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五章 (全文完)

作者:gzg1010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瞎子摇头:“不是,是王俊杰约的,他把他约到xxx酒吧,然后借故离开了。”

    杨春生暗暗的思量,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得到胡书记的支持。胡书记上台后,不像以前那么锋芒于言表了,他在着力消除以前的对立面,仅仅是杀人这个事情,胡书记会保持中立的,他不说话,那就意味着王俊杰的父亲可以乘风破浪。他暗自的忧虑着道:“那你为什么又要敲诈胡书记呢?”

    瞎子神色一滞,茫然地说道:“胡书记?胡书记是谁啊?”

    杨春生见他的模样不像做作,知他真是不知,点点头道:“你是不是有一张建行的龙卡啊?号码是……”

    瞎子点头道:“是。”

    杨春生道:“这个帐号都有谁知道?”

    瞎子道:“这个卡是上次我帮王俊杰收了点帐,他给我的。没用过,没人知道。”

    杨春生暗自点头,有了这个,就可以在胡书记那儿搬弄出点是非。只要他带了倾向性,那办他王俊杰,还不一办一个准啊。至于证据性的东西,只要仔细了,还怕他跑的了。

    老光棍这几日病愈加的重起来,医生断言没多长时间了。他只是念叨着:“哎,小然是个好孩子啊……他出事儿了,他那媳妇怎么也不回来啊……”小张从老光棍的病床上下来急急地跑回家,躺在床上就打起字来:“姐,丁哥的亲戚快不行了。他老是念叨你和丁哥。你能回来吗。”

    郝燕也在,这几日听小张说众人用尽了办法,总是救我不出。心绪难安,觉也很少睡,整天地守着电脑,恨不得马上回来。她说不清楚自己到底爱不爱我,虽然经常想念与我在一起的日子,也特别希望与我在一起的开心,可自己心里总有个坎儿,这坎儿自己怎么也跨不过去,那就是我是个势利商人,这跟自己的追求差别也太大了。

    对于老光棍,她是恨的,也是怕的。但听的老光棍不久于人世,不由的怜惜起来。但她没回话,只是呆呆地看着那打开的页面。回去,不回去,这两个念头反复的在头脑内较量着。回去自然是人情,不回去,谁也说不了什么,毕竟这儿是英国,不是国内,回去一趟不容易。这委实让她拿不定主意。

    无聊的把聊天记录打开,反复的看着自己给小月的留言,一种回家的感觉再也压抑不住了,她霍然地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

    我是一个月后通过干妈那儿的正常渠道出来的。这几日在号子里颇为悲哀,杀人者走了,永远地走了。我暗思活着的意义,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贪生而生?能有今天的野心和成就,多是郝燕的刺激,可现在郝燕远走英伦,我还有什么奔头?其实我想要的不就是一个安乐的家吗,可家在哪儿呢……

    阳光灿烂,但冷风萧瑟,走出号子的大门,房东姐姐关灵众人早在那儿等了。虽出来了,我依旧提不起一丝的精神,勉强的跟众人笑着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坐上车,回北京了。

    京城临近,房东姐姐脸色愈沉着,道:“念然……”

    我从沉思中醒过来望着她。

    她好似很怕我的目光,躲开了,道:“没事儿,没事儿。”

    车进北京,却不向我的住处开,我对林伯正道:“先送我回家吧,我累了。”

    林伯正在前面,我看不清他的相貌,他只是哦了一声,只是我行我素。

    我以为他们要带我去饭店,毕竟我出来了,这是大喜事,应该庆贺一下,但我现在的衣着,不合适到饭店,对了房东姐姐道:“我先回去换一身衣服。”

    房东姐姐道:“别回了,咱直接去吧。”

    我叹息一声,也只好随了。毕竟这一段时间,他们都忙活,为了我的事儿忙活,我怎好驳他们的面子。车愈行我愈觉得不对劲,去饭店也应该去我那个饭店啊,可他们这是要到哪儿?我正在胡思乱想,车在XX医院停了下来,我惊讶地问道:“到这儿干什么?”

    房东姐姐一脸悲痛,只是不说话,拉了我往楼上走去。病房里,一众人围着一个病床,使得我看不到病床上躺的到底是何人。更让我惊讶的是二哥也在。他脸上也分明写着悲痛。

    这是怎么了?走向前,他们见我到,自动的闪开了一道缝隙,只见霍老爷子坐在病床旁边牵着那躺着的人之手,正流泪呢。

    我往前两步,呆住了。老光棍躺在病床上,脸色呈现出死灰色,嘴上罩了氧气罩,正努力地呼吸着。我呆在那儿,目不转晴的望着床道:“这……这是怎么了?”

