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12章 语蓉仙子(加长结局篇)

作者:天堂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

    李岩带着他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心情,离开了郑逸轩家。

    开车之后,他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晃荡,三十年的父母,竟然变成养父母,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很大的刺激,一直觉得老弱休养的岳父,也变成了老二……他很怀疑,还有什么是真实的?

    游荡了好一阵,他在路边停了下来。一看,这是一个酒吧,温倩怡朋友开的那个酒吧,以前常和孙辉他们去那里喝酒的。

    要不要进去喝酒?

    他的脑子开始松弛,就想要进去一醉方休,等到醒来之后,最好一切都是一场梦!

    但或许是那块神秘石头的不明物质起作用了,他并没有过于极端。还是保持着几分冷静,现在,实在不是买醉的时候!

    刚才老大一一或者说老爸,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那个对头他可以摆平,绝对不会动她们,一定可以安全归来。

    但李岩现在实在不能相信任何的话了,即便没有头绪,他也希望自己能够亲自动手,他也希望能够保护好语蓉和月瑶的基础上,找回她们几个。

    在他怔怔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一直等到响了好一阵,他才接了起来,也没有看来电,“喂,谁。”

    听到他有气无力的声音,那边沉默了一下,“是我。”

    “是你啊。”

    是起。

    “我收到你的邮件了,你放心,你父母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嗯。”

    起又沉默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状态……是你最糟糕的时候!”

    李岩吸了一口气,稍微打起一点精神:“我在乎的好几个女人,都失踪了……对方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那你就颓废了?为了几个女人,你就失去斗志萎缩了?”听到他的理由,起斥责起来。“你这样对得起以前的岁月吗?你对得起一次次拼命吗?”

    李岩苦笑了一声,叹道:“我对不起……上次我跟你说。关我什么事、我不必为其他人的死负责,有没有活下来,都是命……现在我错了。我真的对不起他们,包括对不起你,我应该为几百人的命负责……”

    起呼吸急促了一点,追问道:“你到底是怎么了?你这样子让我很担心、很紧张!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是会始终在你身边的。就算你的女人都没了,还有我!我……会一直爱护着你……”

    说到后面几个字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变得很小。若是精神状态很好的李岩,当然不会听不到,但这会儿却是忽略掉了:“你说什么?”

    “没什么!到底是谁让你变得这样?我要宰了他!”起冷冷的说,“是不是,‘他’?”

    “他?老大?”李岩五味杂陈,无奈的说:“小起,其实我们都是棋子,都在他的眼皮底下,他什么都知说……”

    “什么意思?”起警觉起来。

    “因为我……”

    “嗯?”

    “当年,我们那么多人一起,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我!你们大家都是为了给我陪练而弄来的。如果不是我,他们是不会在那里的。是我间接害死了大家,我确实对不起大家!包括你的成功逃脱,也是因为我的关系,是他特意放你离开,让你、我以后能够相互扶持的……”

    “不可能!”起不能接受。他当初的逃脱、活下来,是付出了九死一生的代价,是真正的中枪装死,他相信是自己拼命逃出来了的,不能接受老大有意放他活口的。“你见到他了?他跟你说的?”

    “嗯。”

    “你相信他?不相信我?!”起的声音尖了一点。

    李岩闭上眼睛,苦笑叹道:“我又何尝愿意相信?跟这比起来,我还有更加难以相信、更加难以接受的信息呢……”

    起在那边喘着大气,不同的经历,让他更加的偏激。但在对着李岩,还是能够尽快的平静下来。正如一开始就听出了李岩现在是那么多年来,状态最差的一次,而他现在还没有知道根本原因。

    “是什么?是什么能够打击得你这么颓丧?我不相信只是女人,女人出事了,我们可以去抢回来。到底是什么?我现在很担心你!你知道吗?在这样的时刻,你这样的状态,随时可能会出事!”起急促的说出一连串的话,他真想能够马上飞去李岩的身边保护他。

    李岩缓缓的说:“我已经打击得很惨,再说出来,岂不是要打击你?刚才说的你已经接受不了,再说出全部,你连我都接受不了……”

