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二十三回 终章

作者:长乐居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转眼间,汽车已经开到了警车检查的旁边,周慕雪自然不会停下来让对方检查,汽车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绕过了那警车的地方,直往前面快速路道而去。

    警车见这辆汽车不接受检查,立即意识到这汽车有问题,一边开车追向这边,一边汇报上级,这可疑汽车逃跑的方向。

    周慕雪把汽车开上高速路后,杨默说道:“还是让我来开车吧,你注意周围的情况。”相对周慕雪来说,杨默的车技更为厉害,如果一会出现追逐的情况,那就更容易摆脱对方的围剿。

    周慕雪也知道这一点,她没有丝毫犹豫,“那你过来。”

    由于这段路段很是宽敞,再加上夜深汽车稀少,即便汽车处于高速运行中,两人也很轻松地调换了一个位置,杨默把握了方向盘后,进一步加快了汽车的速度,那前方偶尔出现的一辆汽车顷刻间就被汽车赶超并甩在了车后。

    两三分钟后,汽车就到了高速路口,由于高速进口已经进入了严查状态,所以杨默根本就没有想过去接受检查,而是加足了油门,猛力向那拦路口冲去。

    砰一声大响,汽车撞断路口的栏杆,冲上了高速路道。本来,杨默想过走一般公路的,但是一般公路汽车相对较少,而且道路容易被封堵,所以还是选择这种更为广阔的高速路更有脱身的机会。

    上了高速路后,汽车和后面的追车距逐渐拉大了,不过杨默却知道,此时自己反倒更加危险,一来是高速路前面的路口肯定会上来拦截警车,二来对方还可能出动直升机一类的装备,到时候自己就会面临更大的困难。

    当然,他觉得现在所面临的危险都是值得的,对方在自己这辆车消耗的追捕精力越大,就意味着他们会忽视楚若云所乘坐的那辆汽车,如果那辆汽车不露出太大的破绽,他们甚至可能不会引起对方任何注意。

    这时,汽车侧后面传来一阵噗噗噗的声音,周慕雪立即意识到麻烦来了,侧头往后面望了一眼:“对方两架直升机追来了。”

    杨默在开车之余,也侧头望了一眼后面,但见汽车斜上方百多米的地方,两架灰白色的双螺旋直升机追向了这边,而那直升机的底部还有小型火箭筒,显然是S国情报局专用机。

    妈的,这些家伙的追捕更是迅速,我才上高速路口,直升机就追赶到了这里。杨默心中暗骂的同时,却是有几分庆幸,还好先前是和若云姐他们分开跑的,不然现在这重火力的直升机恐怕已经对那汽车造成伤害了。

    由于高速路上的汽车并不是太多,这让杨默可以花更多的精力去查看对方直升机的状况,这一刻,直升机又赶上来了一小段距离,两架直升机一左一右分别跟踪在汽车后面,显然是要对此实施攻击。

    一道光电闪动,左侧面那辆直升机下方的火箭炮发射了出来,直往杨默汽车射来。

    周慕雪虽然知道杨默时刻注意着后面的情况,但还是忍不住叫了一声:“小心!”

    杨默在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不过他并不确定对方射击的地点,直到那火箭炮射出一半,他才确定那火箭炮是射击的轿车右侧。

    很显然,对方也知道杨默是个躲避的高手,猜测杨默在看到火箭炮发射,会改变汽车的车道躲避火箭炮,所以才选择了射击左面。

    既然火箭炮并不是冲着汽车来的,杨默自然无需躲闪,继续在原来的车道上高速行驶着。

    轰一声巨响,那火箭炮在轿车左面的公路上爆破开来,耀起的光芒将高速路道照得通明,那冲扑而来的热气透过窗户刮得杨默脸庞一阵生痛。

    旁边的周慕雪虽然明白此时的凶险,但是心下却没有丝毫的惊慌,一来是她本身心理素质很好,二来则是她知道杨默的能力,相信他是能够躲过这次凶险的。

    “又来了。”周慕雪本能地叫道。

    杨默也看到了火箭炮的来袭,这一次他没再继续呆在原来的公路上,而是急转方向把汽车转到了左面,汽车刚刚换道,火箭炮就落到了汽车的右面,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

    如果杨默不改变车道,那火箭炮恐怕早就落到了汽车上,正是杨默的正确判断,这才躲开了对方的危险一击。

    这时,又听后面呼呼两声风向,左右直升机一起向公路射来火箭炮,显然,这一次火箭炮的袭击范围不将是公路的某一边,而是整个切面。

    杨默并没有惊慌,他第一时间踩住了刹车,并猛转方向盘,吱一声刹车声响,轿车四个轮胎留下了四道明显的刹车印,与此同时,汽车的车身却是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横停在了路中间。

