正是绝色,没有拉风出现,就是钻了和大家混在一起,见墨云说破,笑呵呵的飞上来,绝色道:“十年没见,我的下巴是不是瘦了一点?”

    墨云看了一会,很认真问:“你指的是第几层?”

    “……”绝色低头走人,近朱者赤,在林烦等人熏陶之下,绝色行脚天下,开始新的尝试,寻觅美食。如今人称绝胖大师。其依仗**之能,金刚不坏已经化境,有人说,就算是林烦的神兵也不可能削下半点油脂。因为圆是没有切入点的。而绝色已然浑圆一体。

    张通渊远远看见绝色,叹息:“这也太胖了,没看见脸,我都分不清胸和背。”

    西门帅也叹气:“五十年前我就不和他一起去玩了,丢不起这人。好歹是成名高手,一点形象都没有。”

    慧心神尼念声佛号:“阿弥陀佛,绝色大师乃是真性情人,以身入世,酒肉穿肠过,一身佛法修为天下无双,乃是真正有大智慧者。”

    张通渊若有所悟点点头:“神尼,你果然慧眼识才,难怪绝色两百年前就想找你双修。”

    西门帅补充一句:“就差色戒了。”

    “……”慧心神尼不说话,这四人都是坏人,左右看转移话题道:“紫云来了。”

    紫云真人应该是最有仙风道骨的人,是文献中画板的原型之人,如今四百多岁,已入大乘之境,白须白发可不是西门帅故意弄成银发那样。一见紫云真人,就觉得见到活神仙,忍不住膜拜一般。紫云真人也是最有礼貌的,经过时候,和大家见道礼,见了张通渊他们,一样再见道礼。有板有眼,一丝不苟,赢得一片喝彩。

    和紫云真人相反是张未定,张未定一身黑衣,包发无须,没有任何装饰,干干净净,简简单单,如同影子一般飘来。头不歪,目不斜,速度很快直接过人群,到了大家面前,抱拳略弯腰:“大家好。”

    张未定,人送外号张行者,曾于八十年前,独身将一只三千年擅闯十二洲的九凤一招毙杀。没有花招,没有绚丽,一招出。人到九凤,再看,九凤已死。有人说张未定之近身暗杀之术已经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

    接下来出现是古岩……是古岩的一对双胞胎儿女,眉色之间和古岩颇为传神,他们被称为云清二侠,修为相当不错。性格坚毅,去年被册封为云清左右护法。他们不姓古,而是姓云。至于他们的母亲寒云子,已经是隐仙宗的供奉,其观星之术天下无双。

    “各位叔叔伯伯好。”

    “又要见面礼了?”大家一起掏东西。

    斜风子摸了半天,拿出一对宝剑扔过去:“天杀的林烦。”

    双胞胎姐姐接宝剑很不好意思:“林叔叔说,我们如果推辞,那就是不给长辈面子,不尊敬长辈。”

    “你林叔叔还说。这边的哪个人没个十件八件的神兵法宝。”叶茶忍不住补了一句。

    “叶茶,你说这话会遭天谴。”张通渊咬牙切齿。

    叶茶单指指天:“天谴何在?”

    一道闪电直接打在叶茶的手指上,叶茶哆嗦一下:“不是吧。”

    “我来了。”林烦从碧霄三位一体化成一道剑光落下,人先到,声音后到,直接就到了最高峰。

    张通渊抬头看了一会,而后道:“你看西门帅摆现,人家好歹弄了头发。还去京城特意买了扇子。你这么现有意思吗?”

    林烦道:“赶时间嘛,让大家久等。”林烦抱拳作揖。大家回礼。

    “你婆娘呢?”绝色问。

    “我婆娘和西门帅大老婆被张通渊婆娘拐去,说女人自己说话。”林烦斜眼看西门帅:“大老婆?”

    “大老婆?”大家一起看西门帅。

    西门帅重新拿出一把扇子,轻摇道:“一个小姑娘,不娶就要自杀,我娘子心生恻隐之心,我勉为其难。张通渊。你也好意思说我?你的朱云洞府可是春色满园。”

    “……”大家一起看张通渊,古岩孩子低声道:“各位叔叔,大家都是英雄,不用在这里互相暴丑。”

    西门帅一挥扇子:“我这不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朱云洞府是我朋友。”张通渊回答。是画妖。两百年,和雷痛痛吵架,闹矛盾肯定少不了。心情不好时候,就会去朱云洞府玩玩,很正常嘛。雷痛痛也知道朱云洞府,而且还一起去过几次。表示逢场作戏没有关系,反正青冥剑是她修炼的,你自己看着办。

    雷震子终于插话:“今天难得这么齐全,我们先给他们上柱香吧。”

    大家认真点头,各自走过来,林烦拿出香来,朝斜风子身体一飞点上,收了香第一个走到巫彩云的雕像前:“巫姓女子,无名女子,巫彩云,这是她去北云山第一次用的名字,她虽然只做了一件事,只兵解了追魂令,但是没有她,我们没有办法打败车前子。她虽然是文献中最不起眼的浪花,但却是不能或缺的一者。第一炷香,我敬她。”

    大家跟随点香,斜风子跑开。

    西门帅道:“我第一炷香敬悟心大师,舍身取义,我救之不及,而今还在悔恨。”

    张未定出首:“我第一炷香敬南宫无恨,勇者无敌。”

    绝色道:“那我就先敬钱魔,你有个好徒弟,否则我已经死了。你也是个好师父,否则,你徒弟已经死了。”

    墨云上前:“我一定要先敬云海真人,她儿子是英雄,她是英雄,定乾坤之英雄。虽非战死沙场,但已是故人,偶尔想起,不胜唏嘘。”云海子修行全真心法,又破戒,后患不少,加之在紫霄山一战,三次凝水成精,元气大伤,终未过小乘天劫,遗憾离世。

    林烦道:“云峰,云碧,给你们爷爷和爹爹上香。”

    古岩两个孩子答应一声,跪在雕像前上香,对古平所有人心情是最复杂的。古平是紫霄山的战友,可是最终还是酿成大错。但是无论怎样,血脉之情永在,无论你的祖先是卑污的,还是高尚的,子孙们必须尊敬他们。

    紫云最后踏步而出,走到最中央处,这是万清清的雕像,其他十七人都是围绕着万清清,以此代表万清清在对抗车前子一役中,不可磨灭的作用。

    “人杰奇才枭雄女豪……她曾经统领十万之人,名为邪皇,做旷古绝今之事无数。虽非都善,但终于善。她还活着,她无法出现在这里,只能孤寂的一个人。”紫云真人插香道:“此香只祭你人魂,无量寿福。”

    所有人都知道是林烦带走了万清清,没有人去问万清清在哪,虽然大家都知道万清清还活着。对万清清,所有过来之人是敬畏之,怕她,怕她又重生,因为她有这能力让大家惧怕。同时,大家又尊敬她,她带给了十八人的荣耀,带来一个安宁盛世。对她,文献有无数种的评价,就连这里的人也不知道怎么评价她。

    或者只能说,敬她,畏她……

    雷震子道:“三拜!”

    大家整齐站立,庄重三拜,齐声道:“愿天下不要再战。”

    (全本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