    “不会!无论什么时候,你始终是我最重要的人、最重要的……兄弟!说吧,不管你经历了什么、不管是什么让你如此沉闷,我都愿意和你一起扛!”起严肃的说。

    这个时候的李岩,也没有听出他的话有点别的意味,这个时候,他也真的需要一个倾诉,便直接的说:“我见到他了,他告诉我……他是我的亲生父亲,当年的一切,就是为了栽培我。所以无论怎么九死一生,我注定不会死,其他人就不一样了……你别不信,我也不信。我现在的岳父,我父亲的生死兄弟,竟然是老二……或许加上他也不能完全证明,但……我已经用我自己的方法证实了,他真的……可能是我的亲生父亲……”

    李岩发现说出最后一句话,是那么的难、那么的吃力。话也是有力量的,心中可以否认,说出来就是沉甸甸的实质感!

    起显然已经被震惊到了,这也迅速的冲击了他多年的观念、信念。一直以来,从十年前,他们就立志要找那幕后之人复仇。现在却说那竟然是李岩的父亲、一切都是因为他!这让起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理由、原因坚持下去了。他也基本了解了李岩为什么会受到这么大的打击了。

    “你放心……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接受不子你,你我始终是一起的。至于报复……我会再想过,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还是会为你放弃的。你先休息冷静一下吧,我也需要冷静一下……我还是先保护好你父母吧。”起叹道。

    (二)

    和起通完电话之后,李岩一直在路边抽烟,直到把烟盒里的烟都抽完了。在他思量不喝酒也得买烟的时候,语蓉打来了电话。

    看看来电显示,他迟迟按不下去。回想刚才的颓丧,他心里一阵的自责,那又如何?就算老大是亲生父亲,那又如何?该怎么着,不是一切还该怎么着吗?他也知道,不可能改变什么,说出这一切,只是想要让自己放心,不用担心了她们,那为什么还要纠结呢?

    “老婆……”接听了电话,他说不出话。

    听到他的声音,那边的语蓉和月瑶,已经敏锐的感觉出了和平时不一样,虽然她们还不清楚他遇到了什么事情,但知道那是不小的事情!

    “回来吧!不管怎么了,回来吧,我们会在家里等你,我们会支持你!”语蓉柔声说道。

    “嗯!”李岩郑重的答应,他也觉得自己不能在街上游荡了,该回去,做好一个男人的事情,保护好她们!

    失踪了的她们几个,也不能干等老大的消息,而应该回去合计一下。既然不是老大,那就是说,一切的力量、一切的关系都可以运用起来,想要调查也不是不可能!

    李岩基本上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了家里。

    别墅一切平静,并没有看到什么变化。

    语蓉和月瑶都在等着他回来,接到他之后,没有二话,直接上了二楼,以免吓到了刘嫂。

    “你抽了很多烟?”在语蓉的办公室坐下,语蓉给他倒了一杯水,轻声问道。

    晚饭时候出去,她们两个都是清楚,回来别的变化没有,烟味却还残留衣服上,无疑是短时间内抽了很多烟。

    李岩喝了一口水,让她把杯子放下,然后让她们两个坐在两边。他个人在沙发上,张开双臂,将她们紧紧地楼住。

    语蓉和月瑶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的让他搂住。

    “我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怕突然之间,你们会告诉我一切都是假的……”

    听到他的喃喃,她们两个交换了一下眼色,猜测着他遇到了什么刺激。

    “你不是去见老大了么?是什么样的状况,让你变化这么大?”月瑶轻声问道,在他走后,她也没有隐瞒语蓉,而是把情况细细跟她说了一遍。

    “他……透露了一个消息,说……他是我的亲生父亲。”李岩没有隐瞒她们,对着她们,他完全的倾诉了出来,稍微保留的是,他不想语蓉遭受他一样大的刺激,所以隐瞒了张天翼是老二的事。

    经过他的讲述,她们两个也觉得不可思议,也基本上能够体会到他的那种感受。他当年尽力了那么大的痛苦才活下来,才有今天,多年来对于老大也是排斥状态,现在突然要接受那是亲生父亲的事实,实在让人崩溃。

    语蓉或许体会不到他的那么多痛苦训练经历,甚至他身上已经去掉了所有的疤痕,连证据都没有看到。但将心比心,如果突然有人告诉她,她不是父母的女儿,而是收养的,她也一定难以接受!

