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1章 大结局

作者:暴躁的螃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061

    都说小别胜新婚, 何况白雪和秦望之这情况那不能算是小别了, 按他们自己的话说那叫临时前的狂欢。

    白雪那晚一去, 小红帽就知道她短期之内不会回彼岸花了, 但是小红帽没想到的是,白雪不但没回彼岸花, 连工作室都没回。一个电话过来让小红帽把工作全部推掉,人就跟着秦望之出国旅游了, 这一走就是一个多礼拜。

    “小红帽, 我回来了。”一回国, 白雪就直奔工作室,进门就给了小红帽一个大大的拥抱。

    “舍得回来了?”白雪这一走, 之前谈好的CASE全部被推掉,小红帽这段时间可没少给客户赔礼道歉。

    “哎呀, 我知道这段时间你辛苦了,给你带了礼物。”白雪挽着小红帽的胳膊撒娇道。

    “礼物呢?”小红帽听到有礼物, 脸色果然好了不少。

    “礼物……”白雪瞪了一眼两手空空站在旁边傻笑的秦望之, 问道, “礼物呢?”

    “哦, 可能忘在车上了,我这就去拿。”秦望之说着转身出去了。

    “我就知道, 你还是舍不得秦总的。”等秦望之走了,小红帽才开始调侃白雪。

    “一半舍不得, 一半为了你。”白雪卖乖道。

    “跟我有什么关系。”

    “帮你完成任务啊。”白雪说道, “让你多赚点生命值, 多点时间和狼兄相处啊。”

    对哦,自己骗白雪秦望之是自己任务目标来着。这白雪一走一个对礼拜,小红帽差点把这事给忘了,这事可千万不能穿帮啊。

    “那真是谢谢啊。”小红帽心虚的道谢。

    “不客气,上次相亲男那事不也是你们家狼总帮我搞……定的?”白雪最后两个字还没说完,小红帽忽然就嗖的一下就从她眼前消失了。

    消失了?

    被传送走了?

    什么情况下小红帽会忽然被传送走?

    这时,秦望之正好抱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走了回来:“礼物拿来了。”

    白雪看着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的秦望之,哪里还有什么明不明白的。

    “小红帽呢?”秦望之不见小红帽,奇怪的问了一句。

    “小红帽?”她狞笑着从秦望之手里夺过礼盒,然后恶狠狠的一把把礼物摔在地上,咬牙切齿的喊道,“她死定了!”

    秦望之看着地上被摔的异常惨烈的礼盒,不由自主的心虚了一下。

    小红帽自然没有被白雪真的弄死,在真诚的道过谦又被白雪扣了一个月工资之后,这事也就揭过去了。

    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小红帽坐在狼兄的办公室里,正等着狼兄下班之后两人一起去庆祝。至于庆祝什么,当然是庆祝小红帽又活过了一个月。

    因为医院给出的检测报告显示的是小红帽的寿命只有一个月,所以每过一个月,狼兄都要为小红帽庆祝一次,庆祝她又一次新生。

    “你再等我一会儿,还有两份文件,处理完我们就可以走了。”狼兄怕小红帽等的无聊,出声安抚道。

    “不着急,你工作的样子也很帅。”小红帽满脸的花痴。

    低笑一声,狼兄收回心神,加快了审阅文件的速度。

    就在狼兄批阅好最后一分文件,正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小红帽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二姐,小明快死了!”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少年惊恐害怕的哭声。

    “什么!!”小红帽吓的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

    “怎么了?”狼兄见小红帽脸色不对,担心的问道。

    “小明,小明出车祸了。”是车祸,不是发病,彼岸花的病友们发病不会死,但是车祸呢,车祸会怎么样?