    这时,两束火箭炮已经从汽车上方划过,落到前方十多米的道路上,顿时爆破开来,那爆炸废片飞射到这边,打得玻璃窗碰碰做响。

    爆炸实在是太厉害了,即使高速公路的路面坚固异常,但也被炸开两个大坑来,也就阻止了杨默继续前进。

    因为杨默的汽车停了下来,而后的两架直升机也瞬间赶了上来,就要从正上方攻击杨默,不过杨默早有准备,油门猛地一加,横在公路上的汽车瞬间启动,却是从来路返回开去。

    直升机没有想到杨默汽车会在瞬间转了一个方向,这时忙急转返回,只是直升机转弯需要不小一个的角度,在转弯之后,和杨默的汽车已经有了很远一段距离。

    杨默这时虽然是逆向行驶,但是因为对方全方位的追逐杨默,把前面的高速路口都封锁了,现在根本就没有多少进入高速路的汽车,所以杨默并没有因为逆行而遇到太大的危险。

    不过在几十秒后,他就看到迎面开来两辆警车,那正是刚才在后面追赶的汽车。

    杨默若是开过去与对方正面相碰,那难免与对方大动干戈,按理说,以他和周慕雪的能力,再加上他们手中的手雷,是有能力把两辆警车解决的。只是,那一争斗,必然让汽车的车速慢下来,这样就会让后面的直升机赶上,到时候又会遇到很大的麻烦。

    杨默目光望了望高速路侧面,见前方几十米处恰好有一条四车道的公路从高速路的下面通过,且高速公路和那公路的交叉带是一块坡度不大的斜坡,杨默认为,即使自己的汽车从那斜坡冲下去,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冲击。

    想到这里,他便低喝一声:“坐稳了。”与此同时,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用力向左面一甩,汽车顿时往路边猛力冲去。

    周慕雪自然明白杨默的意图,一只手紧紧抓住汽车门上的扶手,另一只手则是握住了一个手雷,以随时攻击前方冲过来的警车。

    砰一声大响,汽车重重地撞在了路边栏杆上,虽然杨默整个身子都因为这强烈地冲撞腾了起来,但是他依然紧紧握住方向盘,不让汽车完全失去自己的控制。

    汽车冲飞栏杆后,速度并没有太大的缓减,却是如一头野牛般冲向了前方斜坡。

    就在汽车飞行在草坪的时候,那两辆警车已经赶到了这边,两车见杨默的汽车飞出了公路,都立即刹车停了下来。

    两辆汽车的减速,正好给了周慕雪攻击他们的机会,周慕雪稳住剧烈腾动的身子,左手的手雷如一束炮弹般冲窗口飞了出去,飞行了二十多米后,却是恰好落在了靠边的那辆警车旁。

    轰一声巨响,那炸弹在警车旁爆炸开来……!

    这时,两人的汽车已经冲破了高速路旁边的隔离网,冲破隔离网后,便是一段更为倾斜的陡坡,汽车带着一阵剧烈的抖动声,顷刻就冲到了下面的公路上。

    经过这一段的颠簸,纵是杨默和周慕雪的身体素质非常了得,此时也感觉五脏翻腾,全身像散了架一般,不过两人的意识却比什么时候都清晰,不但注意着周围的情况,还时刻注意那两架直升机的追赶。

    这汽车也是两人事先专门为这次逃跑准备的,很多地方都进行了加固,现在从这么陡的斜坡上冲下来,依然能够继续行驶,而且速度比起刚才来并没有多少减慢。

    上面的警车虽然只毁坏了一辆,但是另一辆却不敢从这么陡峭的斜坡上滑下来,这样一来,警车就不再对杨默形成危险。

    不过那直升机的速度却非常快,而且不受公路路线所限,直升机在发现杨默汽车开到下面的公路上后,也跟着转向追赶而来。

    这条公路虽然是四车道,但是和高速度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杨默汽车速度自然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这让后面的直升机很快就赶了上来。

    杨默回头望了一眼直升机,心中暗自寻思,对方肯定会在最短时间里派来另外的封堵人员,就算这直升机不对自己造成直接的威胁,它们也可以监视自己的具体位置,所以自己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解决掉这两架直升机,这样才有机会脱身。

    当然,他也知道以己方现在的装备是很难和这两架武装直升机抗衡的,不过这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因为就在这汽车里,有三只F_93型火箭筒,这火箭筒是周慕雪先前找我们国家安置在这里的间谍弄来的,先前早就放在了这轿车上,以在最关键的时候派上用场。

    本来,刚才第一次遇到直升机的时候,两人就可以使用这火箭炮,但是刚才高速路上的时间实在是太紧迫了,两人根本就没有机会出手,再说了,那两架直升机的驾驶人员都是高手,若是他们早有准备,那是很容易躲过这火箭炮的攻击的,而杨默他们又只有三束火箭炮,要是攻击失手了,就很难在对对方造成威胁,所以他们必须寻找一个最佳时机,给对方出乎意料的一击。

    这时虽然不能算最佳时机,但是杨默两人已经不能再拖了,与其一会多方面敌,还不如现在赌一把,如果把直升机击落下来,那接下就很容易脱身了。

    “准备攻击他们。”杨默说话的同时,方向盘左右不停地转动着,以躲闪直升机的攻击。

    周慕雪这时已经把火箭筒准备好了,不过她并没有急着放到窗外去,以免被对方发现而有所准备。

    “好,准备好了。”周慕雪轻喝一声,然后将火箭筒紧紧地靠到了窗口处。

    杨默在躲开一个火箭炮的攻击后,手上方向盘转动,脚下刹车急刹,汽车又像刚才高速路上那样,来了一个漂亮的横向飘逸,汽车顿时横停在了公路上。

    汽车横停下来后,周慕雪所在的窗口正好对准了直升机飞来的方向,而直升机不可能突然停下来,却是继续往这边飞来。

    嘭一声响,汽车内一股巨大的热气冲来,那火箭炮带着一股耀眼的尾焰飞射出去,直往前边的那架直升机飞去,那呼呼的风响似乎将夜空撕破了一条巨大的口子。

    直升机实在没有想到车上竟然有火箭炮,在加上直升机离轿车实在太近,又怎么可能躲过火箭炮的攻击?