    房间里依旧是如死一般的安静。没人回答我的问话。

    我歇斯底里的喊道:“这是怎么了……”说着扑了过去,摇着奄奄一息的老光棍。

    他慢慢的睁开眼晴,见是我,刻板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嘴轻轻的动了两下,想说什么,但氧气罩遮着,出不来声。

    二哥上前,把氧气罩挪开。我终于听到了老光棍那微弱的声音:“小然,你出来了。”

    我含着泪哽咽的道:“嗯。”

    老光棍又急促地喘息了两下,脸似乎有了点光彩,说话的声音也大了,道:“你给我的钱,我都存了,存折在床头的抽屉里,家里的枣树该刮皮了,我不能帮你照顾。还有你那房子,要是不如意,可以回家住。只是我不知道你回不回去,没填家具。你们家就你一个独苗,你也不小了,早点要个孩子……”说着呼吸愈加的急促起来,脸上的光彩慢慢的褪去,脑袋歪到了一边。

    丧事办的很隆重,是回乡里办的。我以子之礼,披麻带孝把他送走了。我在回北京之前看了看坡上的枣树和家里的新房,物事幽幽,人却非旧,无尽的伤痛侵袭心间,惟愿避世。

    我躲在自己房间里,谁也不见,尽情的糟蹋身体,酒入愁肠,愁却更愁。我觉得我孤单,这世界上再不会有牵挂我的人……

    不知是何日,我酗酒倒在客厅的沙发上泣不能止声。门悄然的开了。郝燕着一身素装,拖着一个深色的行李箱进门。见我的模样,呆站在了那儿。

    我胡子乖张的扎在嘴边,头发也不温顺,一块长一块短,一只脚穿了袜子,一只赤脚,身上更是邋遢,酒渍汗渍再加上污秽,合着我身上的酒气和臭气,默默的衬托着我的落魄。我迷离的眼睛看不清楚来者何人,只是抓起了酒瓶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道:“滚。”

    郝燕流着泪,抛开手里行李包来夺我的酒瓶道:“念然,你别这样行吗?”

    我吸了一下鼻子,随她夺了酒瓶,平躺在沙发上,闭了眼睛,喉咙里断断续续的发出似哭似笑的声音,眼泪又开始流淌。

    郝燕默默地坐在我的旁边,用手轻轻的理了一下我的头发道:“我都知道了,可你也不能这么做践自己啊。大家都看着你呢,你是他们的主心骨,现在倒了,那大家怎么办。睡会儿吧,醒了就好了。”

    我只是无言的闭了眼。其实是谁在跟我说话,我都不知道。平时别人为我愁,但我清醒之时,都被我骂走了,久了,都有点怕我,就再无人敢劝了。

    郝燕按住我,让我睡了,小张这才带了周重从房子外面进来。是她们两个到机场接的郝燕,但怕见到我,只让郝燕先进来,他们在外面听动静。进门,小张就笑道:“我就说我燕子姐能治的住他吧,你还不相信。”

    周重又恢复了憨厚的相貌,裂嘴笑笑,并不多言。

    郝燕回头看了我一眼,摇头叹息,默默的收拾起了我的这个空阔的家。小张随着郝燕嘴里不休的说起了周重的丰功伟绩:“燕子姐,你还不知道吧,王俊杰被抓起来,这次丁哥的仇可报了。”

    郝燕跟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个模样,道:“哦,那是他自作孽……”

    我睡得憨,在梦中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含糊的念叨:“妈妈……妈妈……你别走……陪陪儿子吧……老光棍,你怎么也要走啊,燕子也走了……你们都不要我了……”

    郝燕看我在梦中卷曲着身子,似乎在努力的躲避着什么,眼里的泪花出来了,从屋子里拿来一条薄被,披在我身上。

    小张只是笑,道:“燕子姐,你别走了。”

    郝燕并不理会,只是收拾着茶几上的东西。

    小张还要游说,周重拉了拉她的衣服,用嘴努了努门口,两人悄然的消失了。

    关灵提了盒饭打开房门,进屋一呆,房间里怎么干净了。难道……心里喜,向我走来。

    正打扫房间的郝燕听到声音,从屋子里出来,见到关灵,笑着说道:“过来了。”

    关灵心一寒,面色微微的带出了一丝,见郝燕说话,不自然的笑了笑说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郝燕端来热水,递给关灵道:“刚回来,这一段时间可真麻烦你们了。”

    这话让关灵听着苦涩,麻烦自己,看来自己终究还是个外人。看郝燕以女主人的态度待自己,终于还是无法忍受,匆匆的告辞去了。

    其实郝燕哪来的这种心思啊,只是觉得她是我的部属,干了她份外的事儿,而做为我的朋友的她,自然要代我谢上一谢了。

    我在迷糊中,睁开了眼睛,伸手又想抓茶几上的酒瓶,可抓了一空,坐起身来,看了看周围,但见各处清净,随地乱扔的酒瓶也不知道被谁收走了。我并不奇怪于这些,因为以前关灵也经常过来帮我收拾一下屋子。但觉得胃疼,用手压了压胃,站起来,想再去寻瓶酒来。