    小红帽不知道,她想打电话给白雪,给巫格,给曹诺挨个问一下,但是他们几个居然没有一个人的电话是可以接通的。

    小红帽在狼兄的陪伴下赶到医院的时候,小明人还在手术室里,门外是三个已经哭的不成样子的男孩子。小红帽认得他们,他们都是小明的大学室友。

    “二姐。”三个大男生一见小红帽过来,全都哭着围了上来。

    “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小红帽着急的问道,“为什么会忽然出车祸。”

    狼兄拍了拍小红帽,走到一边替小红帽找护士打听小明的情况去了。

    “今天下午我们没课,然后我们四个人就约好了去市中心看机器人展览,回来的路上……”

    “都怪我……”另一个男孩满脸自责的说道,“我过红绿灯的时候自行车链条忽然掉了,小明为了救我……”

    听到这里,小红帽对事情的经过大概就已经知晓了。

    “那小明伤的严重吗?”小红帽最担心的是小明的伤势。

    “应该没有生命危险。”这时狼兄走了过来,“我刚刚问过了,说是车子及时转了弯,只是轧到了一条腿。”

    “只是轧了一条腿,那会不会……”如果只是轧了一条腿自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小红帽也不想小明的腿出问题。

    “没事的,当初我的腿伤成那样都能治好,小明也不会有事的。”仿佛知道小红帽在担心什么,狼兄出声安慰道。

    “不一样,小明和你不一样,他本身就有病……”

    “二姐,小明出车祸的时候好像还发病了,他吐了好多血。”小明的室友哭着说道,“小明还说,还说……”

    “他说什么?”

    “小明说他本来就是个快死的人了,这话是什么意思?”男生紧紧的攥着拳头,紧张的看着小红帽。

    “他……”

    小红帽还没来得及回答小明室友的问题,手术室的门就忽然被人从里面推了开来,一个穿着手术袍的大夫疾步从里面走了出来,出声喊道:“病人家属来了吗?”

    “我是,我是。”小红帽急忙走了过去。

    “你是病人家属?”大夫确认了一遍迅速的问道,“现在情况是这样的,病人明明没有伤到脏腑,但是却吐血不止,我们现在怀疑病人是不是有其他疾病。”

    “他有离血症。”

    大夫一怔,明显的顿了一下才又问道:“几期?”

    “晚期。”

    大夫又顿住了,脸上着急的神色忽然不见,神情闪过一丝惋惜,她叹了一口气说道:“离血症的患者不能受伤,一旦受伤就会血流不止。病人在出车祸的时候,右腿被汽车碾压拖带,造成大面积擦伤和粉碎性骨折,如果血止不住,很可能……”

    “能止住,他的血能止住。”

    “病人腹腔呕血,是离血症血液回流的症状,一般出现在这种症状,病人几乎回天乏术。”大夫叹息道。

    “什么??”

    “不可能!!”

    身后是少年们不可置信的喊叫声。

    “小明不一样,小明不会这么容易死的。”小红帽坚持道。

    “我很明白您的心情,但是他已经是离血症晚期了,你们应该早有心理准备。”大夫显然把小红帽的执着当成是不愿意接受。

    “不行……”小红帽不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她只知道小明只要不是被车撞死的,离血症就要不了他的命,“血,不能让小明失血过多。”

    “小红帽,你冷静点。”狼兄抓着小红帽的肩膀,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对了,狼兄,你让他们继续给小明治疗,给他输血,小明的血一会儿就止住了,真的。”小红帽从来没见过小明受伤,她只知道小明发病的时候整个人会抽搐。小红帽现在很慌,但是她唯一的理智没有丧失,那就是他们彼岸花的病友,绝对不会在合同到期之前死在绝症上。

    “狼兄。”小红帽几乎是哀求的看着狼兄。

    “好。”小红帽的请求狼兄哪里舍得拒绝,更何况这还是一条人命,他看了一眼主刀大夫,一个电话打给了院长樊提,让他尽一切可能维持住小明的生命。

    小明的腿伤不致命,致命的是车祸造成的伤口,是伤口引发的离血症。小明体内的鲜血在不断的往外涌,皮外伤被大夫包扎好,鲜血就从口腔里往外吐。一口一口的渗人极了,最后樊提找来了离血症的治疗专家,直接在小明的脖子上开了一个洞,插上血管进行血液体外回收,以防小明在昏迷中吐血把自己呛死。

    小红帽趴在窗外,看着重症监护室内的小明急的直跺脚。

    “怎么样。”狼兄见樊提和专家聊完走了过来,立刻带着小红帽迎了上去。

    “专家说了,小明本来就是离血症晚期,身体本来就比常人要弱上很多。这次出车祸,接诊的大夫事先不知道小明有离血症,所以给小明动了手术。小明失血的时间过长,创面又大,影响到了体内的脏器,如果不能尽快止住他体内外溢的鲜血,就算这样一直给他体外输血,他怕是也支撑不了多久。”

    “没事的,过一会儿小明自己就会愈合的。”其实小红帽此时已经有些不确定了,因为从出车祸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五个小时了,他们平常发病的时候,鲜少会有这么长的时间。

    狼兄和樊提同时看了一眼正在自欺欺人的小红帽,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狼兄忽然问道:“我刚才听到你和罗格医生说什么新药?”