    轰……!

    火箭炮正中直升机的机头,一团耀眼的光芒把夜空照得像白天一样,直升机爆炸后的碎片如雨点一般落了下来,在公路上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就像几块巨大的石头从高峭的斜坡上滑到山底。

    一架直升机销毁后,另外一架直升机很快就意识到此时的危险性,在提高自己的驾驶高度的同时,再次向汽车射来一束火箭炮。

    杨默早有准备,猛地加了一下油门,汽车又一次快速启动向前,汽车刚刚离开七八米,那火箭炮就在汽车刚才停靠的地方爆炸开来,那爆炸所震动起的气流直震得汽车向前腾了一下,飞来的炸片更是将汽车后备箱的钢板打了很多凹洞。

    杨默虽然知道这个时候不容易对另外一架直升机进行攻击,因为此时对方已经有了警惕,是不能轻易就被火箭炮击中的,但是现在时间就是生命,杨默不得不再赌一下,赌赢了就算是彻底干掉了这追踪的人,到时候就能轻易脱身,赌输了并不一定完全是害处,那样至少也会给对方一些威胁压力,让对方不敢太冒然靠近自己汽车,这样自己的危险性就更小。

    “再次攻击。”杨默轻喝一声。

    周慕雪知道杨默的想法,没有丝毫犹豫将另一束火箭炮放到了火箭筒中,又一次准备攻击。

    杨默这次没有像上一次那般将汽车突然横停下来,而是将汽车开成了S型,当那直升机出现在右面窗口的时候,周慕雪看准那一瞬间的时机,突然开启了火箭炮。

    又是嗖一声大响,火箭炮光点般射向了天空中那唯一的直升机。

    那直升机的飞行员明显是个飞行高手,但见直升机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直升机腹部恰好躲过了火箭炮的攻击。

    就这样,这第二束火箭炮被浪费掉了,杨默这边就只剩下唯一一束火箭炮了,也就不再敢冒然攻击直升机了。

    直升机也意识到了下方射来的火箭炮对它的攻击,不敢再像刚才那样继续追赶汽车,而是转到了汽车的正上方,然后升高直升机的高度,紧紧地跟在汽车的上方。

    很显然,直升机是想一直监视着杨默的汽车,这样一来,直升机就不用再冒险了,而等到救兵到来之后,杨默也肯定会被公路前后的警车堵住。

    杨默知道对方的意图,他知道这样下去对己方非常危险,所以现在必须在短时间躲开直升机的监视或者是干掉直升机。

    直升机不受道路所限,而且飞行速度又很快,杨默想以汽车甩掉对方,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而现在直升机又飞到了杨默的正上方,并增加了飞行的高度,在只剩下一束火箭炮的情况下,又哪有这么容易把对方攻击下来。

    杨默正在苦思之际,却见公路前方出现一个向左的岔路口,那岔路口公路只有两个车道,而且看路面似乎并没有这边的快车道好,显然是一条非主道公路。

    本来按理说,杨默的汽车在这边大公路上更好摆脱对方的追赶,但是他现在必须要使用出其不意的招数,说不定这快车道前方已经出现了拦截的警车,到时候肯定又是一阵麻烦,但如果自己出其不意地选择这条小道,就可能避免对方的追击。

    想到这里,杨默一转方向盘,汽车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无声无息地上了那条小公路。

    刚上车道一会,就见几个不大不小的弯道,为了避免拐弯的时候汽车滑到路外,杨默不得不减慢了行车的速度,再加上公路曲折,这就让汽车前进的直线速度更慢了。

    直升机见杨默汽车上了车道,当然也是跟着转了过来,而下面的汽车减慢了前面的速度,直升机跟踪起来就更容易了,偶尔还会向汽车发动一些骚扰性的攻击。

    由于欧阳宇辉所住的小区本来就是在东精的郊区,杨默刚才又在高速路和快车道上行驶了很长一段距离,所以现在早就出了繁华区,在开上这条小道后,两边公路更是树林茂盛,在汽车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幽静诡诈。

    杨默进入这条小道,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利用这些茂林的掩护逃脱对方的追捕,他见上方的直升飞机紧追不舍,心下突生一计,低声对周慕雪说道:“你准备好火箭筒和其他东西,我们一会滑出公路路边,然后找机会攻击直升机。”

    周慕雪并没有完全明白杨默的意图,不过她依然是按照杨默的吩咐行事,口中一边问道:“你是想以树林为掩护吗?”

    “是的。”杨默微微点头。

    “这恐怕有难度,对方警觉性很高,不一定上当。”周慕雪道。

    “这就要看我们的表演了。”杨默道,“如果我们运气好,能在弯道上遇到一辆汽车,那迷惑对方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正在这时,一辆小轿车从前方开来了,杨默心中暗道,看来这条公路上的汽车也不是太好,我再坚持一会,说不定真有机会在前面公路上遇到汽车。

    想到这里,他微踩油门,将汽车的速度开得更快,那汽车在转弯的时候,边轮已经大范围地超过了公路边的路线,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翻车下去的错觉。

