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结局

作者:司司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沈乔伦其实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缓解内心的恐惧而已, 没想到说着说着, 肚子反倒更饿了。

    “好饿,好渴。”他不停的哀嚎。

    幽幽的声音就跟烦人的苍蝇一样不停往解舒耳朵里钻,他不耐烦的翻出包里最后一包压缩饼干丢给他:“吃!”

    “你还有食物!”沈乔伦捡起饼干激动了一下, 不过很快意识到这可能是解舒最后的余粮, 又丢了回去:“这玩意又干又难吃,你自己留着吧!”他故作不屑。

    “不知好歹!”解舒懒得理他,安静恢复体力。

    智障是会传染的,他才不要跟这家伙待太长时间。

    沈乔伦心境一直很难平复, 他知道今天陆单羽也会抵达这里,如果听见自己的情况,会不会有一丁点的担心?

    想来应该是有的吧?好歹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过五年。

    恍惚间, 他似乎听见有声音。

    “喂,解舒,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他小声开口,手心开始紧张的冒汗。

    不怪沈乔伦胆小, 在这种鬼气森森的地方, 能正常才怪了。

    可惜解舒根本不理他,直接把人无视成了空气。

    “那、可能是我听错了。”他尴尬的摸鼻子。

    过了一会,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竖起耳朵贴到墙面,听了一阵,回头跟解舒说:“好像真的有声音。”

    此时的解舒已经站起来了,眉目间有掩饰不住的欣喜:“不是好像, 是真有人来了。”

    “哪还等什么!快叫啊!喂!我们在这!我们在这!”

    沈乔伦扯着喉咙大声呼救。

    车蔺晨一行人渐渐往这边靠近,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沈乔伦和解舒能听见他们的声音,他们却听不见沈乔伦的呼救声。

    “前面没路了。”队伍里一个瘦小的男子举着手电四处照了照,手按上厚实的墙壁。

    确实没路了。

    “喂,我们在这边啊!”仅仅一墙之隔,沈乔伦听见他们的对话,不免着急起来,又加大了音量:“我们在这边!”

    “队长,我们再去其他地方找找吧。”

    “卧槽!老子在这里,你没听见吗?”沈乔伦喊得嗓子都冒烟了,不满的瞪若有所思的解舒:“你倒是一起喊啊!等他们走了,我们真要困死在这了!”

    解舒沉思,还是没说话。

    车蔺晨总觉得面前这堵墙有点不对劲,可是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陆单羽在一旁嘀咕:“有点奇怪。”

    车蔺晨看她:“怎么了?”

    “刚才他在摸墙的时候,我们是在站在后面的,你不觉得他说话的时候,声音比之前小了不少吗?”就像有中无形的东西将声音吸走了一部分。

    车蔺晨灵光一闪,眼睛豁然转向那堵青色墙面。

    这边,解舒唇角上扬,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抡起来往墙上砸。

    一下又一下。

    沈乔伦不明白他在做什么,一时间有点懵。

    “因为墓室设计的原因,他们听不见我们说话的,用石头,只要让墙面震动,他们就知道我们在这。”解舒边砸边解释。

    沈乔伦也懂了,四下找了块石头跟着砸起来。

    砰砰砰。

    厚重的青石墙细微震动起来。

    “诶诶诶,我刚才好像眼花了,这面墙在抖!”有人惊呼。

    车蔺晨将手贴上去感受了一阵,终于如释重负的笑了:“他们在墙那边,给我们提醒呢,先派个人上去汇报情况,带搜救队的人下来,这墙肯定有机关,我尝试能不能打开,如果能把人带出来,直接找你们汇合,如果不能,我们再一起想办法。”

    越下到深处,受磁场影响,对讲机和摄像头早就不能用了,车蔺晨安排合理,大家都没意见,除开一个回去的人,剩下的全部围着青石墙找机关。

    墙面,地脚,所有可疑的地方都没放过,可惜还是一无所获。

    “奇怪了,会不会根本没机关啊!”

    “不会,你们看。”车蔺晨将灯光往上照,落在缝隙交合的地方:“墙面有缝隙,跟四周没有完全一体,肯定有机关,是巨石门。”

    陆单羽看他们找的认真,不好闲着,四处敲敲点点,敲着敲着,突然看见墙上有个很小的孔,不认真看真发现不了。

    “这是什么东西?”同样有人从墙角挖出一根很细的金属条,具体什么材质看不出来,陆单羽凑过去看,惊讶的发现,大小跟墙上的小孔是差不多的。

    “车蔺晨,把那东西插进去看看。”陆单羽提醒。

    车蔺晨点头,几人屏息凝神,东西缓缓被推入,某一刻咔的一声响,像是触发了什么机关,一连串齿轮转动的声音响起,吱呀吱呀,听的人瘆得慌。

    “墙动了!”