    浴室里水声潺潺,似有人在里面洗澡,但门却开着。我步履蹒跚,嘴里喃喃地说道:“谁啊。”可并不往浴室里看,只是进房问寻酒去了。

    郝燕匆匆的从浴室里出来,看我,温柔地说道:“你醒啦?我估计你快醒了,给你放了水,一会儿洗个澡吧。”

    我听到声音,一怔,是郝燕的声音,慢慢的转过头来,向声音的方向望去,见郝燕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挽着袖子,正笑殷殷的望着我。我呆住了,那一刻脑子如糨糊,昏沉沉的,什么都不能想,等了片刻,我暗叹一声:“别自欺欺人了。”又接着向房间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平淡地说道:“你不是在英国啊,怎么回来了。”

    郝燕追着我,微笑道:“小张把你的情况都说了……”

    我依旧缓慢地向前走着说道:“我死了,你给我发个唁电就算尽到做朋友的职责了,回来干嘛。”说完,又拽出了一瓶酒,迎了她向回走。

    郝燕并不让路,冷冷的盯着我,道:“丁念然,你说什么呢。”

    我推了她一把,从她身边蹭过去,头也不回,幽幽地说道:“这世界上牵挂我的人都走了……”

    郝燕反身追过来殷切的说道:“谁说的,大家都牵挂着你呢。”

    我又倒在沙发上,打开瓶盖,往嘴里灌了口酒说道:“我不稀罕。你走吧,省得一会儿我骂你。”

    郝燕哪理会我的话,扑到我身边夺我的酒瓶道:“你不能再喝了,瞧你还像个人样吗。”

    清醒之时,身子自不会软,顺手把她一推道:“我是人吗?我哪儿象人啊,这世界上有人吗?”说完扬起头一口把酒灌下去半瓶,大着舌头说道:“这世界上全是鬼,鬼,你知道吗?鬼。”

    郝燕被我推的一个趔趄,跌坐在地,复又呆呆地看我。大眼凸显,已带了晶晶之泪。复又神色一整,站起来,指着我道:“你是个懦夫。这么点打击就受不了了,你妈妈九泉有知,她会后悔有你这个儿子的,老爷子要知道你这样,也得让你把他气活了。”

    我微微的一楞,接着把酒瓶往地下一摔,站起身来跟她对视着道:“你住嘴。”说着用手指了门道:“滚。”她所说的又何尝不是真的,这些道理我也懂,可为人子,不能赡养,受人恩,不能回报,再加上自觉孤苦处世,这份愁,岂是她这衣食无忧,父母双全者能理会的。我有强烈的嫉妒心,嫉妒他们都有家,而我没有,嫉妒他们都可以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我却不能,嫉妒他们能耳听面膜于父母亲人,而我不能。我把他们对我的劝慰,当成对我的依附,我只觉得这世界铜臭熏天,再不能寻得那份纯真的爱了。

    郝燕面带微怒,她这去英国半年,性情似乎变了不少,以前总是以柔善待人,现在竟也动了怒道:“丁念然,你混蛋……”

    我见她骂我,上前一步,拽住她的脖领子道:“你骂谁?”

    郝燕毫不示弱,无畏的盯着我道:“我骂你混蛋。”

    我扬起手,但看她的容颜,把她一推,道:“你走……”

    郝燕昂起头,似得胜的神情倔强的说道:“我不走。”

    我心中突起恶念,把她一拽,拉到跟前,强按到了沙发上喘着粗气说道:“我让你不走。”一边说,一边拽她的衣服。

    初始郝燕还挣扎喝叫,渐渐力疲声也竭了,竟如僵尸一般的挺在那儿,眼露鄙夷之光道:“本来我不打算走了,看来我这儿确实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我在酒意和热血的刺激下本已失去了理智,听她这么一说,我突然停了手,望着她那双秀美的眸子,想从中间找出真伪。房间里很静,静的落针知声。郝燕依旧是不屈而鄙夷地看我道:“你怎么停了,你不是挺本事的吗?”看她的平静,真不知道是她要强奸我还是我要强奸她。

    我俯在郝燕身上,景象暖昧,但心情却窘异,头脑已经失去了激情,尴尬之意浓起来,我讪讪的坐起身来,盯着前方说道:“对不起,我失态了。你走吧,不用安慰我。”

    郝燕见我停止了侵犯,双手拽了拽被我撕开的袄领,掩住那一抹艳丽,坐起来依旧倔强的道:“我不走,以后再也不走了。”

    ……

    又是一年,除夕夜,二哥一家,干妈一家,房东姐姐一家,郝燕他们家,富贵老板一家,聚在饭店,酒憨,走出门,想吹吹风,郝燕赶上来,扶了我坐在路沿砖上道:“你胃才好一点,怎么又喝这么多啊。”

    我搂着她的肩膀笑道:“高兴呗,燕子,你真不后悔回来啊?”

    郝燕道:“那你后悔不后悔现在又开始上学了啊?”

    我使劲的搂了搂她的肩膀,耳鬓斯磨道:“今天的月亮真圆。”

    郝燕轻轻地咬了一下我的耳垂道:“瞎说,今儿是除夕。”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