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6章 番外三 孩子

作者:南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番外三 孩子

    林春阳在博士毕业后, 在公安厅刑侦实验室分子室工作,很少会出外勤,对于她来说,她觉得工作还好, 并不太累, 加班的时间不算特别多, 基本上都是她自愿留下来加班。

    傅暄想把眼黑全都翻上去, 只露出眼白, 对着刑毅吐槽,“她那叫加班不多?叫工作不累?”

    他委屈极了, 认为林春阳只爱工作, 不够爱自己, “她就是个工作狂,恨不得洗澡的时候都在想技术问题,睡觉说梦话都是‘我知道这里要怎么做了’。”

    刑毅本来是看笑话的心态, 但看傅暄怨气深重, 就说:“你和她好好谈谈嘛。也许这是她刚开始工作,所以才是这样, 等她把事情做熟了,没什么新鲜感了, 就不会满脑子都是样品的事了。我们单位也是, 技术科的, 特别是法医室的, 新人刚来的时候都新鲜得不得了, 恨不得每天都有尸体让他们解剖呢,干久了就好了,恨不得天下天平,可以没事干。”

    傅暄吃了一口菜,无奈地说:“希望是这样吧。但我觉得可能性不大,你看我爸,现在都五六十岁了,但每天还精力充沛,只想着工作,我怕林春阳和他一样,而且,两人这方面真的很像。我要怎么办?”

    刑毅说:“你有这样热爱工作的好爸爸,你才能轻松些呀,你还不好?”

    傅暄叹了口气,“哎,反正钱又不可能赚够,该休息的时候还是要休息。我觉得我爸的问题,不是他太热爱工作,而是他这人,特别热爱权力,太多事亲力亲为,不相信手下的人,这才累。我觉得,找对了人,就不要过分干涉下面的人的行事了。我和他很多管理理念都不一样,这个也是个麻烦,他总觉得他的想法比我的对,我能怎么办。要是林春阳是我爸的亲儿子,那两人性格那么像,我想两人有想同的思维方式,那事情就要好办得多。”

    刑毅笑出了声来:“要是林春阳是你爸的亲儿子了,那你要去哪里?”

    傅暄:“我就和林春阳结婚啊。”

    刑毅:“……”他总觉得傅暄有时候特别会逗乐子,看他工作的时候挺精干聪明的,每次一吐槽就逗比起来了。

    吃了一会儿,他好奇起来:“你和春阳结婚也这么多年了,怎么还不要小孩儿啊!”

    傅暄说:“你不是第一个催生孩子的了,所有人都在催。为什么结婚了一定要生小孩儿?”

    刑毅:“你俩不准备要孩子吗?”

    傅暄:“要问问林春阳的意思了。”

    和刑毅的这一摊散了,他才开车去接林春阳。

    林春阳的车技真的很烂,虽然已经拿了驾照,但在之后有家里的司机陪伴的情况下,她开车出门三次,一次把车开到了路中间的绿化带上去了,一次和前面的车追尾了,一次和侧面的车剐蹭了……这是在副驾上坐了司机的情况下,才没出什么大事。傅暄真是怕了,之后坚决不让林春阳自己开车,为她安排了一位专职司机,司机每天接送她上下学,现在就是接送她上下班,中午还可以给她送个家里做的饭,因为单位食堂的饭菜,傅暄觉得营养不够好,不让林春阳吃。

    林春阳这天是科室聚餐,去吃烤肉,吃完后,其他人要去唱K,不过林春阳不去唱歌,傅暄就自告奋勇代替司机要去接林春阳回家。

    到了地方,见林春阳和同事们从烤肉店里走出来,他就走过去和她的同事们打了招呼。

    打完招呼,林春阳的一个同事就说:“小傅,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唱歌吧。”

    傅暄就说:“不用了,还有班要加。”

    对方哈哈哈笑了起来,说:“你这是撒谎了吧。”

    傅暄:“???”

    对方道:“你看你,穿着正装,下午应该是去进行了比较严肃的商业活动,但从衣服和裤子上留下的细微褶皱看出,你刚才是和其他人去吃了饭,这人是和你非常要好的朋友,在他面前不用在意形象,可以把裤腿拉起来坐,所以这人是个男的。对方还抽烟,你的袖口上留下了一点烟灰痕迹和一点油迹……”

    傅暄被吓了一大跳,“拜托,你别说了。”不敢和这些专业人士比。

    对方对林春阳说:“看把你老公吓的。”

    林春阳无奈道:“刘哥,你别吓傅暄。我们先走了。”

    坐上车,傅暄说:“你的这些同事,看得也太仔细了。”

    林春阳说:“他就是随便看看而已,他是痕检的,职业病。”

    傅暄对她笑了笑,“老婆,刚才和刑哥吃饭,你知道他问我什么吗?”