    还好汽车上的杨默和周慕雪都是心理素质绝佳的主,要是遇到别人,早就为这样的场面尖叫了起来。

    汽车在弯弯曲曲的公路上飞快移动,这让上方的直升机也很难集中目标,直升机为了节约弹药,也为了避免自己的伤亡,此时基本上停止了对汽车的攻击,依然是紧紧地跟着汽车的上方,他们相信,要不了多久,前面围堵的人就会把这公路完全封锁起来,而后面的军车也会追赶而来,到时候杨默就不可能再有逃生之路了。

    这时,杨默恰好经过一个向左转的弯道,在离弯道还有十多米的位置处,杨默就看到了对面射来的汽车灯光,他心下不由得暗自庆幸有了一个反攻的绝佳机会。

    转眼间,汽车已经开到了弯道处,由于这个一个非常急的弯道,按理说弯道两边的汽车都已经把车速降下来,这样才不会出现冲撞事故,然而,杨默并没有完全减速,他只是象征性地踩了踩刹车,使得汽车的速度依然是迅速无比。

    汽车转过了弯道,不过由于转弯过猛,却是迎着对面的汽车疯狂地冲撞而去,对面汽车给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大跳,赶忙转动方向盘,让汽车全力往弯道的里面行去。

    而杨默也赶忙转动方向,让汽车往弯道的外面偏去。

    哐啷啷,几乎是在同时,杨默汽车和那辆汽车都开出了公路边,冲入了路边的树林。

    由于早有准备,杨默汽车闯入树林后,并没有慌乱,一只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不停地转动着方向,以避免汽车正面撞到了太大的树干,另一只手则是伸过去关闭了车灯,让汽车的目标显得不是那么明显。

    本来,在这种情况下关闭车灯,只会增加汽车的危险,但是杨默冲出公路,目的就是要躲开直升机的监视,自然要把灯光关掉了。

    与此同时,周慕雪已经把那火箭筒从车窗口扔了出去,而她本人也做好了跳车的准备。

    “跳……”杨默见时机成熟,猛地推开早就松开的车门,看准时机,一下跳了下去。

    周慕雪也早有准备,在杨默话音刚落之际,也跟着跳下了汽车。

    虽然这路边并不算陡峭,但是汽车刚才的余势实在是太大了,而杨默又没有强烈地踩刹车,所以这些不大不小的石头和树枝根本就没有抵挡住汽车的继续前进。

    轰隆隆一阵响之后,汽车已经离路边四五十米了,这才在一片茂密的树林下停住了。

    而杨默在落地之后,则是第一时间来到周慕雪的身边,低声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周慕雪的声音明显有些痛苦。

    杨默知道周慕雪是在刚才跳车的时候摔伤了,他心下虽然怜惜,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并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所以并没有过多地询问周慕雪的情况,而是快速地来到前方周慕雪将火箭筒扔出来的地方,仔细寻找起了火箭筒所在的位置。

    很幸运的是,他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火箭筒,而火箭筒刚才并没有遭受猛烈的撞击,并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坏。

    杨默赶忙拿起火箭筒,找了一个相对开阔的地方,将火箭筒安放在地上,火箭炮放入筒里,准备对直升机进行最后的攻击。

    直升机见杨默在转弯的时候,汽车因为速度太快而翻出了公路,根本就没有对这件事情有丝毫的怀疑,既然跟踪的汽车已经毁坏得差不多了,直升机上的人员自然不愿意放开这个立功的好机会,却是在汽车翻滚的上方盘旋飞行,以查探汽车翻滚的具体位置。

    查探了一会,直升机见下方并没有什么反应,于是缓缓地向下降落……!

    然而就在这时,林中突然飞出一束耀眼的火光,带着嗖一阵风响,直往直升机而来,直升机一直以为汽车已经出事了,并没有足够的准备,且那火箭筒又有树林的掩护,现在又怎么可能躲过这致命一击?

    轰一声巨响,直升机爆成了无数碎片,那落下了的残骸,在树林中燃起一大片。

    直升机干掉了,并不意味着消灭掉了所有的敌人,杨默还必须摆脱其他武装势力的围追,所以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不然对下一个武装势力追赶上,那又有许多的麻烦。

    他冲到周慕雪旁边,顾不得查看她的具体伤势,一把将她身子搂起来,然后背到自己的肩头上,飞快地向公路上冲去。

    “你伤到哪里了?”杨默边跑边问。

    “大腿撞到一块石头上了,好像骨折了。”周慕雪轻声应答。

    杨默心下暗自忧虑,情况本来就危机,慕雪姐现在又骨折了,这却是更不利于我们脱身。

    不过杨默还是有足够的信心脱离危险,自己和慕雪姐既然能够用如此简单的装备将两架直升机击落下来,那接下来肯定不会再遇到太大的危险。

    转眼间,杨默已经背着周慕雪上了公路,刚上路口,却发现一个中年男子正站在路边,望着那边直升机所引燃的一片烈火发呆。

    这男子正是另外那辆汽车的驾驶员,他刚才因为杨默汽车的占道而将汽车开撞到了路边的树上,汽车也就停了下来。

    他在检查了一下自己汽车后,见自己汽车并没有太大的损坏,就来到了公路弯道的外边,一来看一下杨默汽车的情况,二来想找杨默讨个说法。

    然而,这边的情况却出乎他的所料,先是杨默的汽车疯狂的冲向了树林,然后天上出现了一架直升机,再然后那直升机竟然被一束火箭炮击落下来,这一切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太疯狂太不可思议了,以至于他此时竟然呆住了。

    他见一个男子背着一个女子从路上走了上来,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正准备上来询问两人的情况,却被杨默一把推了开去。