    “第五研究所最近研究出了一款新药。”樊提立刻说道,“这个药还在研发阶段,实验显示,它可以瞬间杀死离血症病毒细胞,不过用量,后遗症都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研究。罗格医生说……”

    樊提小心的看了一眼小红帽还是说道:“小明的情况已经必死无疑,如果一定要止血,可以拿来实验新药。”

    小红帽听到必死无疑这句话,顿时刺耳的不行,刚要说些什么,却一把被狼兄按住了,狼兄冷静的分析道:“这可能是目前唯一可以给小明止血的药了,小红帽,你用还是不用。”

    “我……”小红帽见众人都在等着她做决定,她一时又拿不定注意了,到底用还是不用,这个药会不会进一步破坏小明的身体。

    “用!”一个清冷果断的声音忽然在走廊上响起。

    小红帽激动的转头望去,发现是巫格正快步走了过来:“巫格。”

    “用。”巫格不理会小红帽,直接对一旁的医生说道,“给他用,只要能止住血。”

    彼岸花里的众人,智商最高的就是巫格,对于他们和地府签订的合约,推测最多的也是巫格,此时巫格说给小明用药,小红帽自然不会反对。

    罗格医生打电话让研究所送新药过来,小红帽和巫格等在病房门口。不一会儿穿着一身戏服的曹诺也赶到了,再接着就是直接从时装周飞回来的白雪。

    几人又等了一会儿,两个穿着白袍的青年跟着罗格医生一起提着一个医用药箱走了过来。只是朝走廊上的众人略略点了点头,就直接进了病房。

    使用新药之后,小明的出血量明显小了很多。又过了半个小时,小明的血彻底止住,生命体征开始恢复平稳。

    等在病房外的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小红帽抓着白雪的手后怕道,“为什么小明发病这么吓人。”

    “小明意外车祸,出血量远超过了他身体的自我修复能力。”巫格说道,“只要止住血,就会慢慢自我修复。”

    巫格话音刚落,就听那边的罗格医生连连惊叹道:“太神奇了,居然真的止住血了,而且这位离血症患者,居然能在长时间失血的情况下依然活了下来,简直就是奇迹。”

    彼岸花众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小明到底为什么能坚持到现在,真正的原因恐怕只有他们知道了。

    “所以,我们不是绝对不会死。”小红帽问道。

    “想作死的话,谁拦得住。”巫格一如既往的毒舌,不过这回小红帽没有生气,而是跟着其他人一起轻笑一下。

    另一边的狼兄正在和樊提还有那几个实验室的人聊着什么,而且似乎聊得很专心。

    “这个新药,是狼兄的实验室研究出来的吧。”白雪忽然问道。

    “好像是。”小红帽点头。

    “我还以为狼兄只研究小红帽的厄尼诺绝症呢。”曹诺惊讶道。

    狼兄似乎感觉到有人正在看他,忽然回过头朝小红帽招了招手。

    “叫你呢,赶紧过去吧。”巫格也说道,“以后好好督促狼总,争取在我们死之前都把药研究出来。”

    “没错!”白雪和曹诺觉得巫格说的甚是有理,不约而同的点着头。

    小红帽知道他们是开玩笑的,不过心中又何尝不是这么期望着呢,她还有十年,但是她的这些病友没有啊。

    “怎么了?”小红帽走到狼兄身边问道。

    “还记得他们吗?”狼兄指着面前的两个青年医生问道。

    “他们是?”小红帽知道这两人是刚刚送新药过来的医生,但是听狼兄这语气自己应该是认得他们的。

    “美女,你不记得我了吗?三百万啊?”青年努力的唤醒这小红帽的记忆。

    三百万?小红帽忽然灵光一闪,惊喜的喊道:“你是星城医科大学的那个研究绝症的学生?”