    尤其是她也知道父亲和公公当年是一起奋斗的兄弟,还真的不能说没有这个可能。

    “没事了……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在你身边的!”语蓉抬头亲吻了他一下,低声安慰道。

    “是啊,她们也不会有事的。长期以来,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老大。不是因为他强大到不可战胜,而是因为他完全熟悉我们的情况,包括熟悉我们的弱点。现在他不是我们的敌人,又有他的帮忙,你不用太担心。”

    月瑶的劝慰走到点子上了,却也是提醒了他。

    李岩霍然站了起来,然后快速的吩咐:“月瑶,调集‘他们’的人,我需要有人的保证!”

    “明白!我马上去做。”月瑶已经提前作了,但那只是应急,现在知道要打的人不是老大,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调集更多的人准备着。

    李岩又来到卧室,找出了管子轶给的那只手机,拨打了老管的电话,“老九,之前只是部分的消息,现在要你全面的综合搜索……”

    他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了管子轶,让他帮忙找出来那个人来。着不算是瞒着老大,反正不是要对付老大。

    挂了电话之后,他还有点犹豫。有一个人,询问的话,或许能够得到更加确切的消息。那就是他父亲一一李堂。

    李堂既然当年就是和张天翼、老大他们一起的人,那老大早年的对头,张天翼能知道的,他应该也知道。只是比较他已经三十多年前就离开了,这个对头,也可能是后来的。更重要的是,在李岩的心中,父亲就是父亲,即便血源上不是亲生的,在他心里也是如亲生父亲一样!

    他自己已经体验到了说破之后的巨大压力、难受、纠结,他不想父母再承受一次这样的痛苦,他要让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蒙在鼓里,大家继续如以前一样。

    所以,最终,他还是没有找父亲询问。

    不知道什么时候,语蓉已经来到他的身边。她帮他把手机拿开,递给了他一包烟,温柔微笑:“你调兵遣将完了吧?现在需要好好放松一下,你太紧张了……我给你放水洗澡。”

    “嗯。”李岩感激的点点头,在这样的当口,语蓉不仅仅没有闹腾,没有责怪他带来危险,反而比任何时候都体贴、关心,让他非常的暖心。

    语蓉在去浴室放热水之后,又去给他开了一瓶红酒,倒了一杯端到他的面前。

    “我知道你能喝不少酒,但你刚才抽烟很多,却没有喝一口酒,这是你的自制力。你不想在这个时候松弛了,但现在是在家里,无论外面如何,我们暂时都是安全的,我希望你不要绷得太紧了。稍微喝一点放松一下吧!”

    李岩没有点上烟,酒却是一饮而尽。他需要放松,需要精神上的轻松,而这不仅仅是外在的,因为语蓉的话,他已经得到了很大的轻松!

    (三)

    躺在浴室里面,李岩闭上了眼睛,他把水开得很热,烫的皮肤有点发红。这样让所有的毛细血管都张开,也仿佛能够把他心里积郁的负面情绪宣泄出来。

    门轻轻的响了一下,他耳朵动了动,但没有出声。

    知道他的警觉,月瑶先开口说道:“我来帮你搓背吧!”

    “不用了吧……”,李岩闭上眼睛,体会着这一刻身体的放松。

    说话间,月瑶已经过来了,但很快,他就感觉到了,在他身上搓动的,不仅仅是一双手,而是两双手!