    “喂,你这人干什么呢,我是要关心你们的伤势……”男子被杨默突然推了一把,心下显得非常不满,用S国语言以责备的语气说道。

    杨默并没有完全听懂男子的话语,也不想去懂他的意思,而是迅速地冲向了男子的那辆汽车,在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之前,就将周慕雪放到了汽车副驾驶室,然后自己坐上了驾驶室。

    男子忙飞快地像这边冲来,不过当他赶到汽车边上时,杨默已经发动了汽车……

    杨默在开动汽车的同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把手枪,他正准备向车外的那男子射击,但却被周慕雪阻止了:“小杨,他只不过是普通平明百姓,你放了他吧。”

    杨默本来是不想让追捕者太快知道了自己换乘了汽车,所以才想到了杀人灭口,却是没有顾及到对方的无辜,现在听到周慕雪的提醒,心下不禁有些犹豫,要是不杀掉这人,那他肯定会打电话报警,自己换车的事情就会立即被警方知道,脱身就更为不易了,但若是开枪打死这个无辜的男子,那自己良心上又实在过意不去,哪怕他是S国人。

    男子见杨默手中多了一支抢,顿时畏惧胆寒,不但敢再伸张半句。

    周慕雪见杨默还有些犹豫,又劝道:“刚才我们上来的时候,他还在关心我们的伤势,所以说他并不是坏人……”

    杨默听到这里,彻底放弃了杀掉对方的想法,脚踩油门,手转方向盘,很快就将汽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弯。

    看着自己的爱车被人抢走,男子既是心痛又是愤怒,对着汽车远去的方向咬牙切齿地骂道:“混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说着,就拿出手机来拨通了报警电话……!

    这是一辆丰田皇冠,杨默以前曾经开过这种车,对其性能还算了解,所以在简单地试用了一下汽车的性能后,就将汽车的速度提了上来。虽然现在没有了直升机的追赶,但是他要避免被后方的警车追赶上,所以速度依然飞快……

    七八分钟后,后面追赶的警车就到了直升机被击落的地方,当他们在得知杨默换乘了汽车后,一边开车继续追赶,一边通知前面城镇的军警,全力拦截杨默汽车。

    杨默开车行驶了十多分钟后,见前方有一个小岔路,而小岔路的尽头则是一个单户的家庭,杨默知道,在这个国家里,基本上每家每户都有小车,他心中一动,既然自己现在这辆汽车已经被人锁定了,那自己何不再换一辆汽车呢?

    这里只有一家单独的住家户,只要自己的行动不被那住户的主人知道,那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到时候就没有人知道他们换了汽车了。

    想到这里,杨默毫不犹豫地将汽车开入了那个小岔路。

    当然,杨默也知道这样做很不人道,但是他现在为了脱身,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道义?

    周慕雪见杨默转入岔道,心下实在不解,忙担忧道:“这可是一个死路,你进这里面去干什么?”

    杨默应道:“换车。”

    周慕雪微微一怔,随即就明白了杨默的意图,也不再继续询问。

    很快,杨默就将汽车开到了那住户前,那公路尽头恰好连接在一个门面处,杨默迅速从车上下来,来到大门口,取出随身携带的万能钥匙,很轻松就将这门面打开了。

    借着昏暗的夜光,杨默能够看清楚这里面是一辆黑色的皮卡车,杨默快速地查看了一下四周的情况,看并没有什么危险性,于是快速来到车门口,很快打开了汽车车门。

    发动汽车后,杨默先是将汽车退到了外面,然后回到原来那辆汽车上,无声无息地将那辆汽车开到门面里,这才把周慕雪抱到了那辆皮卡车上,并在出来的时候锁上了门面,随后开着那皮卡车出了这单道。

    由于现在才不过四点半,住户正在熟睡当中,而杨默的动作又很小,所以他丝毫没有惊动这汽车的主人。

    回到正道上,杨默毫不犹豫地选择往刚才的来路驶去,他认为,现在对方早已经把那条公路的各个路口封堵了,要是自己在开车往前,那必然会被前面的人堵住,到时候前有狼后有虎,自己就算插翅也难飞了。

    往刚才来的路返回,虽然会碰到对方的汽车,但是现在自己已经换了汽车,而对方又急着追赶自己,借着这夜色的掩护,自己完全有可能躲开他们的注意。

    当然,这样也肯定有很大的危险性,不过正所谓险中求胜,现在自己就应该使用出其不意的招数,才能寻得脱身的机会。

    刚在正道上开了几百米,就见那边开来五六辆警车,很显然,那正是追踪杨默而来的汽车。

    杨默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畏惧,依然是不紧不慢地将汽车往那边开去,待和警车交错的时候,还故意降低了速度,和平时的让车没有丝毫的差别。

    警车一心追赶前面的汽车,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辆汽车上的驾驶员,在杨默旁边飞驰而去,直到六辆车都从杨默旁边过去之后,杨默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目光本能地望向了旁边的周慕雪。

    周慕雪大腿虽然疼痛无比,但是此时却轻松多了,两人相视而笑,心下都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

    三四分钟后,杨默就回到了刚才自己翻车的地方,此时那里已经汇聚了很多人,有的正在清理那直升机的残骸,还有的正在寻找杨默留下的证据,不过大家都没有注意这辆皮卡车,让杨默很轻松就穿多了这里……!