    林春阳看了看他那笑,道:“不会是问我俩什么时候要孩子吧?”

    傅暄:“你怎么一猜就中。”

    林春阳:“因为前两天调班,我回去一趟,外公还不是问我这个问题。说,反正都毕业工作,怎么还不要孩子。还说他觉得自己老了,怕看不到曾孙出生。唉……”

    傅暄:“那咱们要孩子吗?”

    林春阳:“你怎么想的呢?”

    傅暄:“就是你比较辛苦,你怎么想,我就怎么想。”

    林春阳:“……”

    林春阳发愁了一会儿,说:“总不能刚上班不久,就要孩子了吧,领导要怎么想我?我们实验室事情挺多的,我要是怀孩子了,就不能再进实验室,哺乳期也不能进实验室,这得有一年多只能从事文字工作……”

    傅暄鼓起勇气说:“要不,咱们就辞职算了。”

    林春阳因震惊愣了好一会儿:“你胡说什么。我好不容易才考上的。”

    傅暄叹了口气,林春阳这个工作,完全只是满足了她的工作愿望而已,反正她的待遇还没她的司机待遇高。而且这么辛苦,还经常接触一些不好的试剂。

    傅暄愁眉苦脸道:“那你觉得要怎么办?”

    林春阳说:“要不,就再过几年要孩子。”

    傅暄:“但我担心你到时候风险比现在大。”

    林春阳沉默了一会儿,说:“对不起。”

    傅暄心里不太好受:“对我道歉做什么?”

    林春阳转开头去看车窗外,眼神些许茫然地望着路边不断后退的车灯。

    回到家,傅暄去洗澡了,林春阳在楼下和米姨谈话,林春阳问:“我是不是应该早点和傅暄生孩子呀?”

    米姨微笑起来,说:“我之前听傅董和傅暄谈这个问题,傅董说要孩子还是要早点,傅暄还说不要小孩儿,就两个人过呢。”

    林春阳有点惊讶:“那爸爸怎么讲?”

    米姨:“傅董劝傅暄说,他和你有个孩子的话,这个孩子继承了你俩的基因,算是有爱情的结晶,还是很好的。”

    林春阳心想爸爸的意思可能是这样,但原话绝对不会这么温和,她又问:“那傅暄说什么?”

    米姨:“傅暄就说孩子是孩子,你俩是你俩。要是爱情还需要孩子来做结晶的话,那太道德绑架了。爱情就是爱情,孩子就是孩子。”

    林春阳:“……”

    也许傅暄被催要孩子的次数还比自己多些呢,这几年,家里人,也就外公催过她两次而已。

    上了楼,傅暄已经洗完澡了,正在擦头发,林春阳走过去,说:“我帮你擦吧。”

    傅暄笑嘻嘻把毛巾递给她,又主动坐在矮沙发上去,让林春阳帮自己擦头发,好像之前在车上的吵架并没有发生过。

    林春阳很快把他头发擦好了,傅暄就抓住她的手拢在手心里,轻轻为她揉按,说:“宝宝,你辛苦了。”

    林春阳也笑了起来,低头亲了亲他的唇,说:“傅暄,你喜欢孩子吗?不是我喜不喜欢,而是你想要孩子吗?”

    傅暄看着林春阳,一时没回答。

    林春阳:“我想知道你的意思,我很在意。”

    傅暄将她抱到自己腿上坐着,脸埋在她肩膀上亲她的颈子,含含糊糊地说:“有个孩子也挺好的,即使我们不在了,但他/她还在,我们可以学着做父母,教育他/她长大。”

    林春阳把他的脑袋推开了一点,笑了笑:“那你给爸爸说不想要小孩儿。”

    傅暄:“我只是不想让他再来找你而已,我俩的事,我俩自己不能做主吗?”

    林春阳说:“哦,那行吧,我们可以为生孩子准备,毕竟想要小孩儿,也不是那么容易,不是吗?”

    傅暄:“你不怕耽误工作?”

    林春阳叹道:“那有什么办法呢。要是有下辈子,我一定就做男人,生孩子真的很烦。”

    傅暄:“哦,那下辈子我做女人,我们可以换一下身份。”

    林春阳笑了起来:“好吧。”

    又掰着傅暄的脸看了看:“我觉得你会是个美女。”

    傅暄:“……”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