    李岩睁开了眼睛,在委婉朦胧的水蒸气里面,看到了两张熟悉的脸。月瑶和语蓉,两人现在身上,只是穿着薄纱的浴衣,在这氤氲之气里面仿佛云中仙子一般的感觉。

    两人还是上半身、下半身的帮他搓揉身体,语蓉柔声笑道:“今天让你做一回大爷……”

    李岩暗叹一声,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这样的情况,其实也不是第一次,那次他昏迷醒来的时候,她们也是这样帮他清洗。那次是装作没有醒来,不便动手动脚。现在虽然醒着,却看着她们两个的样子,有点不忍亵渎之感,也没有动手动脚。

    这一次,她们两个却没有给他擦干、弄会床上去,洗完澡之后,扔给他一各浴巾,就把他赶出来浴室。

    擦干身体之后,听着浴室里的动静,李岩有点唏嘘。他找了内裤、睡衣床上,先上了床。今晚上或许她们两个都会陪他一起睡,这是难得的温馨之夜,他必须先上床,别让她们尴尬。

    等到他的被窝里彻底放松身体的时候,听到浴室的门开了,过了一会儿,感觉到有个轻盈的脚步缓缓来到了床边。

    会先过来的,应该是月瑶吧?语蓉还有点放不开,要等一会儿。

    李岩闭上眼睛,没有惊扰她们。很快,被子就掀了开来,随即一个幽香扑鼻的娇柔胴体钻了进来,然后很快就到了他的怀里。

    李岩一阵惊讶,因为他的手触及到的肌肤,竟然是未着片缕!他想到了今晚上她们两个会一起在这里睡,却没想到会如此豪放……难道语蓉是想要让月瑶跟我那个来放松?

    他没有再闭着眼睛,转身拥住了裸程胴体,更惊讶的发现,怀中微微紧张的,竟然是语蓉!

    “傻瓜……”,李岩抱紧了她,轻声笑了笑:“想要用自己的身子来体贴我?你有心我就很感动了,不需要的……”

    语蓉在他怀里扭动了一下,轻声嘟哝道:“但人也要面子……需要一个理由啊……”

    李岩一怔,细细琢磨了一下她的话。很快反应过来了,他和其他的女人,基本上都有发生过关系,即便是月瑶,也在前段时间合体了。

    就只剩下她这个名正言顺、最应该和他有关系的妻子,却反而没有过!相比起男人身体的出轨,女人更在意男人情感的出轨,语蓉都已经能够接受她们那些人的存在了,足以说明对他的爱意已经够深、够浓,能够为了他改变自己的观念!

    但两人之间,因为他尊重她,始终没有加强进攻的完成最后一步。不说别的,至少是不公平的。而她又不便主动,以免显得YD、或者跟其他人争风吃醋,用她刚刚的话来说,也是需要面子的。能让她主动,也就现在这样一个机会!

    想通之后,他没有再退缩了,如果退缩,那是对语蓉的一种侮辱和伤害!她是豁出面子来主动暗示,他要是不那个的话,就是拒绝,对于女人来说,这是很难堪的事情。

    这个时候言语已经是多余的了,李岩直接用嘴唇和嘴唇交流,以吻代替说话。

    月瑶在里面慢慢的洗澡,没有出来打扰他们。而李岩身上的睡衣,也很快就飞到一边去了。在一番热吻之后,看着在外人眼中的冰山仙子,寸丝不挂的呈现在他的面前,那是非常震撼的视觉冲击,给李岩的,不仅仅是欲望,更像是看着艺术品一般的不忍亵渎。又因为没有关灯,让她娇羞捂脸,更看得他心头大动。

    李岩在欣赏了一阵之后,俯身而下,以唇舌爱抚遍了语蓉全身,直将她撩拨得辗转反侧、娇喘长吁,时而抓紧床单、时而抚摸他的头发,那压抑在喉咙里的哼吟,更是勾魂夺魄……

    在前戏做足之后,坚挺的刺入。还是让语蓉蹙眉沉哼了一声,但她还是忍住了,咬着牙,抓紧了李岩的手臂,她的身体已经成熟,可以承受爱人的冲击。这一刻,她体会到作为女人的感觉,更加体会到两个人紧密的、完全的、身心连接融合在一起的感觉!

    (四)

    等两人完事后去洗澡,月瑶已经泡了很久,最后三个人一起在床上,月瑶和语蓉在李岩的两边,都安然的入睡。

    一早醒来的时候,语蓉发现只有自己还在睡觉,李岩和月瑶都离开。李岩没在身边,虽然让她有点遗憾,但想想是因为自己昨晚……的关系睡得太沉了,他们没有打扰让自己多休息一会儿,也就双颊滚烫起来。

    想到自己终于是一个女人了,已经跟昨天大不同了。她拍了拍脸,坐了起来,等看到时间已经快十点了,顿时一阵惭愧。没有几次的迟到,就发生在今天了……但既然已经如此,这是人生重要的事情,当然也不在乎迟到、旷工一上午。而且,现在的情况还不明了,要是出去失踪了,不是给李岩添麻烦吗?