    “没错。”

    “你们真的研究出来了。”

    “我们说过的,只要给我们三百万,买了仪器就会证明给你们看的。”青年得意的说道,“我们那天拿了狼总的名片,真的有人给我们投了三百万,后来我们研究出了样品,拿去公司找狼总的时候,狼总就把我们安排进了第五研究所。现在我们有了更专业的导师和仪器,一定会更早的研究出治疗绝症的药物来。”

    小红帽欣喜的看向狼兄,仿佛在说,你看,我就说他们万一没有骗人呢。

    第二天,小明就醒了,在罗格医生不可置信的目光下,身体迅速恢复,回到了普通病房。期间白雪问他为什么要舍身去救室友,结果小明非常欠扁的回答道:“因为划算啊,我就剩下三年多一点时间,他还有一辈子呢。”

    听到这么感人,不对,这么欠扁的回答,巫格狠狠的扇了一巴掌过去。

    接着还有曹诺和白雪一人送了一个爆栗,小红帽其实也很参与的,不过作为几人中唯一一个全程目睹小明惨状的人,小红帽最后没舍得。

    “以后不许这样了。”小红帽只是这么叮嘱了一句。

    “嗯。”小明捂着脑袋傻笑。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小明已经从医院出院,坐着轮椅重新回学校上课。曹诺接着去拍戏,据说这次的台词好不容易长到了十句。白雪从时尚周回来之后,订单再次接到手软。而巫格,似乎也不那么抵触蓝妹妹了。

    至于小红帽,此时正坐在浪漫的法式餐厅里,和狼兄庆祝着她又活过了一个月。

    “我们每个月都庆祝,会不会太频繁了。”小红帽小声的问道。

    “不会!”狼兄举起右手在空中勾了勾,立刻就有一个小提琴手走了过来,举着小提琴在两人的身边演奏了起来。

    “上次是钢琴,这次是小提琴,下次是什么?”小红帽抿嘴笑道。

    “下次你就知道了。”狼兄举起红酒杯,和小红帽轻轻的碰了一下。

    两人品着酒,安静的听着小夜曲,忽然小红帽感觉眼前的光线有些暗,接着视线就开始慢慢模糊起来。

    发病了!

    小红帽知道自己又发病了,不过这次的情况不严重,只是视线变的模糊了而已,自己的眼睛会失明一会儿,大概过半个小时就会恢复过来,所以她并不紧张。

    小红帽不想破坏现在美好的气氛,她努力维持着原本的样子,直到小提琴演奏结束。

    “真好听。”小红帽笑着“看向”对面的狼兄。

    而此时的狼兄,手里正托着一个小小的盒子,这个小盒子在音乐演奏到一半的时候狼兄就已经拿了出来。本以为自己拿出来的时候小红帽就会惊喜的叫出来,而他要的也是这种效果。但可惜的是对面的女孩却异常的安静,对于自己手掌中的盒子熟视无睹。

    直到音乐结束,小红帽转头“看向”他,眼睛虽然笑着,但是眼里已经没有了光。

    又发病了,狼兄垂了垂眸,最终没有再一次把戒指盒收回去:“我还有东西送给你。”

    “什么东西?”小红帽好奇的问道。

    狼兄打开盒子,取出自己千挑万选的钻戒,也不等小红帽继续问,直接托起小红帽的右手,把戒指轻轻的套在了小红帽的无名指上。

    “这是?”意识到自己手上戴的是什么,小红帽惊讶极了,“求婚戒指?”

    “不是。”狼兄矢口否认。

    “明明就是。”小红帽摸着戒指的形状无比肯定的说道。

    “你又看不见,你怎么知道?”狼兄问道。

    果然还是被狼兄发现了,小红帽傻笑了一下说道:“我听说,两人结婚之后如果吵架,女人最常说的话就是,我当初是瞎了眼才会嫁给你。我现在看不见,眼睛瞎了,但我还是想嫁给你,是不是特别有诚意?”

    “嗯,很有诚意。”狼兄握着小红帽的双手,深情而郑重的请求道,“小红帽,嫁给我好吗。”

    他总想找一个完美的时机和小红帽求婚,但似乎每一次都会出些意外,戒指买了很久,却一直没有送出去。

    不过这一刻,狼兄的想法变了,求婚不需要完美的时机,只需要完美合适的两个人。

    “好。”

    十年后。

    辉煌集团正式对外宣布,完成了十大绝症当中五大绝症的药物研究,正式对外投产。

    至于是哪五大绝症,大家应该还是能猜到的。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