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5章 Eighty-five 番外:岁月静好(终)

作者:吃草的老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韩朔的脚伤是陈年堆积出来的老毛病, 虽然这十几年一直都有做治疗,但是他工作强度大,又是管理一个公司的人,自然要比周近他们要耗费更多精力, 所以疗程也没有周近他们做的多。

    可理疗师说的对,像韩朔这样的情况, 再糟糕也不会瘸,就是之后的工作安排全部打乱,有小部分毁约正在谈毁约金, 剩下的大头还是得咬咬牙挺过去。

    幸好在做完几个疗程后韩朔的腿就好多了,最起码医生说没问题了, 韩朔又捉紧时间, 在这大半年内把活儿给做完。

    这期间徐杺一直呆在他身边,连带着工作也边走边做。

    韩启也随即进入高三。

    作为准高考生,他心态平稳,上学期也跟着学校一起出去画室培训了半年, 等再回到学校的时候,横幅上的“战胜高考”已经高高挂起, 韩启进入了高强度复习阶段。

    因为培训半年没有碰文化课, 所以韩启一段考的成绩比大二的期末考下降了大概三十多分,可仍然排在全校前五十,艺术班第一。韩朔这一年工作明显减少, 徐杺也有时间多在家里照顾他,韩启过起了高三走读的日子。

    年三十这一晚, 韩启班级聚会回来,刚进大厅就看到母亲手里拿着毛线球正打算给他织一件新毛衣,她身边有一件已经织好的成品,看那性冷淡的黑色,韩启撇撇嘴,知道那是给他爹的。

    屋内明亮又温暖,张檬他们都各自回家了,这别墅只剩他们一家三口。

    韩启放下斜挎包,坐到母亲身边,今天她出乎意料得安静,眼睛一直看着电视。

    韩启好奇得也看过去,发现这是中央新闻的一个科技频道,好像是一个机器人大赛的采访。

    母亲什么时候对这方面也感兴趣了?

    韩启腹诽了一会儿,这时候记者终于采访到这个比赛的优胜者。

    那家公司是日本出名的科技集团,主要研发智能机器人,他们公司的清洁小机器人在全球都很热销,并且很实用。

    让韩启诧异的是,被采访的团队主策划是一名中国男人。

    他看上去大概三四十岁,可除了眼角的细纹,整个人都意气风发的。他双手插在长袍的兜里,边笑边沉着应付着记者们的问题。

    “这人好厉害啊。”韩启看完旁白对这个男人的简历介绍,忍不住对母亲感叹了一句。

    然后他看见母亲笑着低头,重新开始绕稍微乱了一些的线球。

    她柔声附和他:“是呢。”

    这时候父亲洗完澡从楼上下来,刚好新闻已经转成下一条,他瞥了电视机一眼,进了厨房热糖水。

    韩启见气氛有些微妙,乖乖帮母亲拿着毛线球。他看了看这漂亮的宝蓝色,嘿嘿笑着说:“妈,上次那件黄色的我同学都说我穿了好看。”

    徐杺点了点儿子的鼻子,擦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的脏东西,笑着说:“年轻人就该穿点鲜艳的颜色,别像你爸似的,越老越爱穿黑白灰。”

    “嗯?”

    韩朔端着热糖水走出来,坐下听到这话,捏了她耳朵一把。

    韩启翻了个白眼,对于父母这习惯性秀恩爱实在没眼看。

    韩朔骂了句“臭小子”,就搂着徐杺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徐杺边织边跟韩启讨论毛衣上要织什么花纹。

    韩启这个岁数正是爱骚包打扮的年纪,大概是从小跟着父母叔叔们长大,耳濡目染,少年的眼光审美比起身边的男生来说要优秀不止一点点,平时就爱穿着潮牌或者是公司的牌子,跟个小大人一样。这会儿他跟母亲头靠头说现下年轻人流行的图案,一脸自认为很懂的样子,却不知徐杺其实比他更了解,多年来做男装,她对男装的敏锐度可不是一般得高,可看到儿子说的那么高兴,她只埋头笑着,然后指尖一绕,三两下就织好了一小片韩启说的那个图案一角。

    韩启高兴得眉头都飞了起来。

    “妈,你真棒!”韩启托着腮,笑得像一只傻乎乎的柴犬,“难怪同学们都羡慕我。”

    韩朔心里嗤笑了一句“马屁精”。

    可晚上临走的时候,他也不忘把沙发上那件黑色毛衣拿起来带走。

    今晚韩朔放开了手脚去折腾徐杺的时候,徐杺就知道他是听到新闻内容了。

    哪怕男人已经四十岁,可灯光下那瘦长的身体却一点都看不出来哪里“老”,没有赘肉啤酒肚,相反六块腹肌依然整整齐齐。徐杺被他今夜持久的索求弄的渐渐有些吃不消了,她抱紧他的劲瘦的腰,手指有意无意地在他敏·感的地方挠着,男人浑身僵住,低头深深凝视她一眼,然后闷哼出声。

    徐杺喘着气转过身趴着,两人好久都不说话,没一会儿韩朔伸出手指点在她微微勾起的嘴唇上,低声不满地问:“有那么开心?”