    等安心下来的语蓉洗漱好下楼的时候,客厅里的情况,让她非常讶异。

    “你们……你们怎么都在这里?”语蓉吃惊的问道,在沙发上坐着的,有最早失踪的李洁、黄樱,还有昨天接连失踪的郁小滴、乔幻璇、海芙和温倩怡。

    这里只有海芙和郁小滴来过,其他人还是第一次来,见到女主人张语蓉,都有点不自在。

    温倩怡到底是最冷静的一个,片刻就整理好了情绪,示意语蓉过去,然后跟她解释了一下:“我们……都让一个女人抓了。不知道什么身份,不知道什么人,刚才她把我们带来了这里。一起还有一个男人,还有……张董。”

    她说的很简略,但基本上把情况讲清楚了,但张语蓉却更是云里雾里,而且……张董?我爸?

    “他们……”

    温倩怡努努嘴,“在那边会客室谈判呢。那女人一方,那个男人和董事长可能是中间仲裁,另外就是李岩和那……月瑶。”

    “我去看看!”语蓉到底是女主人,起来迟了也不能什么都不参与呀。又叫了一声“刘嫂”,没有人回应,便说:“小滴,这里你也来过几次了帮着招呼一下大家吧!”

    “哦!”郁小滴受宠若惊,这是把她当自己人哪。

    语蓉来到这平时基本上就没用过的会客室,敲了敲门,然后自己开门进去。

    “抱歉,大家要喝点什么?”她到底是做总裁的人,一开门扫视到里面的情况,就找了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

    桌上没有水什么的,大家也没有心情喝水。就像温倩怡猜的那样,里面几个人分成三派对立,其中包括了她父亲。

    张天翼有点尴尬“语蓉,你来了……一起吧。”

    语蓉关好门,过去在李岩旁边坐下。

    屋内另外有一个胖女人,紧盯着她看。

    “话我就说到这里了,你选我女儿,我就放了其他人,但你不能再和其他人勾搭了。你要不选我女儿,我就不客气了,今天放了她们,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胖女人冷冷的说。

    “你女儿?”语蓉奇怪的问。心里一咯噔,难道真的和昨天将心比心想的那样,这个女人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不要啊——!

    李岩淡淡的解释了一下:“她说她是月瑶的母亲,是当年跟他……我的老大,也是我的亲生父亲,有恩怨纠葛。在知道我被培养之后,就把月瑶放在我的身边,想要达到日后控制好,报复他们恩怨的目的。而现在,我和月瑶的感情很好,他们两个……似乎也在昨晚已经达成谅解了。所以现在是谈另外的条件。”

    语蓉忍不住看向月瑶,发现她面如土色、目光痴呆,不由一阵心疼。忍不住说:“她凭什么说是月瑶的妈妈?”

    “她跟一个降头师学过勾魂术,就是催眠吧。刚刚对月瑶催眠,让月瑶想起了一些往事,当年她就是给月瑶催眠了,让她忘记一切、只以为自己是孤儿,然后留在我的身边。”李岩一阵心疼的抓着月瑶的手,在向语蓉解释之后,瞪着胖女人:“我不管你是不是月瑶的亲生母亲,你能把女儿当工具利用,就没资格作母亲!她现在是我的女人,我会对她的人生负责,不需要你指手画脚!”

    “哼!我可能杀不了你,可外面那些女人,你能天天分身保护吗?”胖女人冷笑。

    老大叹了一口气:“算了,我们都老了,几十年前的事情了,你的女儿这么大了,我的儿子也这么大了。我们现在就能在一起,也是有心无力了。又何必再折腾小辈呢?不是都说好了吗?以后我可以陪你,你把她们还给李岩,现在只是看一下你女儿,又何必把她弄成这个样子呢?”