    早上八点多,杨默在换了四五辆汽车后,已经离开东精三百多公里,并在一个沿海小镇停顿了下来,他找了一个公共电话,拨通了冯成刚的电话。

    从电话中得知,冯成刚他们在和杨默分道后,一直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并很轻松地来到了这个小镇。

    杨默最后的担忧也消除了,现在楚若云他们也在这同一个城市,他本来是很想去和他们会合的,但是现在周慕雪受了伤,行动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虽然已经远离了东精,但是杨默还是大意不得,他先去城里商场买了一些简单的化妆品,拿回汽车后让自己和周慕雪都进行了最大限度的易容,然后又用事先准备好的假身份开了一间毫不起眼的小旅馆,这才检查起了周慕雪的伤势。

    周慕雪的伤势比杨默想象中还要严重,她不但左腿大腿骨折,小腿也骨裂了,造成周慕雪如此严重的伤势,一来是因为汽车当时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二来她落下来的位置恰好有块坚硬的凸石,她大腿在凸石上撞了个正着,而当时的环境又是如此的黑暗惊慌,她也难免受伤。

    杨默在查看了一下伤势后,不由得紧蹙眉头:“伤势不轻,我看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处理一下吧。”

    周慕雪忙道:“也没什么大碍,我们现在出去治伤肯定会引起别人注意,到时候就麻烦了。”

    杨默也明白这个道理,现在确实不是治疗伤口的时候,只是他们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东海,他实在不忍心周慕雪长时间忍受如此伤痛。

    周慕雪看出了杨默的心思,她轻松地笑了笑:“没关系的,这是骨折而不是外伤,就算耽误两天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看着周慕雪那轻松的笑容,杨默心下更是愧疚,慕雪姐这可是为了帮助自己才受伤的啊,而她却没有丝毫的怨悔,就算她先前在面对死亡的直接威胁的时候,她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畏惧,她这种与自己同生共死的情意,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还清。

    他突然握住了周慕雪的手,动情道:“慕雪姐,我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你为我付出太多了。”

    周慕雪嫣然一笑:“还和我说这样的话啊。”

    杨默觉得自己确实不该再说什么感激的话,因为任何语言在这样的情意下都显得苍白无力,他只有静静地握着她的双手,双目含情地望着她的脸庞,目光与她目光交织着最深的情意。

    “慕雪,等我们回去后,恐怕需要找个地方隐居起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吧。”杨默声音轻柔。

    周慕雪也知道这次回去后必须要找个地方隐藏起来,因为她和杨默这次在S国进行大规模的袭击行动,打死打伤了S国无数重要人员,S国情报局是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到时候必将会找他们麻烦,找个地方隐蔽起来,将是避开麻烦的最好方法。

    周慕雪也想过也杨默一起隐居起来,但是杨默现在已经有了三个美人儿,此时听到杨默这么说,心下虽然很是高兴,但却隐隐有些为难。

    沉吟良久,周慕雪才道:“等回国后再看吧,而且这事儿也不是你一个人能够决定的,到时候要是那两个小千金厌恶我,我也不可能和你们一起去吧?”

    杨默明白周慕雪的意思,其实她也是很想和自己一起隐蔽起来的,只是她担心和萱萱露露她们不能搞好关系。杨默也最是担心这个问题,他虽然想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好好照顾慕雪姐,但是他还得顾及露露她们的感受,要是她们很反对自己这样,那自己也须得酌量行事。

    “那等回国后再说吧,我会和她们好好谈谈的。”杨默站起身来,说道:“你现在身体有些虚弱,先留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出去找点营养液来给你输,并顺便打听一下对方的情况和回去的机会。”

    周慕雪微微点头:“嗯,那你自己小心一些……!”

    虽然一夜未眠,但是杨默的精神却异常抖擞,他先是去医院要了几分输液用的营养液,然后回到小旅馆,给周慕雪打上了吊滴,这才出去打探情况。

    经过一天的打听,杨默通过多方途径了解到了外面的情况,现在S国已经全方位地开始了追捕杨默等人,杨默他们甚至在一夜之间成了S国最大的通缉犯,只要民众提供杨默他们的任何信息,就将得到丰厚的奖金。

    杨默也打听了一下回国的方法,现在飞机场和海航都加强了防备,杨默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坐飞机和坐客船离开,他们现在唯一脱身的办法就是找一个渔船,然后在夜里往西北方向而去,只要进入韩国境内,那就不会受到S国的各种限制了。

    杨默要照顾周慕雪,所以并没有去寻找船只,而是将这个任务交给了葛峰,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葛峰就打电话来,说是在海边弄到了一只小渔船,叫晚上十一点钟在海边的某个地方会合,然后坐船出海。

    晚上十一点钟,杨默背着周慕雪准时来到了约定的地方,此时,楚若云,苏倩倩,冯云刚和葛峰都到了这里。

    为了不让对方知道苏倩倩他们的逃跑方向,他们在出了东精城后,就把南宫宇辉捆绑起来后,扔到了路边的一块地里,这样一来,南宫宇辉就不会在天亮之前被人发现,也不会因此丧命。

    当楚若云知道周慕雪受了重伤后,心下实在愧疚,拉着周慕雪的手一阵感激。

    杨默忙阻止道:“若云姐,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的,我们还是上船吧。”

    楚若云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时间,点了点头,然后和大家一起上了那艘小渔船。

    上船后,众人并没有打开船灯,而是摸黑往西南方向驶去,这样就可以避免海上巡警的检查。

    当夜无月,星光也很是暗淡,在无灯的情况下,伸手都看不到五指,这更加给杨默他们脱身的好机会,一路上竟然没有遇到丝毫阻拦……!