    徐杺的嗓子都叫哑了,她有气无力地咬住他指尖,然后松开,笑着说:“儿子都那么大了,你还别扭什么?”

    韩朔冷哼一声。

    徐杺听到这一声,转过身来扶着他的脸,在灯光下仔细端详,喃喃地说:“幸好儿子性格不完全像你。”

    韩朔一脸黑线。

    的确,比起韩朔的淡漠,韩启从里到外都是鲜明而直接的,大概也是跟着顾邱泽多了,随了那个大男人一样敢爱敢恨,什么情绪都会放在脸上。

    初中的时候奶宝去世,还是他哭的满脸鼻涕眼泪地抱着奶宝在院子底下埋了的。不管是什么,只要是他付出了感情,韩启就会拿出一片真心去面对,所以徐杺总说韩启的感情是炽热又直接的,不像韩朔,人前总是没什么情绪,只有在她面前才会表现出带着丰富感情的一面。

    徐杺觉得韩启这样很好,她虽然能清晰明辨韩朔的爱憎,可并不代表她能懂得所有人的想法,包括韩启。人的一生精力太有限,她却好像已经被拴住了,除了这个男人的喜怒哀乐,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精力和能力去深究别人的爱恨,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一点明显韩朔也是如此。

    这并非是一种不负责任,毕竟“爱”并不能代表全部。作为父母,徐杺觉得能让孩子从他们身上学到什么,或者是能被关爱着健康长大就够了,正如韩朔以前说的,孩子以后也一定会遇到那个能把自己看的透彻的人,而那个人才会是孩子生命中重要的那个人,她会伴着他老去,长眠以后骨灰都会被放在一起,才算是结束。

    所以对于韩启这样会直接表达自己喜恶的性格,徐杺觉得既放松又欣慰,也多亏儿子那么懂事,从小到大都没有让他们操过心。

    有句话叫拧巴的人一个就够了,要是两个拧巴男人时时刻刻放在身边,徐杺想想也会觉得心累的。

    韩朔从她的话语间听出了对自己的一些嫌弃。他眯着眼捏着她腰间的肉拧了拧,咬住她的肩膀用最直接的方式宣示自己的不满。

    歇了一会儿,某处又渐渐抬头,韩朔把爱妻压在底下继续“耕耘”,以来惩罚她对自己的嫌弃。

    他就是这么一个性格不完美的男人,那又怎样?

    他们还不是得爱着对方活下去。

    第二天早晨,徐杺从韩启的叫唤声中醒来。睁开眼看着自己男人皱紧不耐的眉头,她光着身子坐起来,被子滑下去露出一片白皙肌肤。往窗外看,一片白昼,刺眼的阳光打在地板上留下斑驳剪影,徐杺披上睡袍走到窗边,怔忪间才发现外头居然下了一夜的雪。

    北京城被这一夜大雪覆盖住了,呵一口气仿佛连空气都是纯净的,瑞雪兆丰年的景象她还是第一次见。

    走到窗户的时候韩启的声音更响亮了些。徐杺往下一看,顿时笑了。穿着她亲手织的白色毛衣少年正双手拢在嘴边叫她,那么冷的天,他却只穿了白毛衣和一条黑色长裤,挺拔的身躯已经从豆芽菜变成翠竹,透过毛衣都能看到微微隆起的肌肉线条,那清隽的容颜和她深爱的男人有七八成相似,可眉眼中是最纯粹的欢喜,气质如同冬日里的暖阳。

    徐杺靠在窗边,笑着对他挥挥手。

    韩启见把母亲喊起来了,顿时咧开嘴笑了,继续努力堆雪人。

    他手快,也不怕冷,没一会儿就推出来一个大大的雪球,又圆又结实。

    不一会儿,身后的男人摸了上来。

    “那臭小子又在发什么疯?”

    韩朔带着起床气不满地嘀咕,身边没了她的温度他连床都不想呆了。

    顺着徐杺的目光往下看,韩朔嗤了一声:“无聊不无聊。”

    这时候韩启的雪人堆好了。

    他堆的雪人一年比一年好,也一年比一年大,头和身子都很圆,韩启从屋内找来张檬落下的围巾包住雪人的脖子,让它看起来更生动。

    然后他就开始疯狂自拍,脖子上挂着单反,手里还拿着手机,玩的乐此不疲,然后把照片发到和朋友们的聊天群里。

    徐杺靠在韩朔怀里看着这一幕,心底安然又沉静。

    以前,她总觉得自己生命中缺失很多东西,她费尽心思去寻找,过程中跌跌撞撞,觉得孑然一身,不知所得。

    后来,她想要的都有了——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新年快乐。”

    韩朔低头亲她的脖子,他的声音还是带着困倦,低哑着问她:“今年有什么愿望?”

    徐杺摇摇头,抱住了他。

    她已经没有什么想许的愿望了。

    因为那些......都已成真了。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