    李岩有点汗,老大……老爸,竟然是因为感情债?难怪昨天他能信誓旦旦的保证!现在为了我要从了这胖女人么?对比这身板……

    张天翼干咳了一下:“那个……我女儿跟李岩还是正式夫妻呢!月瑶这孩子,我们也是当义女看的,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让她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吧!老一辈实在不该多插手!”

    语蓉非常奇怪,本以为父亲是知道李岩一堆女人来批斗他,没想到竟然如此宽宏大量,而且还和他们两个似乎认识似的……但无论如何,父亲这话,让她心里的一块巨大负担放了下来,不用担心父亲会因为李岩的花心而让他们离婚了。

    “你——!”胖女人瞪着老大,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恨恨的对李岩说道:“对月瑶好点!你们先出去,我再对她催眠,让她恢复之前的样子……”

    说到最后,她有点哀伤,因为那样的话,月瑶就将忘记她这个母亲!虽然她已经不需要女儿来为自己当年的情伤复仇,但也不想女儿忘记自己啊!可这些年她也有关注月瑶,知道她过得很快乐、很满足。尤其是对比刚刚催眠恢复她记忆之后,被刺激得痴呆木讷的女儿,心中也是难受。如果不让她忘记今天这一段,回到以前的模样,她会觉得自己是有目的卧底在他身边的人,她肯定难以和李岩好好相处了……

    (五)

    老大和张天翼都只是拍了拍李岩的肩膀,三个男人在一起。

    “不用想那么多,你自己搞定这些男女关系就好,别像我一样。有些厉害的女人,一旦较真报复起来,可能是几十年的,有本事你就让她们和谐相处一起吧!你爸还是你爸,我们也会去看他的,不会跟他说什么。你在他面前,就当不知道吧。”老大诚恳的说,他不能算是没有尽过父亲责任,只是没有像一般父亲一样的相处。

    张天翼叹道:“好好对语蓉,这孩子委屈大了……”

    李岩点头。

    胖女人和月瑶再出来的时候,月瑶已经如平时一样,忘记了自己的来历,忘记了刚才恢复了记忆。他们三个一起离开了,留下一屋子的女人由李岩一个人面对。

    “你们都没事,太好了……”李岩没来由的流下了眼泪!这是他自己都没想到的,她们的安危,牵动着他的神经。“让我照顾你们吧!为了你们,我会放弃以前的人生,只会保护你们!”

    大家的反应各异,出了这样的事情,再见到都有点激动,见到李岩竟然流泪,眼眶也湿润了。

    但首次全部聚集在一起,又是在张语蓉的地盘上,还是非常尴尬的。

    恢复过来的月瑶拉了拉语蓉,提醒她应该说点什么。

    作为女主人,语蓉走到中间,扫视了一下大家,淡定的说:“就这么决定吧!大家都搬过来一起住,反正这里也够大,这样多少有个照应,大家也可以每天见面。谁有本事让这家伙跟你单独走,就是你的能耐。至于你们要是觉得这是我的地方,住着不自然;那就让李岩买过去,他比我还有钱,完全买得起。是他的地方,你们就不用觉得有压力了。”

    因为信息不对称,她们即便都知道了李岩一些事情,却不全面,现在都需要点时间消化。

    语蓉说完,干脆继续说道:“无论怎么样,我都是跟他有法律保护的。我都不介意了,你们还在乎吗?不如……倩怡,你带个头吧!除了你自己的住处,也在这里选个房间,敢不敢搬过来?”

    温倩怡有点犹豫,这个带头,就真的会影响其他人,可语蓉用的是“敢不敢”,而不是“愿不愿”,让她不由得暗暗感慨,不愧是做总裁的人,竟让她看出了自己的竞争心。

    “有什么不敢的?住就住呗,说好了,我可不掏房子、伙食费的。”

    “很好,海芙姐,我就替你决定了,你也一样在这里留个房间吧。”张语蓉知道海芙的性格,干脆替她决定,然后又问:“郁小滴,你是愿意的吧?”

    郁小滴兴奋的使劲点头,虽然是和其他人一起,还有竞争关系,但能够正大光明的住进来,经常见到李岩,她当然愿意。

    “黄樱呢?你也愿意吧?”