    沉重的巨石墙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往上升起,渐渐的,两张憔悴的脸落入眼中。

    沈乔伦满脸复杂,静静凝视着陆单羽。

    解舒松了口气:“总算等到你们了。”

    “人没事就好。”陆单羽笑笑,刻意忽视掉沈乔伦的目光。

    “先喝点水,吃点东西,我们再出发,温教授很担心你们。”车蔺晨把准备好的食物跟水递给两人。

    轮到沈乔伦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才接过。

    “谢谢。”他轻轻开口。

    “不用。”车蔺晨淡淡道。

    两人狼吞虎咽的吃完东西,一行人开始返程。

    来的时候沿途标记的有记号,没多大功夫路程已经接近一半。

    沈乔伦走在最后,从他的角度能看见陆单羽跟车蔺晨手一直牵着,并肩而行,不论身高和气质在一众人中,都是最出挑的。

    契合到没有任何人插足的余地。

    他无奈苦笑,命都是情敌救的,还怎么争?再说陆单羽也不会给自己争的机会。

    “快到出口了!哈哈!我们终于要出去了。”

    “奇怪,怎么没有人下来接应?那小子不是自己跑了吧!”

    不多时,地面的标记提示众人,再穿过两个耳室就能到出口,大家都很激动,连呼吸都轻快了不少。

    “这种地方,一辈子下来一次就够了,太压抑了。”

    “死人住的地方哪有活人住的舒坦,你跟着陈局长,以后下地的机会怕是多吧。”

    说说笑笑中,忽然前方有人影出现,紧接着传来紧急的呼叫:“大家注意安全!我们这边有多处塌方,你们……”

    话还没落,轰一声,所有人瞬间被淹没。

    市人民医院,单人病房。

    “蔺晨啊,你真的不要留院观察几天?”温老头苦口婆心的劝:“所有人中就你伤的最重,你要是身上少个零件,回去我会被你们系主任拿刀砍的。”

    车蔺晨脚上打着石膏,背靠软枕,一口一口,无比轻松惬意的吃着陆单羽递过来的苹果。

    很嫌弃这个电灯泡:“教授我只是骨折而已,您不用太担心,医生建议我回家静养,我要跟你们一起回去。”

    温教授默默垂泪:我哪是担心你,我是担心自己的老命啊。

    于是幽幽怨怨的目光看向削苹果的陆单羽,希望她能懂自己的意思。

    “呃,要不你就在观察几天?”陆单羽很没立场的倒戈。

    车蔺晨委屈极了:“你们都回B市,就留我一个在这,羽毛你真的忍心?”

    “我留下呗。”陆单羽目光落到他打石膏的脚,软软一笑,她怎么会留他一个人。

    当时那样危急的情况下,是车蔺晨把自己护在身下,被一块掉落的大石砸伤了脚。

    其余人包括她自己只有轻微擦伤。

    还好只是骨折,要是伤到其他哪里,她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好好好!”温教授怕他们反悔,火烧眉毛的跳起来:“你们回来的机票老头子报销了,不,吃住旅游的费用统统都报销,你们多玩几天也没事,单羽学校我帮你请假,只管吃好玩好啊。”

    一帮人看过车蔺晨后,坐飞机回B市了。

    陌生的城市只留下“相依为命”的两人。

    陆单羽提着午饭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车蔺晨正在跟人视频。

    “妈,我真没事,别!你千万别过来!再等几天我就回来了,单羽?她现在不在,不行!暂时不能带她回家,你说为什么?我怕你吓到她,你想你儿子一辈子打光棍吗?”

    陆单羽踌躇了一下,想到什么,推开门,“我回来了。”

    “谁回来了,是单羽吗?儿子,快让妈妈看看她!只听你一直说,妈妈还没见过活的呢!”手机里传来兴奋的尖叫:“车先生,快来看你儿子未来的媳妇!”

    “真的?我看看!激动死老子了,咱们儿子眼光肯定不差!”又是一道兴奋的中年男声:“臭小子,人呢?快给你老子瞅瞅!”

    车蔺晨尴尬的冲陆单羽咧嘴:“他们就是这样,一点都不稳重。”

    “好了!我媳妇能随随便便给人看吗?不跟你们说了,我吃饭了。”就在他要切断视频的时候,陆单羽忍着笑,走过去,弯腰冲视屏里的一男一女打招呼:“叔叔阿姨好,我叫陆单羽。”

    “诶诶诶!漂亮!我就说咱们儿子眼光不差的!”没想到能看见真人,车爸爸眼睛都快笑没了。

    车妈妈将老公碍眼的大头推开,亲切和陆单羽搭讪:“单羽啊,别理这个肤浅的人,阿姨这个月的生日,你要是能来,我就太高兴啦。”

    车蔺晨戳穿她:“不是还有三个月零四天吗?”

    车妈妈凶巴巴的瞪他:“每年都同一个时间过生日,有什么意思!今年我提前不行吗?”

    车蔺晨:“……行行行,就是……”他无奈的看陆单羽,知道她肯定还没做好准备。

    谁知女生眼睛一弯,笑眯眯的点头答应了:“可以的阿姨,我最拿的出手的就是厨艺了,如果您不介意,我可以下厨给您庆生。”

    车妈妈一通赞不绝口的称赞后,车蔺晨掐准时机挂断视屏,目光灼灼的凝视着陆单羽微微泛红的脸,轻声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那眼神中的暗示意味太强,陆单羽歪头俏皮一笑:“我知道啊。”

    因为有人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在心中的地位,所以她要勇敢一点,在勇敢一点,往后的岁月,她已经准备就绪。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