    凌晨四点多钟,众人终于来到了韩国境内,不过他们并没有靠岸韩国,而是继续沿着西面方向,向中国海域而去。

    上午八点多钟,众人终于回到了中国海域,刚入中国海域不久,一艘巡逻舰艇就迎了上来,那正是来接应杨默他们的。

    上了巡逻舰,杨默他们这才把心彻底松了下来,而周慕雪则是第一时间接受了舰艇上治疗。

    杨默先是给家人报了一个平安,然后连通了南宫姈梦。

    南宫姈梦在得知杨默等人平安后,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小杨,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早上五点多,安全局的人已经把我叔叔抓捕了起来。”

    从昨天早上杨默把楚若云救出来后,安全局的人就把港都封锁了起来,以抓捕还呆在港都的南宫壁。

    同样是被封锁,港都可以逃亡的路线比起整个S国来,那实在是差了无数倍,且南宫壁又没有杨默他们的机智英勇,被安全局的人抓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杨默虽然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但是现在成了事实,他心下还是有些兴奋,毕竟抓住这南宫壁,自己和南宫姈梦都废了太多太多的精力了。

    “小杨,这次事情还得多亏你,要不是你把我表姐救了出来,我们也不敢抓捕南宫壁。”南宫姈梦客气道。

    杨默一笑:“用不着谢我的,若云姐也是我的姐姐,我救她本是应该的事情。”

    “那好吧,等你回来再好好谈,我到时候回去你家等你的……”

    杨默他们坐舰艇回到天津,楚若云和周慕雪先是坐飞机回到了东海,而杨默则是去北京安全局总部汇报了一下这件事情的详细经过,这才坐上了回东海的飞机。

    刘思怡她们见杨默安全归来,欣喜自然不用言表,而南宫姈梦和楚若云更是对杨默感激无限。

    几天后,杨默和周慕雪都收到了上级的指令,说要他们找个地方隐藏起来,这一是避免S国情报局的报复行动,二是S国联合多个多家向国家安全局施压,要国家安全局交出这两个侵入对方领地,并杀害多人的凶手。

    当初南宫壁只是软禁楚若云,对楚若云并没有构成直接的人生安全,而杨默等人为了救一个还没有受到人生安全的人,就冒然闯入S国的领地,而且还伤害了S国十多个重要安全人员,这在国际公法上是完全说不过去的,国家安全局也理当把杨默等人交出去,让他们接受S国的刑事处罚。

    国家安全局自然不可能将杨默两人交出去,为了避免S国政府和联合国找麻烦,他们只能要求杨默和周慕雪躲避起来,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借口找不到杨默和周慕雪而推脱这件事情。

    杨默也知道这其中道理,他把上面的命令告诉了蓝萱和伊露,两女都强烈要求和杨默一起隐藏起来,虽然大家隐藏的地方可能是一个荒岭小村,但是两人为了和杨默在一起,对这点苦难根本就没有丝毫在乎。

    至于刘思怡,杨默根本就不用询问她,她绝对会和自己共浪天涯海角的。

    这天下午,杨默把刘思怡,蓝萱,伊露聚集在了一块,提出了让周慕雪也他们一起去山区隐蔽的想法,一来现在周慕雪的伤病还没有康复,大家在一起更好照顾她,二来到时候遇到了危险,周慕雪也可以独当一面。

    蓝萱也伊露虽然也觉得应该和周慕雪一起,但是她们还是表现得很是不满,杨默耐心劝慰,两女最终才勉强答应了杨默的这个提议……!

    杨默最为担心的是自己的父母,自己离开之后,肯定不会一时半会能够回到东海的,而且期间还很难通电话,这肯定会让父母为自己担心思念的。

    不过他也没有办法,父母是土生土长的东海人,而且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要是让他们去到荒凉的山区居住,他们肯定会不习惯的,再说了,现在跟在自己一起的已经有了这么多人了,要是再加一些人,那自己到时候不一定能够照顾过来,把他们留在蓝月花园,反而会让他们更加安全。

    当然,杨默并不害怕S国的人会直接找他们麻烦,因为这件事情都是自己和周慕雪干的,就算追究责任,也不会追究到他们头上,如果S国情报局真要找他们麻烦,那安全局将会全力阻止他们的行动,并反过去追究他们的责任。

    为了让周慕雪的父母能够更安全,杨默还把她父母也接到了蓝月小区来,这让两老的安全也得到了足够的保证。

    在经过仔细商量后,杨默等人最终决定去西南山区的一个小镇隐蔽,在启程之前,他们先是找人去那边的一个鱼家乐买了一套住房,并把接下来的一些事情都准备好了,只等杨默五人的入住。

    在启程之前,南宫姈梦找到杨默,和他进行了一次单独的对话。

    两人在把这段时间的事情详细谈论了一番后,南宫姈梦也不再说什么客气的话了,只是说道:“小杨,说实话,我非常佩服你的机智和勇敢,而且我发现,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杨默听到这里,心下不禁有些意外,他实在没有想到像南宫姈梦这样的女强人,竟然会喜欢上自己,而这女子又恰好是她的大姨子,这让他说不尽的尴尬和难为,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呵呵,你不会因此脸红吧。”南宫姈梦笑盈盈道:“我对你的喜欢可不是小女孩对你的喜欢,而是对你能力的欣赏,你也不用往心里去。”