    “我……”黄樱看了一下李岩,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要照顾你母亲,那就多住家里,这里也留一个房间,有时间就过来这里吧。”

    对于张语蓉的安排,黄樱感激的默认了,要她自己提还真的不好说。

    语蓉又对酷酷的在一边、和大家不相容的李洁问道:“你也来吧,有了这次的教训,大家的安全也是个问题。你在这里,可以帮上很多、大家都能放心一点。”

    李洁沉默不语。她见到郁小滴,就已经很惭愧,觉得没脸见她,而黄樱也让她有点尴尬。其他的人倒还好一点,要她和大家一起住,是很难的。但语蓉这话说得很恰如其分,是以邀请她帮忙照硕大家的安全为由,让她不好拒绝。想想,李岩终究是一个人,多一个人帮帮助安全也是好的。大家……虽然是情敌的身分,但对外面的敌人就是自己人了。

    “呵呵,我当你默认了哦。幻旋姐,你也别回去了,就在这里自己开个设计室吧!你是他的初恋情人,在另外一个地方,让他不安心啊。”

    乔幻旋有点尴尬,这样的摊牌,是她没想到的。但这一次的被抓,也让她意识到了,有些东西该珍惜,否则错过了就是十多年,而死了更是一辈子!

    “行,我愿意!”

    ……

    李岩感动得不能言语,语蓉果然有后宫皇后的风范啊,让她统领后宫,制度化管理,绝对是最合适的,他非常感激语蓉没有联合月瑶把其他人排挤走。

    “喂!你说句话啊,她们是你的女人呢。搞得好像我对她们有想法、要留她们似的。”语蓉把话抛给了李岩。

    “感动、感谢!感谢你们能够宽容我,感谢你们能够理解我。我保证!有了你们两桌麻将,我不会再将任何女人领进来!”李岩认真的说,然后又加了一句玩笑:“当然是指那样关系的女人,比如我妈,你们的妈之类的不算。”

    “你说的哦!别后果就忘了。”温倩怡笑眯眯的说:“比如那叫你大哥哥的钢琴美少女念雨菲,人家似乎对你痴心一片,以后更会出落得漂亮迷人,你不动心?”

    “绝对的!只是把她当小妹妹看待,没有其他的想法。”

    “我们公司美女如云,你又搞影视,以后有大把机会潜规则,不会在外面偷腥?”温倩怡又继续的说。

    其他人都不如她会说,这会儿自觉把她当代表了。

    李岩叹道:“星期一到星期天,一周无休还要加班,我有那精力么?”

    “呸!”众美皆羞啐,这也太不够含蓄了吧。

    这桩伟大的后宫工程算是成功了一半,以后就是相处的和谐问题了。李岩终于放心下来,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昨晚上联系子管子轶等,还没有回电,他以为是老九,也没有避忌,当即直接的接听。

    听着、听着,脸上的表情就丰富了起来。

    “是”。

    “嗯。”

    “啊?”

    “好……”

    在众美女的注视下,李岩哼哈着应付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

    “好像是女孩子的声音哦!”温倩怡戏谑的说,这么快就给了她们敲打的机会。

    李岩有点尴尬的说:“其实是……公事了。这是一个客户,对天堂集团的客户。”

    “客户?”语蓉一下没反应过来。

    温狐狸却马上想到了:“是那两今日本妹吧?怎么?她们邀请你去日?”少个‘去日本’的本字,重音在‘去日’,这话的意思,马上就不纯洁起来了。

    李岩汗道:“没有、没有,是这样的,前几天日本发生了九级大地震,结果引发海啸什么的。现在说是把核电站都弄得辐射泄露了,直接会波及到东京了。那个筷原未来她们担心安全,想要过来中国住一段时间……”

    “是想要来你家住,要你接待吧?”语蓉也哼了一声。

    “这个……”

    语蓉挥了挥手:“跟我上!一人选一间,这里没有日本妹住的房间!”

    众人马上响应,月瑶也是笑着对李岩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看着大家热烈的跟着语蓉上去选房间,李岩也笑了。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