    杨默闻言如释重负,忙讪讪笑道:“能让姈梦姐欣赏,我这辈子算是没有白活了。”

    “呵,你小子还真会说话的。”南宫姈梦突然严肃起来,“小子,虽然我很感谢你,也很欣赏你,但是这一码事归一码事,要是你以后让我妹受到了什么委屈,我这个当姐的可不会放过你。”

    杨默忙道:“我知道,如果我让思怡受到任何委屈,你尽管问罪我……”

    在离开的那天,楚若云也单独找到了杨默,经过S国的这件事情,楚若云对杨默的爱恋有增无减,只是她碍于身份和面子,也不可能提出和杨默一起隐蔽的要求,更何况飞狐集团和郝婷婷的存在,让她不可能离开苏原。

    眼见杨默就要离去,她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情感了,顾不得旁边的刘思怡,伊露等人,紧紧拉着杨默的手,脸上充满了绵绵情意,“小杨,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等风波平息之后,你就尽快回来吧,到时候我就搬到东海来,和你们住一块……”换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就算你们一时半会不能回来,我过段时间也肯定会来找你的……”

    楚若云这样的话,让旁边的刘思怡和伊露她们都很是郁闷,只是此时离别,她们也不可能插口说点什么,也只能任由楚若云表达情感了。

    而旁边的郝婷婷则是紧紧地拉着杨默的衣角,娇声道:“哥哥,我和妈妈过段时间就来找你玩,到时候你可要好好招待我们啊!”

    杨默心下一阵感动,他一把搂起郝婷婷,亲了一口她柔嫩的脸蛋道:“嗯,到时候我们再好好玩……!”

    放下郝婷婷,旁边的孟婷却是一把扑到了杨默的怀中:“哥,你们这一路上一定要好好保重,如果风波未平,你尽量不要回来探望我们……!”

    孟婷现在正处于关键的高三时期,杨默不可能把她带着一路,也只好把她留在父母家,这样不但方便她学习,还能减少她对自己的依恋,到时候就算自己告诉了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她受到的伤害也会减小一些。

    孟婷开始一心要和杨默一起去西部,但是杨默给她详细讲解了其中的道理,懂事的孟婷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一来不给哥哥增加太大的负担,二来让自己有更多的精力迎接几个月之后的高考,虽然她很想哥哥经常回来探望自己,但是她更在乎哥哥的安危,所以嘱咐哥哥在风波未平之前不要轻易回来。

    杨默听到这里,心下唯有感动,紧紧搂抱着孟婷娇躯,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嗯,哥哥会注意安全的,以后在没有哥哥的这段时间里,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哥哥会多抽时间回来看你……!”

    两人拥抱了好久,这才分离开来,当杨默离去的时候,看着身后那多双恋恋不舍的目光,心下百感交集。

    虽然心中不舍,但是他并没有多少悲伤,因为他相信,S国情报局也不可能为了这件事情纠缠不休的,等时间一长,他们就不会再对这件事情如此重视了,到时候自己完全可以在回到这里……

    在前往西部的飞机上,刘思怡问道:“小枫,你真的打算隐瞒小婷一辈子的真相吗?”

    杨默沉思良久,说道:“我也想通了,谎言才是对小婷最大的伤害,所以我决定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她,我相信她知道了真相后,一样会把我当亲哥哥的。”

    先前杨默没有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孟婷,一来是因为上级的规定,害怕孟婷把她身份泄露了出去,二来是因为她答应过孟婷的哥哥,要保守这个秘密,不过现在,他觉得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现在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完全可以恢复了自己以前的身份,至于孟婷哥哥当初的那个嘱咐,他无非是不让孟婷受到太大的伤害,只要自己避免了这一点,那就完全不用去计较这一点,而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他觉得和孟婷的兄妹之情也建立得差不多了,就算孟婷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她也应该会把自己当成哥哥。

    “那你怎么不在走之前告诉她?”蓝萱好奇道。

    伊露道:“萱萱,你笨啊,现在小婷正在紧张的高考复习,那可是她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小枫是不想让她情绪受到波动而影响了高考复习。”

    “切,就你聪明。”蓝萱努嘴道,“其实我也早想到了这点,只是随便逗逗这小子罢了。”

    杨默微微一笑,却没有应答两人的话,他却是打算在孟婷高考之后再告诉她这件事情,一来不会影响她的高考,二来她高考之后的情绪会更加理智,却是有利于对这件事情的理性思考……!

    五人下了飞机后,还有几百公里的路程,不过五人并没有乘坐汽车去那里,而是由专门的直升机接送,直接来到了这个远离都市的小山村,并在一家事先安排好的渔家乐住了下来。

    本来,先前蓝萱和伊露还是很喜欢去外面繁华都市玩耍的,但是这几个月里,两人因为各种事情只能天天呆在家里,所以已经习惯了这种宅女生活,现在就算是住到了这种没有都市的小村庄,也不觉得无聊,众人除了可以玩电脑,看电视和打牌以外,还可以去旁边的池塘里钩钩鱼,生活倒是很有情调。

    刘思怡一直都在忙她的小说网站建设,就算是到了这里,也能够依靠网络管理她的网站,所以她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而周慕雪的调经能力最强,再加上她这段时间主要是为了养伤,这样的生活反倒对她是一种享受……!

    就这样,五人在这里快乐地住了下来,至于要在这里生活多久,那就需要等上面的通知了……!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